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疫情,航空業該怎樣度過難關?阿聯酋的數位布局大揭密
專題故事

武漢肺炎疫情讓全球航空業陷入低潮,但或許這正是調整體質的好時機。《數位時代》為讀者揭開阿聯酋航空創新的秘訣。

1 疫情衝擊,航空業變慘業!大家該怎樣度過難關?阿聯酋的數位布局大揭密

shutterstock
阿聯酋航空連續31年獲利,一路走來並非沒有逆風,《數位時代》前進杜拜,訪問了營運長Adel Al Redha,揭開阿聯酋航空持續獲利、創新的秘訣。

武漢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在全球發酵,成為全球經濟的黑天鵝,中東地區規模最大的阿聯酋航空也難逃衝擊,已經取消飛往北京以外的所有中國班機。據《路透社》報導,阿聯酋航空在一份內部信件中指出,因為疫情影響,「集團營運明顯放緩,必須調整工作模式。」,希望旗下員工考慮休有薪假。疫情讓航空業陷入低潮,或許這正是調整體質衝刺的好時機。

橫跨世界六大洲、每天營運超過530個航班起降,中東地區最大航空公司阿聯酋航空(Emirates),不只擁有全球最大的A380機隊,旗下空服員近期也被有「旅遊業的奧斯卡」之稱的《World Travel Awards》提名2019最佳空服員,經濟艙更獲選為全球最佳經濟艙,傲視航空業。

從獲利能力來看,根據最新公布的2018~2019財報,阿聯酋航空已實現連續第31年的利潤以及銷售的增長。雖然過去一年因國際油價走高、美中貿易戰等影響,讓包括阿聯酋在內的全球航空業皆遭遇重大挑戰,不過很快地,阿聯酋在去年11月公布的半年報中捎來喜訊,受到燃油成本、載客量提升等因素,獲利較同期增加282%,成功找回成長曲線。

這樣一個軟硬實力兼具、連續多年成為賺錢的航空公司,阿聯酋是怎麼做到的?《數位時代》特別前往杜拜,從阿聯酋航空營運長Adel Al Redha口中,找到答案。

阿聯酋航空營運長Adel Al Redha認為,經營一家航空公司不能整天只想著要獲利,而是應該花更多時間,持續創造更多業界標竿的設計。
高敬原攝影

秘訣一:持續創新!降低不確定因素帶來的影響

航空業是資本密集、人力密集、高成本且低利潤的產業,同時伴隨許多難以掌控的不確定因素,像是這次疫情爆發,瑞銀(UBC)亞洲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就分析,航空產業第一、第二季的獲利能力,將產生很大影響。

為了降低不確定因素帶來的衝擊,阿聯酋航空每年投入146億迪拉姆(約1192億新台幣)的資金研發,提出創新的產品,做業界規格的制定者。

從過往財報觀察,阿聯酋航空近年平均花上2,000萬美元,用來升級機上服務設施, 例如2004年空中巴士(Airbus)推出巨無霸客機A380後,阿聯酋航空便成為第一個下訂的客戶,以A380為核心,陸續提出許多新的設計。

沈佑穎製圖

阿聯酋利用A380雙層客艙的大空間,將把淋浴間、酒吧、私人套房搬上飛機,並獨創「虛擬窗戶」設計,讓中間座位的頭等艙乘客,也能欣賞機外風景,成功塑造「奢華」的品牌形象。

A380雙層客艙的設計,擁有更大的空間,阿聯酋航空把淋浴間、酒吧、私人套房通通搬上飛機。
高敬原攝影

秘訣二:工作流程數位化、個人化

Adel Al Redha認為,光是硬體設備的升級,已經不足以在競爭激烈的航空大戰中勝出,阿聯酋下一階段的焦點,是強化工作流程的數位化及個人化,讓旅客無論在搭機或轉機的體驗,都能更加流暢。

阿聯酋航空是全球第一個在商務艙導入機上點餐裝置MOD(Meal Ordering Device)的航空公司,空服員將旅客想吃的餐點輸入系統後,位於空中廚房內的空服員就能接手製作餐點,在用餐尖峰時,可大大降低等待餐點時間。

