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雷軍的「神操作」:策反老對手為自己效力

2020.01.06 by
網易科技
小米雷軍的「神操作」:策反老對手為自己效力
shutterstock
小米人事近期有不小的變動,雷軍繼盧偉冰、苗雷之後,又接連「策反」兩位老對手為自己效力,分別是紮根聯想19年的常程,還有小辣椒手機創辦人王曉雁。

常程之後,小辣椒手機創辦人王曉雁又被雷軍收入麾下。

1月3日,小米發布新的組織調整,意外地出現了小辣椒手機創辦人王曉雁的身影——任命其為中國區副總裁兼銷售二部總經理,向盧偉冰匯報。而在前一天,前聯想集團副總裁、手機業務負責人常程剛剛加入小米,擔任小米集團副總裁,負責手機產品規劃。

先是與常程上演了一出化干戈為玉帛的好戲,隨後又收割了一位圈內友商高階主管王曉雁,雷軍的「神操作」令人咋舌——繼盧偉冰、苗雷之後,他又接連「策反」兩位曾經的老對手為自己效力,化敵為友的本事可見一斑。而小米,也似乎成了手機圈二級梯隊大佬再就業的新舞台。

相逢一笑泯恩仇,雷軍「化敵為友」招攬兩員大將

2020年伊始,小米接連迎新,人卻都是不打不相識的「舊人」。

一個是紮根聯想19年的元老級人物常程,一個是出身中興通訊、縱橫手機江湖20載的小辣椒手機創辦人王曉雁,兩人都是手機時代變遷的親歷者,也是小米崛起的見證者與模仿者。作為曾經競爭激烈的對手,他們都曾與小米在手機市場有過正面交鋒,最終卻只剩小米「依舊笑春風」。

「小米模式」是中國手機市場巨變的一個分界點。小米之前,手機還只是傳統的製造業,小米之後,網路思維打入這個傳統行業大殺四方,給傳統手機廠商以警醒,也給新品牌的崛起帶來了新思路,而常程與王曉雁都是在這個時候,與小米產生糾葛。

受小米網路思維的影響與啟發,出走中興的王曉雁在2012年創立了小辣椒智慧手機品牌,專門針對網路進行銷售,連行銷模式都是和小米一樣的「預售+搶購」模式,是典型的小米模仿者。從時間上來看,王曉雁覺醒得其實很早,小辣椒的起步也相對較早,和小米發售第一款手機的時間差不了多少,也曾是紅極一時的網路手機品牌,一度被認作小米強有力的競爭者。

小辣椒與小米曾在性價比層面大打價格戰,小米有「紅米」搶占中低端市場,小辣椒就推出「紅辣椒」與之對戰,且價格始終緊貼紅米售價,你賣699人民幣 ,我便賣698.5人密閉,總是比紅米便宜5毛錢,王曉雁也稱得上是為雷軍添堵的第一人。

相比王曉雁,常程則更加激進。2014年,為應對小米的網路思維衝擊,聯想成立獨立運營公司神奇工場,打造網路手機品牌ZUK系列專門針對小米。而常程,從共同創辦人到CEO,是ZUK系列的締造者,曾揚言「要和所有人競爭」,其中自然包括小米。

但不得不說,ZUK的入局到底遲了一步,2015年下半年推出第一款手機時,網路手機的浪潮已經接近尾聲,儘管常程為發表會也曾多方奔走、激動落淚,但失去戰略先機的ZUK最終還是敗下陣來。2018年,常程攜已式微的聯想手機再度殺回市場,此時的常程比ZUK時期攻擊力更強,除了發布新品之外,「碰瓷」小米成了常程的日常。

雷軍宣布MIX 3為首款滑蓋全螢幕手機且擁有專利,常程便稱「聯想滑蓋專利早500天」;小米主打性價比,常程便說「聯想手機性價比已經全面超越小米」;雷軍意欲率先發布搭載驍龍855晶片的小米9,常程便攜聯想z5Pro GT截胡首發。最激烈的時候,常程一度連續四天「碰瓷」小米,是叫板雷軍叫得最兇的對手,沒有之一。

然而這兩位曾讓雷軍頭痛不已對手最終卻投向了小米的懷抱。這背後,聯想積重難返、小辣椒迷失在智能手機的浪潮中,常程與王曉雁都有著很充分的理由另謀出路,但雷軍化敵為友的本事仍不得不讓人嘆服。

雷軍出手,小米快成了友商高階主管「收割機」

常程與王曉雁並不是雷軍第一個化干戈為玉帛的案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在常程之前,上一個引爆科技圈的小米「新人」,是盧偉冰。或許是巧合,2019年的同一天,雷軍宣布金立集團前總裁盧偉冰正式加入小米,擔任小米集團副總裁,負責紅米產品線。不僅入職時間都恰好選在了新年的第二天,就連命運也都和常程驚人相似——盧偉冰也是手機圈響噹噹的營銷達人,也曾在金立時期公開與雷軍叫板。

