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中國觀察狼群十年,金庫資本丁學文憑什麼當獨角獸們的董事、讓他們成堂兄弟?

2020.02.24 by
王郁倫
到中國觀察狼群十年,金庫資本丁學文憑什麼當獨角獸們的董事、讓他們成堂兄弟?
賀大新攝影
投資Grab、帶光陽Ionex車能網登陸東南亞,插旗「印度Uber」zomato,金庫資本丁學文如何說服獨角獸們合作,他在狼群中觀察10年看到什麼?

「Grab訂購的第一批45套Ionex車能網設備計畫4月以前要到(新加坡),武漢疫情的關係,現在都在路上,全部被卡住!」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丁學文說。

2020年開春,無懼武漢肺炎(新冠狀病毒)疫情,丁學文在2月18日記者會上跟Grab宣布策略聯盟,雙方鎖定「出行產業」合作。

延伸閱讀:「讓台灣當獨角獸的醫生」!光陽9億投資Grab,首波攻勢:1.1億輛印尼市場

Grab在東南亞11國提供叫車及外送服務,目前新加坡除有7,000~1萬輛電動滑板車,也開辦Grab Kitchen,每季邀最熱賣的20家餐廳搬入,司機可以最快速地在這個區域內領餐外送,電動機車在司機外送繞一圈後回來時換電。

「封閉區域,換電比充電好!」丁學文說,Grab的目的是用Ionex車能網做好數據聯網管理,未來「最值錢的是數據。」

Grab在2018年到上海親眼看過盒馬鮮生的Ionex車能網運作後,決定要先在新加坡跟雅加達導入光陽的車子、電池、換電櫃、軟硬結合系統,這部分正由金庫資本與Grab合資的GrabWheels操作,金庫與股東們持股24%,未來11國鋪設需求十分具有想像空間。

延伸閱讀:環南市場試營運!800輛電動機車進駐,「這個功能」深得攤商心

光陽Ionex車能網第一批45套將送往新加坡Grab
蔡仁譯/攝影

跟國際大咖一起投Grab,憑什麼?

Grab已是新加坡政府成功孵化的獨角獸,IPO規劃倒數計時,丁學文憑什麼此時能跟微軟、軟銀、TOYOTA等大咖一起投資?

「這個世界窮得只剩錢的,是最窮的。」面對質疑,丁學文自信的反問:如果有三個人要投資你,兩個單純有錢,另一個還幫你打掃家、做菜兼帶小孩,錢雖然少一點,你選誰?

「這是資本加上資源!我不但投資你,還幫你解決了你解決不了的問題,我是策略投資者。」他回答。

當光陽2018年在東京發表Ionex車能網系統後,Grab就注意到光陽,「電動車零部件高達2萬個,電池跟換電櫃供應鏈眾多,有金庫資本的話,就能一次解決所有問題,還能用資本對話!」除了有最大投資人光陽,金庫資本背後投資方多是台灣供應鏈,讓他能整合供應鏈談判。

追求雙贏,金庫跟他的「堂兄弟們」

金庫資本憑什麼入股Grab,又如何整合出行產業各方獨角獸,讓這些產業新銳能變堂兄弟,甚至互相合作?

攤開金庫資本投資項目,從印度新創22MOTORS、機車租賃Bounce、吃下Uber印度服務的zomato,到中國洪記(HONGJI)、美團外賣、盒馬鮮生、餓了麼,獨角獸跟小新創俱有,總計已經投資47家。

而金庫資本從2011年募集第一檔新動力基金,至今手上已募集13檔基金,目前投資方高達37位,包括光陽、新普、正崴等兩岸投資人,總金額達4.75億美元,目前已投資47家標的,圍繞出行生態系,還有7成資金尚未出手,加上投資人往往有意願參與跟投,「我可以動用15億美元資金,槓桿五倍!現在兵馬充足。」丁學文說。

由於背後有37家產業大咖當投資人,丁學文近年投資的又多是風頭上的熱門電動出行企業,丁學文認為,金庫為首,能讓投資方及被投資人彼此之間如堂兄弟,「金庫投資像是粽子頭,串起合作關係。」他說。