為了服務自全球而來的重要旅客,Adel Al Redha透露,未來每位空服員身上都會配置一個行動裝置,可記錄乘客喜好,當乘客轉乘到下一個航班時,接手的組員就能透過這套系統,快速掌握需求,甚至彌補在上一段航班中不滿意的地方。

阿聯酋航空是全球第一個在商務艙導入機上點餐裝置MOD (Meal Ordering Device)的航空公司。
shutterstock

不只如此,阿聯酋航空近年也布局區域廉價航空市場。2017年起與杜拜航空(Flydubai)合作,透過共掛航班的方式擴張航線網絡,並將兩家航空的哩程,一併累積在一個會員帳號中,共享資源經營客戶。

Adel Al Redha認為,經營一家航空公司不能整天只想著要獲利,而是應該持續創造更多業界標竿的設計,因為「顧客與航空公司之間的關係,將變得愈來愈無縫。」

優勢:去歐、亞、非都方便!服侍好轉機客,財源自然滾滾來

滿滿的石油資源,是許多人對於阿拉伯半島國家的印象,杜拜雖然在1960年代靠著石油累積不少財富,但石油儲量卻是阿聯七個酋長國中最少的,只占了5%。於是杜拜政府早早啟動轉型,目的是成為運輸物流的樞紐,以及觀光、金融中心,並投入1,000萬美元成立阿聯酋航空,做為國家轉型的秘密武器。

阿聯酋航空成立的野心,不只是把旅客載到杜拜,它真正的盤算,是以杜拜為核心樞紐,將航線覆蓋全球各洲重要城市。從誕生的那一天開始,阿聯酋航空就要做全球市場的生意。

位處東西方交界地帶,阿拉伯半島受惠於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 在5至9小時的航程內,可以飛往歐洲、亞洲、非洲等重要城市 。因此不只是阿聯酋,包括卡達航空(Qatar Airways)、阿提哈德航空(Etihad Airways)也都先後成立,這三家被稱作「中東三雄」的航空公司,都是透過樞紐轉機的商業模式,壯大企業規模。

沈佑穎製圖

阿聯酋的兩大挑戰

然而過去成功的經驗,隨著時間也必須做出調整, 機隊策略客艙產品設計 ,是阿聯酋目前面臨的兩大挑戰。

阿聯酋航空的特色之一,是擁有全球最大的A380客機,但由於耗油過大,且樞紐機場的旅客人數沒有明顯成長,導致A380常常留下許多空位,對於獲利構成威脅,許多航空公司紛紛將A380客機除役,空中巴士也宣布2021年完成現有訂單後,就要停產A380。

對此,阿聯酋航空遠東區商業營運資深副總裁歐翰祥(Orhan Abbas)表示,到2030年以前,A380仍會是阿聯酋航空機隊中的主力。不過在2019杜拜航空展中,阿聯酋航空宣布採購50架A350-900 XWB,以及30架波音787-9客機。

近年另一項趨勢,是豪華經濟艙的崛起,提供經濟艙、商務艙之間的新選擇。台灣的長榮航空早在1992年就首創推出,然而阿聯酋卻遲遲沒有跟上,官方表示,從2020年開始,將推出豪華經濟艙產品,同時陸續引進的A350與B787客機,將不再有頭等艙設計,強化獲利能力。

在訪問完Adel Al Redha,《數位時代》第二站來到阿聯酋航空空廚中心,直擊這個全球最大空廚如何每天產出22萬份餐點,甚至多角化經營,開發麵條、香腸、冰淇淋等產品,販售給飯店、超市!

