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出假訊息就沒資格上網!網路叢林的4大生存守則是什麼?

2020.03.31 by
劉揚銘
劉揚銘 查看更多文章

本名劉揚銘。自由接案撰稿人與編輯,也是udn鳴人堂、Yahoo新聞專欄作者。出了一本專門研究制服控與美少女的《高校制服戀物論》。專欄則從職場邊緣人的角度,觀察工作與人生,以及世代議題。

看不出假訊息就沒資格上網!網路叢林的4大生存守則是什麼?
shutterstock
網路和真實世界是一體兩面,既然現實社會什麼牛鬼蛇神都有,網路上也是好人與騙子都存在,區分真假正確判斷力,不分年輕或老人,大家是需要具備。

網際網路誕生至今已超過20年(用這樣的陳腔濫調開頭真不好意思),不過,這「超過20年」意味著,今天的大學生、碩士生,都屬於數位原住民,一出生就習慣上網,甚至活過的日子都能在網路上被搜尋到。

舉例來說,10年前和朋友烤肉的照片,說不定還留存在哪個同學的網誌裡(即使你早已不再使用部落格),如果偵探努力人肉搜索,或許就能拼湊你某段時間的生活;而在社群媒體上的發言若設為公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陌生人都可以戰你一番,只要你的觀點和他相反,因此封鎖與解除好友的同溫層問題,常讓我們困擾。

以上這些數位原住民習以為常的狀態,對並非出生就能上網、尚未習慣網路生態的「老人」來說,是全新的挑戰。

過去長輩也許把網路視為洪水猛獸,但經過20年的演化,數位原住民已有了足夠的經驗與論述能力,在新舊價值觀論點中能和長輩平起平坐,或許也因此帶來世代衝突。

今天這篇文章,試著以一個「正努力習慣網路生態的、有點老的人」的角度,提出四種適應網路叢林生活的能力

對數位原住民來說,你可能習以為常,或正因如此而一直忽略;對類比時代老人來說,這或許是和新世代溝通不良的關鍵。

這四個能力分別是:

1.判斷資訊的能力

2.認錯的勇氣

3.面對陌生惡意的抗壓力

4.處理人際關係的決斷力

當然這四個角度肯定不夠全面,只是正努力在網海求生的人分享經驗,如果有網友能補充或糾正,當然非常歡迎(果然是先運用認錯能力再說);但非常希望,這四個角度有機會成為新舊世代溝通的某種前提。

網路叢林由五花八門且身分重疊的網友圈組成,各有不盡相同的生存法則。
shutterstock

網路叢林守則1〉判斷資訊真假的能力

年輕人大概都被長輩唸過:網路上很多都是人家亂講的,不要相信!但是當長輩開始上網,每每會傳一些可疑的保健資訊,提醒你注意身體。

我曾暗自嘲諷:「你們現在倒是很相信那些『網路亂講』了嘛!」不解為何會出現這種情形,直到有一天,我走進菜市場才恍然大悟原因在哪裡。

三餐外食的我,去傳統菜市場買菜的經驗趨近於零,也因此,第一次買菜就被騙。不怕丟臉地說,一開始走進菜市場的慌張感可不一般,就連買什麼菜應該用什麼單位算錢都不懂(一個兩個?半斤一斤?)

果不其然,在菜市場前頭買了芋頭,走到後尾就發現自己被坑了,買得太貴,大概是小販看我白目、或以為我是觀光客就隨便喊價,反正我也接受。

老實說,交易銀貨兩訖,也不能說我單方面被騙,只是心理仍不好受。

舉這例子是想表達:任何人進入新環境,因為不懂規則,被當成白目、被騙很正常。

數位原住民早就習慣網路世界,或者從小就有機會被騙(承認吧,我們中二時都曾相信一些論點偏激的網路資訊,以為找到跟課本不一樣的真理),也就練就了一身「判斷資訊真假」的功夫。

菜鳥到了新環境「不懂潛規則而吃虧」很正常,像是三餐外食的人不熟菜價,到菜市場極有可能被削一筆。
shutterstock

不要小看這種自己或許沒注意過的能力,出現在媒體的文章是不是業配?電視現在演的是廣告還是節目?照片有沒有Photoshop過?影片是否經過配音或擅自剪接?沒在網海打滾過的人,有時很難了解。

