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享經濟火了10年,紅利沒了!專訪金庫資本丁學文,他為何這麼說?

2020.02.24 by
陳映璇
中國共享經濟火了10年,紅利沒了!專訪金庫資本丁學文,他為何這麼說?
賀大新攝影
金庫資本總經理丁學文以在中國10年的經驗,看見中國出行產業從快速崛起,到現在面臨成長飽和的狀況,他為什麼說共享產業紅利已經沒了?

「中國這十年讓外界看懂什麼是出行服務,但網路紅利已經沒了,出行行業已經飽和了。」金庫資本總經理丁學文接受《數位時代》專訪說。

所謂的出行服務,就是科技平台結合交通工具應用的服務,像是圍繞在大眾日常生活中的網路叫車平台、共享機車/單車,以及外送平台等都是。中國自2014年出現滴滴出行、Uber,2016年共享單車ofo、摩拜(Mobike)、哈囉出行,以及外送平台美團、餓了嗎,慢慢形塑「出行產業」的概念。

金庫資本2011年於中國成立,旗下基金有13檔、共37位投資人,總管理資產4.75億美元,基金募集地為台灣、上海、浙江、江蘇,投資人為兩岸的電動車供應鏈,過去在中國10年的經驗,讓丁學文了解中國出行產業如何崛起。
賀大新攝影

共享成功關鍵:AI、大數據

為何丁學文認為出行服務紅利結束了?他解釋,共享車輛會碰到車子折舊,電動車電池報廢的問題,成本增加。若全球的量化寬鬆(QE)政策繼續,共享業者可以繼續募資,讓羊毛繼續出在豬身上;但QE緊縮,拿別人的錢燒,無法永續,「不只中國壓力大,歐美也很慘」,當市場沒錢,就很難用共享的名字募到錢。

共享產業到頂的跡象,可以看看這些例子:曾經紅極一時的共享電動滑板車Lime、Bird,現在陸續面臨監管與裁員縮編等問題,能否找到獲利的商業模式還是未知數;還有先前歐洲共享機車Coup,也因敵不過運維成本高的問題而倒閉。

至於什麼樣的共享會成功?丁學文認為關鍵在AI與大數據 。他舉例,比如有4個人,但只有1個人有房子,其他3個人沒有,必須透過大數據知道屋主的使用時間,再安排其他3個人分享,因此一間房子4個人都能用到、不會撞到,而真正的共享起源也是這樣。

全世界AI與大數據最成功是中國,擁有14億人口的市場夠大、數據夠多;相較之下,台灣小,當數據不夠多時,自然無法預測消費者行為。

美團在去年掛牌的獨角獸股價中表現一枝獨秀,成功原因就是「數據」跟「黏性」。他指出,美團從團購起家,幫廠商做團購生意,後來跟商店合作久了,開始連商家ERP(企業資源管理平台)也幫忙架,「所有商店的ERP都抓在手上,不僅廠商對美團有黏性(需求),每月也固定有現金流。」

即便中國的出行服務紅利已經到頂,但出行產業仍是當今歐美、印度、東南亞市場最火紅的話題,丁學文認為,2020年將是電動出行(eMobility)的發展年 ,今年BMW、奧迪、保時捷全面投入電動車,「傳統車廠進來,表示電動車時代來臨,」出行產業的電動化與智慧化,將掀起未來10年產業最大的革命!

延伸閱讀:金庫資本丁學文憑什麼當獨角獸們的董事,讓他們成堂兄弟?

台灣8成是偽共享?

話鋒一轉,他談到台灣的市場,他指出現在有80%是偽共享,市面上三大共享機車業者其實本質是租賃業,「抱歉!他們不是,說有(共享)的話都是騙人的。」丁學文不改快人快語作風。

丁學文直言,WeMo、iRent、GoShare的車輛都是業者的資產,然後租給別人,那不是租賃嗎?

丁學文認為,WeMo、iRent 、GoShare都不算共享服務,比較像租賃業。
陳映璇攝影

丁學文說,台灣對共享的定義有所誤解,被引導錯誤,「他們買了租給你是租賃,共享是在你上班不用車時,分享給別人。台灣都畫虎不成反類犬!台灣的共享有80%是騙局,為了募資。」

「USPACE停停圈比較像共享,但也沒賺錢,台灣市場太小了,經濟規模到不了!」他直言,台灣共享發展有兩大天敵,第一大家誤解共享的意思,第二市場太小,很難把共享服務做好。

丁學文指出,共享真正有機會成功是「停車位」,停車位除了上、下班時間使用外,大部分是閒置,但台灣連停車位共享都還沒做起來。

USpace利用智慧車鎖加上App管理,鼓勵私人車位在閒置時間釋出,讓其他駕駛更方便找到車位。
USpace 提供

台灣出行產業的機會:科技、供應鏈

丁學文觀察,現在中國出行產業面臨成長飽和的問題,中國消費者出國經驗多了,懂得要求好品質的東西;中國業者愈來愈不好賺,因為成本愈來愈高。

最終,中國出行業者只剩兩種選擇,一是向下到六級城市服務,二則是出海,但即便想要出海發展,卻碰到品質太差的問題,這時,台灣的機會就來了!

丁學文說,中國的商業模式創新,出行產業布局最完整,台灣則強在供應鏈與科技。因此兩岸若能合作就能打全世界,進攻東南亞、印度新興出行市場。

未來金庫資本將扮演資源整合角色,協助台灣企業進軍國際市場,未來能在電動出行市場占有一席之地。

責任編輯:林美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