直擊全球最大空廚!你下肚的每一根花椰菜,全靠人機完美合作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 直擊全球最大空廚!你下肚的每一根花椰菜,全靠人機完美合作

Emirates
《數位時代》直擊阿聯酋航空空廚中心,解密航空公司是如何透過人機合作,順利完成每趟飛行。

機上餐飲,也能是航空公司獲利的重要來源。對於創下連續31年獲利的阿聯酋航空(Emirates)更是如此。

餐盤上一根平凡無奇的花椰菜,背後可是經過層層安檢、人工細心的分裝,甚至是機器人的載運,才能讓乘客在三萬英呎高空中,吃到熱騰騰餐點。

《數位時代》直擊阿聯酋航空空廚中心,解密現代航空公司,是如何透過人機合作,順利完成每趟飛行。

每日產22萬份餐點,提供700航班食用

占地1萬7,726坪的阿聯酋空廚中心EKFC1(Emirates Flight Catering),就位於繁忙起降的杜拜國際機場一側,看似不起眼的建築,佔占地面積可是有8個足球場這麼大,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空廚中心。

看似不起眼的建築,占地面積可是有8個足球場這麼大,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空廚中心。
高敬原攝影
位於杜拜國際機場一旁的空廚中心,同時也替包括荷航、英航等在內的100多家航空公司製作餐點。
高敬原攝影

不只是阿聯酋自家營運的班機,事實上包括荷航、英航等超過100家航空公司,以及貴賓室供應的餐點酒水,都是出自於這裡;甚至還成立自有品牌在超市、飯店等通路販售食品。

空廚中心大廚透露,每一天至少會產出22萬份的餐點,供應給700個航班,從冷鏈物流、食品安全、能源應用上,通通都是採取最高標準。

沈佑穎製圖

食安就是飛安,任何運送上飛機的物品,都必須經過最高安全檢驗,跟一般餐廳不同的是, 任何進入到空廚中心的食材,都必須先經過X光機的檢驗,確定沒有夾帶任何危險物品才能放行 ,現場工作人員說:「每項食材都必須有清楚的履歷紀錄,只要資訊不清,就會馬上退貨。」通過安檢後,必須馬上換成內部專用的箱子存放食材,整個過程都有身穿制服的警察全程監控,記者從旁觀察,都能感受到嚴謹甚至帶有一點緊張的氣氛。

任何進入到空廚中心的食材,都必須先經過X光機的檢驗,確定沒有夾帶任何危險物品才能放行。
Emirates

每天供應數十萬份餐點、全天候24小時運作的空廚中心,總共有超過1800名主廚,負責料理中式、西式、日式、中東、印度等不同風格文化的餐點。即便每天必須生產龐大數量的餐點,空廚中心也並非全靠冷冰冰的機器生產,而是人類與機器相互合作的成果。

空廚中心裡有超過1800名主廚,負責料理中式、西式、日式、中東、印度等不同風格文化的餐點。
高敬原攝影

從做菜到清潔,全靠人機合作

廚房內部,依據不同料理分為不同料理區塊,每道菜色都是經由人工親自烹調,除了維持料理口味穩定,也能確保特殊餐點符合宗教、健康等規範。就連蔬菜水果、肉類,也全都由人工一份一份處理裁切。大廚指出,主要原因是食材質地軟硬、含水量狀況不一致,如果用機器裁切處理,在力道控制上很難統一,就很難維持品質一致性。

蔬菜水果、肉類,全都由人工一份一份處理裁切。
Emirates

不過在作業流程中,仍導入了許多自動化設備。一年半前,空廚中心與德國物流公司UNITECHNIK合作,導入了10多台的無人搬運車(AGV),完全自動化的方式,協助搬運食材到不同的料理部門,節省不少人工搬運成本與時間。

空廚中心導入了10多台的無人搬運車(AGV),完全自動化的方式,協助搬運食材到不同的料理部門。
Emirates

餐具清洗上,則是高度自動化。空廚中心人員表示,每天有超過310萬個餐飲用具(包括餐盤、餐具、餐車)會送到空廚中心清洗,其中包括2萬台餐車,攸關食安,全部都必須徹底清潔消毒。

空廚中心每天要清洗餐盤、餐具、餐車等超過310萬個餐飲用具。
Emirates提供

剛從飛機卸下的餐車,會經由電動單軌設備,統一運送到清潔區域,舉凡台灣旅客剛吃過的雞肉麵、義大利旅客吃過的歐姆蛋,全部都集中在這裡,像極了一座停車場。接著,工作人員會逐一分類,挑出廚餘、餐具、杯子、盤子,依據不同材質由人工清洗。