和聯想推出ZUK的初衷一樣,當年還是老牌國產手機廠商的金立推出ELIFE、IUNI等互聯網手機品牌,也是為迎戰小米。而盧偉冰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直言不諱的喊出了「以小米模式來反小米」的口號,與雷軍正面開槓。但隨著金立的全線潰敗,盧偉冰和如今的常程、王曉雁一樣,轉投了自己親手「撕」過的小米,歸入雷軍麾下。

在小米的這一年,盧偉冰坦言雖「不容易」,但也「還算滿意」,雷軍給了他很大的信任度與發揮空間,當然盧偉冰也算不負眾望。自去年1月盧偉冰接手開始,紅米在一年內發布了5款新品,各個戰績不俗,Redmi Note8系列甚至只用了短短3個月便實現全球銷量破千萬,成績比小米還要出色,2019年也因此被稱為紅米發展的黃金時期,這其中盧偉冰的經驗與營銷能力功不可沒。

據小米內部人士透露,盧偉冰執掌Redmi一年,從市場角度上幫小米穩住了國內市場份額,內部評價非常高,並稱其為真正懂用戶、懂市場、懂需求的人。而盧偉冰也何其有幸,遇到了懂得自己的雷軍,得以在小米的舞台上二次發光。

類似盧偉冰的案例,還有很多。努比亞聯合撞辦人苗雷、OPPO前高階主管王騰、摩托羅拉向徵,以及曾任職華為的安卓老張(微博名)、高通王翔、聯發科朱尚祖等等,他們也有人曾在微博大罵小米並艾特雷軍,最終卻被雷軍「策反」。而雷軍,也成了不折不扣的手機圈高階主管「收割機」,就連羅永浩都在採訪中坦誠表示,雷軍是最理解自己的人。

這其中體現的,是雷軍的禮賢下士。據雷軍介紹,小米創立初期的半年中,其將80%的時間都用在了找人上,甚至曾為招聘一個人,在兩個月的時間裡談了17次,平均每次10小時,投入了巨大的精力與心力。

很多人都十分好奇,雷軍是如何說動了那些曾視小米為敵的老對手倒戈?雷軍的一段話似乎可以很好的詮釋這一問題:「不少創業者跟我請教(招人)的時候,我會問你花了多大精力多少時間,你不要跟我談三顧茅廬,你能不能三十顧茅廬,只要誠意到了,這個事情一定搞得定。」

小米管理層大洗牌:手機圈二級梯隊的大佬們在給雷軍打工

瘋狂招攬圈內人才、空降高管的背後,是小米內部一場新老交替的大洗牌。

回顧2019年,手機銷量下滑、頻頻回購股票,小米過的並不順利。當智慧手機逐漸進入存量市場,消費者已經從對性價比的追求轉向對品牌、產品、服務等各方面的綜合考量,行業的競爭也開始回歸本質,曾憑藉網路思維叱吒一時的小米,也遭遇了天花板。

縱觀2018至2019年小米手機在全球市場的表現,雖然排名仍處於第四,但銷量與營收都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滑。而中國市場的情況就更為囧迫,IDC數據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小米在中國市場出貨量同比下滑30.5%,這也是小米連續第四個季出現滑坡。

陣地不斷失守,小米迫切的需要改變現狀,但此時以黎萬強等人為首小米創始團隊似乎已經有些力不能及。在小米闖出手機市場的第一個十年裡,不可否認黎萬強功不可沒,他為早期的小米奠定了「性價比」的用戶基調,構築瞭如今看來仍十分強大的粉絲經濟,但當手機行業進入存量市場,這兩大曾經的優勢反而成了現階段小米轉型的最大阻礙,黎萬強的工作慢慢畫上句號,逐漸淡出中樞,2019年11月底,黎萬強正式離職小米。

黎萬強的離開彷彿讓位一般,盧偉冰、林斌、王翔、何勇等人紛紛晉升,不到一年時間,盧偉冰便直接提升為中國區負責人,而出身DST投資、於2015年加入小米的周受資則接管了國際業務,出任國際部總裁,與盧偉冰雙劍合璧,共同為小米的全球市場尋找新的成長點。

盧偉冰如今已經用一年的時間穩住了紅米的市場份額,實力證明了雷軍的選擇沒有錯,常程與王曉雁加入後,小米的營銷天團再添兩員猛將,雖然二者未來能為小米帶來怎樣的改變還有待觀察,但不難看出,隨著黎萬強、周光平、黃江吉、祁燕等人的離開,小米的第一代核心管理層已經逐漸退場,第二代領導班子正在漸次組成。

當盧偉冰、苗雷、常程、王曉雁等人紛紛加入小米,雷軍的第二代權利核心幾乎聚齊了手機圈二級梯隊曾經的大佬們,小米的下一個十年,正在徐徐展開,下一個加入征程的「老朋友」又會是誰?

本文授權轉載自:網易科技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