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夜市 藏著一隻科技金雞

2004.05.01 by
數位時代
士林夜市  藏著一隻科技金雞
行車經過台北捷運劍潭站,夜晚的士林夜市人聲鼎沸、杯盤狼藉,沒有人會將這裡與高科技產業相連結;但全球第一大百萬畫素以下數位相機影像處理IC公司...

行車經過台北捷運劍潭站,夜晚的士林夜市人聲鼎沸、杯盤狼藉,沒有人會將這裡與高科技產業相連結;但全球第一大百萬畫素以下數位相機影像處理IC公司倚強科技,就隱身在鄰近的一棟大樓內。
相較許多科技業者把公司設在科學園區,倚強科技不但坐落位置顯得特別,產品主攻二線自有品牌業者,也與台灣多數業者以追求為一線大廠代工為目標大大不同。為了不讓公司內的員工與其它公司比較,造成人事流動,影響到核心技術研發,倚強董事長李自強的刻意安排,的確為倚強開展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作記憶體IC,上下起伏蠻劇烈的,對公司的經營不是很好〞

**
畢業於成大電機研究所的李自強,退伍後就進入了聯電,一度出任聯電記憶體事業部的業務副理。1992年,當時32歲的李自強選擇自行創業,放棄聯電那份令人羨慕的工作。「其實聯電提供非常好的工作環境,但是我知道5年、10年後自己會是什麼狀況,所以就想出去試試看,」李自強表示。性格中不安於現狀的因子,也讓他大膽決定自行走闖。
1992年,李自強找了幾位朋友成立了倚強科技,剛開始公司人數甚至還不到10人,做的也是自己熟悉的記憶體IC業務。「其實做記憶體IC人不用多,10個以內就夠了,」李自強說。
由於切入記憶體IC市場時機正確,5年內倚強的業務不斷成長,期間甚至還曾經有過每股獲利80元的好光景。
但1997年記憶體IC市場開始反轉,加上創業夥伴出走,連續的打擊,讓李自強不得不重新思考倚強的下一步,「其實,作記憶體IC,上下起伏蠻劇烈的,對公司的經營不是很好,」李自強談到公司轉型的原因。為了不重蹈過去賣標準化產品的後塵,1998年李自強大膽切入具有高進入門檻的數位影像領域。

**〝假如我們的客戶利潤只有5%,那你覺得我們能有多少利潤?〞

**
為了讓公司走出一條不同的路,新產品的研發,成了李自強不得不面對的轉型陣痛,1998年到2001年,倚強連續虧損了4年。「當初我們就是因為這塊不好做才想切入,卻沒想到這麼難做,熬了5年才開始有利潤,」李自強仍難忘這段創業12年以來最辛苦的路,雖然如此,極度要求自行培養研發人才的李自強,卻一直堅持只用原來的團隊自行研發新產品,不願從外頭挖角,期間除了研發的不順利外,甚至還得不斷面對客戶的拒絕。
雖然相信自己的路是對的,但對李自強來說,最大的感動正是當時這些夥伴並沒有離他遠去。
2002年倚強開始收割甜美的果實,當年倚強每股獲利高達5元,「現在,影像IC在台灣做得成功的,除了凌陽外,就是我們,」李自強自豪地說。
不同於其它業者,李自強選擇主攻數位相機300萬畫素以下的影像IC市場,原因不是倚強沒有能力生產高畫素產品,而是李自強清楚自己公司的規模、優勢所在。為了與其它代工業者主打的歐美、日本市場區隔,李自強刻意將數位相機影像IC的80%重心放在香港、大陸,並選擇與具有自有品牌與通路的二線業者合作。「因為我覺得代工是不會有利潤的產業,假如我們的客戶利潤只有5%,那你覺得我們能有多少利潤?」李自強說得明白。

**外界的質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的堅持

**
定位正確,讓倚強打下全世界百萬畫素以下產品65%的市占率。雖然成績不錯,但李自強卻還是得面對數位相機市場競爭慘烈的現況,尤其倚強目前的主力產品仍是數位相機影像IC。
李自強不諱言:「今年是數位相機殺戮戰場的開始,如果作數位相機業者的毛利慘,當然數位相機IC的毛利就需要嚴苛的考驗。」天瀚的總經理王明松也警告:「數位相機業者今年必需面對毛利下降的現實。」
為了讓公司產品發展更為多元、健全,憑著在影像處理上累積的優勢,如今倚強的產品中還包括網路攝影機、數位攝影機晶片等。「我們一直希望能開拓新產品,因為新產品的利潤比較好,」李自強指出。甚至今年最熱的數位家庭市場,倚強也有布局。「未來顯示器產品會非常受歡迎,而且用我們的IC驅動就不用另外接電腦,今年下半年公司產品會有這個部分,我們在這塊也放了很大的精神,」李自強樂觀的表示。
雖然布局切中市場,但李自強還是覺得不夠。「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才,只要人才夠,什麼事都能去嘗試,」靠研發技術打下市場的李自強清楚知道,只要有人才就能為倚強再打下另一個第一。對這位不隨波逐流、堅持開創屬於自己的路的創業家來說,外界的質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的堅持。

倚強科技
董事長:李自強
總經理:沈聯傑
成立時間:1992年9月
資本額:348.8億新台幣
去年營收:2.3億新台幣
員工人數:120人
主要營業項目:影像處理IC晶片設計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