很像迷你捷運的單軌餐車運送設備,可以快速抬起數十台餐車快速移動。
Emirates

發展自有品牌產品,拓展新營收來源

不只是餐點,事實上所有的機上備品,包括機上免稅品、送給乘客的過夜包、雜誌,都會在空廚中心統一分配處理。

所有的機上備品,包括機上免稅品、送給乘客的過夜包、雜誌,都會在空廚中心統一分配處理。
高敬原攝影

從香水、保養品到烈酒,琳瑯滿目的商品通通依據航班號碼鎖在櫃子中,放在專屬空間管制。由於每架飛機上的免稅品種類繁多,算錯錢、商品遺失都可能造成損失,因此必須嚴格管理商品庫存,管制進出人員身分。

琳瑯滿目的免稅商品通通依據航班般號,鎖在櫃子中。
高敬原攝影

阿聯酋也將商品資料儲存在晶片中,空服員只要手持機器掃描商品上的QR Code,就能掌握售價、庫存、銷售狀況,以及商品放在哪一台推車中,加速空服員工作效率。

空服員只要手持機器掃描商品上的QR Code,就能掌握售價、庫存狀況。
高敬原攝影

阿聯酋航空的空廚服務,是隸屬在旗下的機場服務公司dnata底下,業務內容包括機場營運、地勤等等,2019年dnata的國際業務表現,占了超過集團總營收的72%。去年整年dnata的營收為20億美元,其中空廚服務營收為4.79億美元,可說是集團重要獲利來源之一。

為了增加獲利能力,阿聯酋近年發展出多角化的新策略,空廚中心不只是生產機上餐飲,團隊也開發了麵條、香腸、冰淇淋等產品,販售給超市等零售通路,以及提供給連鎖飯店品牌。

空廚中心也生產麵條、香腸、冰淇淋等產品,販售給外部通路。
高敬原攝影

飛機上的每一口餐點,都是經過數百人的努力與程序,才能順利讓乘客在空中用餐。在搭飛機的過程,你或許有遇過亂流、筆記失火等緊急狀況,但你知道航空是怎樣訓練空服員,教他們如何緊急排除狀況呢?阿聯酋航空就斥資950萬美元,買進動態機艙模擬器,在陸地來場空中危機大演習!

→飛機失壓時怎麼辦?阿聯酋這樣訓練空服員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空中危機」訓練費950萬美元!阿聯酋「神秘模擬器」是這樣訓練空服員的

高敬原攝影
斥資950萬美元買設備、引進業界獨有的數位點餐系統,《數位時代》前進位於杜拜的阿聯酋航空總部,揭開背後的神秘面紗。

擁有全世界最大的A380機隊、排名全球前五大的航空公司,有哪些獨門方式訓練自家空服員?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統計,阿聯酋航空的國際客運(乘客)總里程在2019年排全球第四多,僅次於美國航空(美國航空)、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與聯合航空( United Airlines)。

阿聯酋擁有超過2萬3千名空服員,分別來自135個不同國家,每周有超過3600個航班從杜拜出發,航線遍布六大洲的80個國家、超過150個城市。

要維持如此大運量的航線運作,需要許多空服員來提供機上服務。每一年,阿聯酋除了必須訓練3,000至4,000名新進空服員,所有線上空服員每年也必須參加兩天複訓,提升專業安全技能。在阿聯酋航空空服員訓練學院中,隨時都能看到一批又一批前來參加訓練的員工。

阿聯酋航空(Emirates)不僅擁有全世界最大的A380機隊,同時擁有超過2萬3千名空服員,分別來自135個不同國家。
Emirates

可別以為這些訓練只是上上課,加上實戰訓練這麼簡單,在阿聯酋訓練中心中,可是藏著業界罕見的模擬器,以及獨有的點餐系統。

「數位點餐系統」除了速度更快,還能減少食物浪費!

