Google執行長皮蔡接掌母公司Alphabet大權,眼前有3大難題等著他

2019.12.04 by
陳建鈞
Google執行長皮蔡接掌母公司Alphabet大權,眼前有3大難題等著他
Maurizio Pesce via flickr
Google兩位創辦人雙雙退位,由現任執行長桑德爾.皮蔡兼任母公司Alphabet執行長,然而在升官的背後,也有著不少難題等待他解決。

Google創辦人賴瑞.佩奇(Larry Page)與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本週宣佈,將卸下Alphabet執行長與總裁的職位,而Google執行長桑德爾.皮蔡(Sundar Pichai)則將兼任Alphabet執行長的任務。

2015年Google進行重組、成立母公司Alphabet時,皮蔡出任了Google的執行長, Google搜尋、YouTube、Chrome、Maps、Android、Google Play等超過10億用戶的核心業務,也一併由他掌管。

桑德爾.皮蔡於2015年成為Google執行長,旗下擁有眾多用戶的核心業務也一併由他負責管理。
ShutterStock

這位來自印度的工程師為人謙和有禮、性情溫和冷靜,再加上身為工程師深厚的技術底蘊,他頗受Google員工敬重。

短短4年期間,皮蔡帶領公司股價及營收成長近1倍,整體市值逼近9,000萬美元高峰。Alphabet這位已經不必「父母」嘮叨的21歲「年輕人」,仍在繼續成長。

雖然皮蔡擔任Google執行長期間,早已面臨諸多挑戰,但隨著其獨挑大樑兼任Alphabet執行長,將有更多懸而未解的難題正等著他一一克服,且外界對他解決挑戰的期待,勢必也將使他新任之路更為沈重。

挑戰一:政府監管越來越緊,怎麼紓解外界疑慮?

Alphabet規模達到史無前例的程度,美國政府的審查也變得更為猛烈。儘管在艾立克.史密特(Eric Schmidt)的時代,Google也曾遭遇FTC(聯邦貿易委員會)監管,但總體來說僅是「個案」,沒有太嚴重的後續影響。

然而今非昔比,美國總統候選人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正大聲疾呼拆分Google、Facebook等科技巨頭;7月時,美國司法部展開針對大型科技公司的反壟斷調查,近50位檢察官正在研究Alphabet的各項業務,尋找違法壟斷的蛛絲馬跡。

科技巨頭日益龐大,美國政府的監管也不斷加嚴,怎麼紓解外界疑慮會是桑德爾.皮蔡接任Alphabet執行長後必須面對的難題。
Asif Islam via Shutterstock

金融公司Edward Jones分析師大衛.黑格(David Heger)指出,無論在美國或海外市場,Alphabet都面臨眾多審查,他們的下一步該怎麼走、如何避免業務受到太大影響都是挑戰。

與此同時,外界對於平台如何把關內容、管制政治廣告、假新聞的審視越來越高標準,現在這把火也燒到YouTube身上。上個月,Google才宣佈改變政治廣告政策,除加強管控外,也不會再「投其所好」,將某種意識形態的廣告投給特定選民。(Google封印台灣「政治廣告」,為何卻說找YouTuber合作不受限?

挑戰二:內部矛盾不斷升級,員工信心動搖

營收、規模高速成長的同時,Google內部矛盾也在近年不斷升溫。參與軍方無人機計畫Project Maven;意圖重返中國的「蜻蜓計畫」;以9,000萬美元交換受到性侵指控的Android之父安迪.魯賓離職等,種種事件不斷引發員工的抗爭。

由於決策不斷遭到員工反彈,Google也中止過去引以為傲的「TGIF」會議。這是Google每週一次的例會,被視為公司向員工開誠布公、共同討論未來走向的一個場合。

然而11月中時,執行長皮蔡宣佈會議改為每月一次,並聚焦在產品與服務上,希望藉此減少員工對政治、社會議題的關注。感恩節前夕以違反資料保護規定開除4名員工再度引發爭議,他們聲稱自己是因參與工會抗爭才被辭退,這項消息又進一步激化員工與管理層之間的對立。

惹上性侵醜聞的Android之父安迪.魯賓卻從Google手中領到9,000萬美元的離職補償,受到眾多Google員工抗議。
ACROFAN via Wikicommons

還有Google員工指控,公司在電腦裡安裝間諜軟體,用於監控工會的一舉一動,雖然Google對此否認,澄清這只是一款小工具,目的是提醒員工別把所有活動一股腦加到行事曆上。

然而無論真相為何,這些猜疑都顯示Google員工對於公司的信賴已跌至低谷,就如行為準則中被抹消的那句「不作惡」,Google過去正義、良好的形象也一併從員工心中失去蹤影。

挑戰三:Alphabet的下一個機會在哪?

儘管Alphabet的營收屢屢創新高,身為核心的廣告業務成長卻趨緩,今年5月公佈的財報中明顯下滑;10月底揭露的第三季財報裡,總體利潤也縮水。在核心事業萎縮的隱憂下,Alphabet勢必得開闢新的營收來源。

第三季利潤下滑的主因是擴大在雲端事業的投入,目前Google在雲端市場仍處於老三的地位,距離亞馬遜與微軟有段不小的差距。與大型醫院系統Ascension的合作,反倒擴大Google是否會濫用醫療數據的質疑。

前陣子Google宣佈收購智慧手錶品牌Fitbit,被視為進軍醫療領域的一大信號。
Dedi Grigoroiu via Shutterstock

過去Google頻頻收購硬體事業,但大多沒有什麼成效,例如2011年收購的Mortorola行動業務,在沒有什麼起色的情況下,最終以遠低於收購價的金額,出售給聯想。

在智慧家居領域收購的Nest Labs縱然表現穩健,但這項投資至今5年仍未回本。近期Google更宣佈收購智慧手錶公司Fitbit,雖然這項投資外界紛紛看好,認為是進軍醫療領域的重要一步,就如同外界對與Ascension合作的質疑,有不少Fitbit用戶揚言出走,不願把資料交到Google手上。(砸21億美元收購Fitbit,Google看上的卻不是智慧手錶?

而隨著「其他投資」分類內的公司已經醞釀一段時日,如何引導這些新興事業成功也是皮蔡將面對的考驗。自駕車企業Waymo市值突破1,000億美元,但技術與商業上的可行性都有待確認,怎麼吃下自動駕駛大餅還是個難題。

今年4月,無人機新創Wing正式推出無人機送貨服務;城市創新公司Sidewalk Labs正與加拿大多倫多不斷交涉,打算建設一座實驗性質的智慧城市,該項目預計2020年3月31日進行表決。

Alphabet旗下新創Sidewalk Labs正與加拿大多倫多交涉,計畫建設一座實驗性質的智慧城市。
Sidewalk Labs

Alphabet旗下各個新創都開始有所動作的現在,新上任的執行長能否從中催生出下一隻金牛,也備受外界期待。不過總體而言,由於皮蔡過去的出色表現,外界大多對Alphabet的前景抱持樂觀態度,

根據《Business Insider》報導,投行Tigress Financial Partners投資長Ivan Feinseth認為,桑德爾.皮蔡接任Alphabet執行長是大勢所趨,至今他表現得非常傑出,Google在各項技術趨勢都處於領導地位。

資料來源:Business InsiderCNBCThe Verge

責任編輯:陳映璇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