但堂兄弟往往也很難真正合作,金庫若只是純基金投資,真能有話語權嗎?對此丁學文快人快語地說:金庫是追求雙贏,當談投資合作,不純是單向投資,「你跟我買東西,但我投資你,所以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比較好談!」

其次,金庫基金每一個標的投資不超過30%,但一定會參與加入董事會,所以當投資方想做什麼投資,他可以牽線介紹,讓堂兄弟互相認識。

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丁學文去狼群觀察狼,結合台灣供應鏈優勢,要把堂兄弟們結合起來打國際盃。
賀大新攝影

「有人問我,若GrabWheels把金庫投資的2,400萬美元買(電動機車)完了呢?會不會擔心。」丁學文笑說,那就必須有信心對方用得好哇!才會繼續用我們的解決方案。

「其實台灣人很多東西做得很好,只是自己不知道,思維只會賣東西。」丁學文拿在中國蹲了15年學到的靈活觀念,歸總了一套牛肉麵理論,來解釋如何雙贏。

「你可以把金庫想成是開牛肉麵店,當你要吃牛肉麵,我有A、B菜單,A菜單是一碗200元、B菜單是20元,你會嫌A太貴或B太爛,我會問你:你要牛肉少一點、還是湯多一點,調配成一碗120元讓你買單。」 他說。

他眼裡,中國廠商習慣賣20元一碗的麵,台灣又總賣200元一碗,金庫進投資標的董事會,可以一起決定要吃多少錢牛肉麵,有些零件在中國做,有些台灣做,讓兩岸堂兄弟一起合作。

到狼群蹲10年觀察,丁學文找到台灣「狼狗理論」機會

如今累積豐碩的投資成績,15年前丁學文去中國,卻是鐵了心斬斷台灣根基,到對岸重新開始。

「可以說過去15年(台灣)沒人見過我,在中國學習了10幾年,拚命聽,拚命學,才能跟中國對話。」他說。

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丁學文去中國蹲了15年,台灣已經很久沒人見過他,直到這兩年才回台。
賀大新攝影

丁學文回想2011年,新動力基金成立第一年,沒有投資半個項目,但他調研了中國3,700家鉛酸電動車供應鏈,寫了一千篇訪談MEMO給基金的投資方看:什麼是打敗台灣的山寨模式。

「我沒有告訴他們該做什麼,我告訴他們不知道的東西!」他自願當企業的戰略部門,前進全世界最難打的市場--中國調研。

「狼最多的地方就是中國,所以我們去觀察狼怎麼咬人,再回來告訴台灣,狼怎麼咬人,我們不要變成狼,我們變成狼狗就好了,狼狗會合作。」丁學文風趣的說,台商總是不服氣中國憑什麼,「告訴你,憑他們敢!他們不照規則來,台灣老是照規則走。」

「金庫就是帶著台灣的基因,在中國狼群中長大。」丁學文幫金庫定位於幫投資人參與全世界的產業整合,「我們覺得台灣產業有轉型的需求,我們幫台灣企業的老一輩跟國際新創對話溝通。」

過去全球資金寬鬆讓中國共享出行產業興起,但如今這行進入成熟期,「我相信eMobility產業走到2020~2021年將是關鍵,武漢疫情將加速供應鏈重整,今年起電動車時代來臨了。」丁學文看到了機會。

2年前,丁學文回台募集新基金,現在除了Grab跟銳俤科技,還有30幾億現金尚未出手,「2020年是我的大年,我要用力投,要危機入市。」他說,金庫資本在疫情嚴重下仍執意開記者會,是要告訴大家他夠勇敢,在這種時候要投資台灣的人才跟新創,他也深信,未來中國出行產業要出海,唯一能幫忙的就是台灣。

「偷了台灣的供應鏈,偷不了中國的出行商業模式,偷了中國出行智慧,沒有台灣的智慧製造,要兩邊都有很難,兩岸合作可以打全世界。」丁學文帶著深蹲10年的中國出行經驗,以及天生的台灣基因,金庫投資要怎麼帶著一群堂兄弟們打電動車國際戰,外界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