阿聯酋航空一年約有3,000至4,000名新進空服員加入,全球錄取率約5%,除了安全訓練,服務更是基本功。

來自新加坡的機艙服務訓練專員何錦常,擁有多年的飛行及訓練經驗。「客人在一趟飛行中,從購票到下機,與航空公司一共會有15個接觸點;其中在機艙內的時間是最長的。」因此,阿聯酋花了許多心思,研究如何優化機上服務流程。

空服訓練中心中,設有模擬機艙,能近乎真實的模擬機艙內狀況。
高敬原攝影

尤其阿聯酋的機隊都是載客數量大的廣體客機,每趟需要服務的客人相當多,為了提升服務品質與效率,2016年正式引進機上點餐裝置MOD (Meal Ordering Device),這是一套專門用來處理商務艙旅客餐點、飲料服務的系統,目前全球只有阿聯酋航空採用這套作業方式。

空服員會拿著平板,到座位旁詢問旅客要吃什麼餐點,空服員輸入系統後,資料會透過機上WiFi,立刻傳輸到空中廚房內的平板系統中,位於廚房的空服員就能接手製作餐點。

A380因為是雙層客艙設計,擁有相較其他航空公司更多的商務艙座位,空員員會使用機上點餐裝置MOD (Meal Ordering Device),優化服務體驗。
高敬原攝影

商務艙的餐點選擇較多樣,也必須花時間擺盤。何錦常表示,導入MOD系統的好處,除了可以避免點/送餐錯誤,也能提升點餐到餐點送達的效率,在用餐尖峰時,能降低等待餐點時間,進而優化機上體驗。

MOD系統是阿聯酋在客艙服務數位化轉型中,非常重要的關鍵武器,除了提升機上服務流程,在個人化體驗上也能優化。何錦常告訴《數位時代》,MOD系統在點餐同時,會同步蒐集旅客的飲食偏好,同一位旅客下一次搭機時,客艙組員能快速掌握喜好。

訓練中心中,也有各艙等的實體座椅產品,幫助受訓的空服員,熟悉機紹設備操作。
高敬原攝影

這些資料也會同步分享給同集團的空廚中心,能依據過往的點餐傾向,準備餐點選擇、所提供的食物分量減少食物浪費。

「動態機艙模擬器」斥資950萬美元,能在陸地練習空中危機

擁有全世界規模最大的A380機隊,是阿聯酋航空的特色之一,2艙等的配置,最高可以容納615名乘客,一旦發生緊急狀況,按照規定必須在90秒內完成疏散,聽起來像是不可能的任務,要模擬危機發生時的真實狀況,科技是背後的大功臣。

因應龐大的營運規模,阿聯酋在訓練中心中,導入三台業界罕見的 動態機艙模擬器 ,分別可以訓練A380、B777、A330三種不同機型的飛機。擔任訓練專員五年的何幸凌表示,光是這三台模擬器,阿聯酋航空就投資了950萬美元。阿聯酋此一手筆,不難看出對於員工訓練的重視,同時也藉由設備的優化,加速龐大訓練量的品質。

光是A380、B777、A330這三台模擬器,阿聯酋航空就投資了950萬美元。
高敬原攝影

大部分航空公司的模擬機艙,僅能模擬機艙內部的狀況,模擬器本體是不會動的。阿聯酋空服員訓練學院與同業最大的不同,就是導入業界罕見的動態機艙模擬器, 模擬機艙能夠上下左右、前後各種角度移動,從飛機後推、滑行一路到起飛、降落,可以呈現飛機各階段的狀態,甚至連飛機滑行時,路面凹凸不平的些微震動,都能細緻地模擬出來

兩側的窗戶也會顯示虛擬畫面,對應當下的情境,並透過電腦設定模擬搭配各種煙霧、音效,無論是亂流、失壓等各種意外狀況,都能近乎真實地模擬出來。

阿聯酋模擬機艙中的兩側窗戶,會對應當下的情境,顯示虛擬畫面。
高敬原攝影

「現在最常見的意外,就是筆電、行動電源起火。」何幸凌現場操作了一次筆電起火的情境,只見放在置物櫃中的筆電道具,竄出煙霧以及紅色火光,並發出吱吱燃燒的聲響,空服員得要在晃動、甚至是亂流的模擬環境下操作滅火器。

在模擬機艙中,空服員正試圖將置物櫃中冒煙的筆電滅火。
高敬原攝影

訓練員市場需求大,空服員也能是訓練員

阿聯酋航空2007年正式啟用自家的機艙組員訓練中心,除了訓練新進空服員,在線上的空服員,每年也都必須回到訓練中心,進行為期兩天的複訓。因為 全球只有十家不到的航空公司,擁有動態機艙模擬器 ,是業界相當罕見的設備,因此訓練中心不只訓練自家組員,也會租借給卡達航空等其他業者訓練使用。

阿聯酋航空的訓練專員團隊,由全職訓練專員及兼任訓練專員組成。兼職訓練專員本身是在職空服員,一半的時間仍在機上服勤,一半的時間在陸地上擔任訓練員。何幸凌以及許多她的同事,過去都是空服員背景,擔任空服員一段時間後,員工可以向公司提出擔任訓練專員的申請,內部會提供專門培訓,讓員工順利轉換跑道。

因應龐大的營運規模,阿聯酋在訓練中心中,導入業界罕見的動態機艙模擬器。
高敬原攝影

在阿聯酋航空,許多5年年資以上的資深員工在面臨轉職選擇時,會將訓練員視為其中選項之一。何幸凌觀察,安全與緊急程序訓練專員在航空產業需求相當大,因為具有獨特專業,因此幾乎在任何國家,都能輕易找到工作。

除了導入業界罕見的模擬器、數位點餐系統,阿聯酋還成立了新創孵化器「Aviation X Lab」,他們把眼光放到100年後的航空生命,首先訂下兩大挑戰,只要你提出解決方案,將能免費進駐Aviation X Lab!

→這兩大挑戰是什麼?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950 萬美元
阿聯酋投資950萬美元,導入三台動態機艙模擬器。它能夠上下左右、前後各種角度移動,也可呈現飛機後推、滑行一路到起飛、降落等各階段飛機的狀態。

4 阿聯酋與空巴成立孵化器!為了航空業的下一個100年…它做了什麼準備?

高敬原攝影
阿聯酋與空巴、美國奇異航空等業界巨頭成立新創孵化器Aviation X Lab,他們如何替下一個新航空時代提前做準備?

帆船飯店、哈里發塔、棕櫚群島,這是許多人對於杜拜的印象。事實上,在1950年代,杜拜只是個貧窮的漁村,境內大多是無法耕種的沙漠地,多數居民只能靠捕魚、採集珍珠為生。

1960年代,因為發現石油資源,大量的金錢收益,讓杜拜有了翻身機會。1971年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成立,加速各項現代化建設,當局明白單靠石油資源,並非國家經濟發展長久之計,開始多角化經營各項產業,阿聯酋航空(Emirates),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

杜拜境內多是無法耕種的沙漠地,多數居民過去只能靠捕魚、採集珍珠為生。
高敬原攝影

為了替下一個新航空時代提前做準備,阿聯酋航空與空中巴士(Airbus)、美國奇異航空(GE Aviation)等航空界巨頭,成立新創孵化器Aviation X Lab。

影響10億人的生活!Aviation X Lab想解決什麼問題?

兩年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總理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成立了Area 2071,這是一個讓政府創新部門、新創、科技公司可以進駐的創新園區,目標是阿聯酋在2071年成立100周年時,能夠成為世界領先的國家之一,因此Area 2071裡聚集了許多全球頂尖科技菁英,為航空業帶來創新的能量。

Area 2071創新園區進駐許多知名科技公司,其中包括IBM Garage。
高敬原攝影

1985年,杜拜當局祭出「開放天空」政策,允許任何航空公司無限制飛入,想吸引各國航空公司將杜拜作為轉運中繼站。阿聯酋航空主席謝赫·艾哈邁德·本·賽義德·阿勒馬克圖姆(Sheikh Ahmed bin Saeed Al Maktoum)認為,航空產業已經是國家重要經濟支柱,提供超過8萬個工作機會、貢獻整體經濟達474億美元,預計到了2037年還將成長三倍,現在必須提前替航空產業的未來,提出更多科技創新的準備。

航空產業是杜拜重要經濟支柱,提供超過8萬個工作機會、貢獻整體經濟達474億美元。
高敬原攝影

身為全中東最大的航空公司,阿聯酋航空宣布與空中巴士(Airbus)、提供航空電子設備的羅克韋爾柯林斯(Collins Aerospace)、引擎生產商奇異航空(GE Aviation)以及製造航太電器系統的達利斯(Thales)等航空業巨頭合作,成立專門解決航空產業問題的Aviation X Lab,預計將影響10億人的生活,他們究竟想解決什麼問題?

訂出兩大挑戰,邀請全球好手免費進駐實驗室

Aviation X Lab經理Amna Al Redha表示,這是一個專注於航空領域創新的實驗室,在成立的第一年,已經訂下兩大挑戰。

挑戰一:減少碳排放量

目前航空產業約占全球碳排放的2%,平均每位乘客每公里產生115克的二氧化碳,Aviation X Lab希望在2030年時,能將每位乘客每公里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100克。

挑戰二:優化旅遊體驗

Amna Al Redha表示,未來15年旅客人數將新增34億,然而目前的機場設計不足以應付,必須找出消化大量旅客的設計方法,目標是從過安檢到每一個登機門,步行時間不超過10分鐘。

Aviation X Lab經理Amna Al Redha:「杜拜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國家,沒有任何包袱。」
高敬原攝影

針對上述兩大問題,Aviation X Lab目前正在廣邀全球任何有興趣參與的新創、個人、學術機構,提出任何能夠解決以上兩個挑戰的想法,預計將選出四個團隊,入圍者將能免費進駐Aviation X Lab五個月,免費使用場地空間、人脈資源,來實驗、開發出解決方案,最後向國際創投(VC)、投資者簡報成果,爭取投資資金,將想法付諸實現。

此外,Aviation X Lab也展示了三項實驗性應用,像是專注於航太電子的達利斯(Thales),以及會透過飛機上所蒐集的數據資料、在飛行途中提供機長飛行建議的虛擬智慧助理「Solo」。

另外,還有能夠偵測員工的情緒的App「Bahja」,它是一款結合臉部辨識技術的App,能在社群中提供鼓勵,增加員工幸福感。

Aviation X Lab目前正在廣邀全球任何有興趣參與的新創、個人、學術機構,提出任何能夠解決以上兩個挑戰的想法,預計將選出四個團隊。
高敬原攝影

「杜拜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國家,沒有任何包袱。」Amna Al Redha表示,Aviation X Lab設立的目標,是希望結合業界資源與外部新創團隊合作,打造更友善的產業環境,甚至成為下一個全球航空創新中心,影響、改變超過10億人的生活,「我們也很期待台灣的新創團隊申請,一起加入挑戰。」

新航成立數位創新實驗室,研發疲勞管理系統、數位支付等技術

不只是阿聯酋航空拚科技轉型,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也積極擁抱新技術,在2018年推出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的數位錢包「KrisPay」,讓旗下飛行常客計畫會員將帳戶中的哩程,轉換成能夠通用消費的虛擬貨幣,只要掃描錢包的QR Code,就能在合作商家支付購買商品,或在配合的零售商家中消費,賺取哩程積分。

去年初,新航也成立了數位創新實驗室「KrisLab」,重點在研發聊天機器人、疲勞管理系統、手機App、數位支付等技術,根據官方說法,目前內部已經有180多個構想、50多個正在開發中的專案。

新加坡航空的「KrisLab」,以內部資源開發居多,且目標是以數位科技,優化自身營運為主。
shutterstock

KrisLab以內部資源開發居多,且目標是以數位科技,優化自身營運為主,相較之下,阿聯酋航空Aviation X Lab則有更大野心,規模上,除了有多個產業合作夥伴,目標更是要解決全球航空產業的問題。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