我就被長輩問過:「這影片裡面的貓會說人話是真的嗎?」當然不是啊!但長輩並不知道影片剪輯只要一支手機就能完成,是如此容易的事情。

正如我的研究所學歷在菜市場完全沒用,長輩在面對網路初期一定也很困惑,而網路原生世代有時會忽略彼此的經驗差異,這可能是造成對立的一個原因。

日本鄉民論壇2ch創辦人西村博之有句名言:「無法判斷資訊真假的人,沒資格上網。」 這句話或許過於嚴厲,每個人都有踏入陌生環境的經驗,幫助新人適應是溫柔的美德。

說穿了,網路和真實世界是一體兩面,既然現實社會什麼牛鬼蛇神都有,網路上也是好人與騙子都存在,區分真假正確判斷力,不分年輕或老人,大家是需要具備。

非數位原住民的老人如我,若沒有受挫放棄,在網海打滾一陣後,大概也能體會「必先判斷資訊真假,不要馬上相信」的原則,可能還學會用Google去比較多方說法、別以為「新聞有說」就是對的。

然而,比起從小在網路叢林長大,看過無數戰神打臉與被打臉,知道沒有神可以依賴、只能相信自己獨立思考能力的新世代,老人得花更多時間嘗試錯誤、鍛鍊與適應。

日本鄉民論壇2ch創辦人西村博之曾說:「無法判斷資訊真假的人,沒資格上網。」
flickr cc by Danny Choo

網路叢林守則2〉出錯後敢認錯的勇氣

年輕族群一定也聽長輩說過:網友霸凌好可怕!像我這樣曾經習慣權威的老人,不熟悉公開處刑的打臉文化,會喜歡強調你要有禮貌、要講規矩。

數位原住民從小就有機會跟網友戰文滿天飛,對各種辯論技巧的掌握,以及在勝利與挫敗中成長的體驗,不是我們追得上的。

我很後來才發現,想在網路生存、想鼓勵基於事實的討論,首要原則就是:認錯。

一旦出了錯,只要說:「對不起,我錯了,我會改正。」就好,其他各種硬凹、討拍、說要去做志工來償還的掙扎,一概無用,只會反過來加強網友的正義感,然後把自己當成受害者、自我安慰是被網友霸凌。

我硬凹過、我討拍過、我秀過下限,所以我懂。再次不怕丟臉地說,我曾在Ptt當過板主,有次處理網友檢舉,沒按照板規就做出不合理判決,馬上被板友發文質疑。

數位原住民早就習慣網路叢林「公開透明」的特性,仍會有出錯被放大檢討的機會。
shutterstock

剛開始我還試圖硬凹解釋,想為自己的權威辯護,沒想到這只是火上加油,原本只有零星板友質疑,現在反而變成大家群起而攻之(只是人氣低落的小看板,但也夠恐怖了)。

甚至我硬凹的文字和截圖,還被網友做成簽名檔來嘲笑,這才讓我體會到自己多愚蠢,所以鼓起勇氣,發了一篇承認錯誤、修改判決的文章。

原本以為認錯會成為網路生涯的一大污點,結果,3秒鐘(沒這麼快啦,大約3小時)之後,看板上變得好像沒人記得這事的樣子,畢竟網友要的只是一個公道,跟我是誰沒有關係。

我這才了解,認錯一點也不可怕,鄉民有太多事要關心,誰會在乎一個丟臉的長輩(如我)呢?安迪.沃荷說:「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但反過來講也通──15分鐘後,誰都懶得理你做過什麼。

網路的組織結構是分散式、扁平式的,一切資訊透明,所有人都是中心,所有人也都不是中心。今天是權威的,也許明天就被打臉;今天被當成真理的,也許明天就被破解,所以,出錯就認錯,是網路叢林的生存守則。

硬凹只會造成反效果,之後的反擊會讓你傷害更重,到這時候才怪網友喜歡霸凌,就搞錯重點了。

可能因為如此,很習慣站在權威制高點的人,就更難適應網路的生態,一些現實社會中的上位者,因為拉不下臉認錯,很容易在網路上被當成箭靶打。

不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一旦跨出自己的專業領域,大神也不過是普通人,偶爾說錯話又怎麼樣呢?摸摸鼻子道個歉,反而顯得更有人性,不是減分,說不定還有可能是加分呢。

就像長輩總是看著年輕人,進職場、出社會,丟過臉才會成長,慢慢變成能獨當一面;反過來說,像我這樣的長輩,可能也得在網路世界丟過臉,才能體會出錯要認錯的生存之道。認錯沒那麼難,世界會因此更好。

網路叢林守則3〉面對陌生惡意的抗壓力

像我這樣出生在類比時代的初老傢伙,對數位原住民最佩服的是:面對陌生惡意的抗壓力。

雖然只是主觀臆測,但我認為網際網路的普及,讓新世代的心理抗壓力獲得全面提升(像1980~1990年代KTV普及,讓整個世代的歌喉平均往上提升般)。

從網誌到社群媒體的興起,數位原住民的整個人生幾乎都公開在網路上,地球上每個人都可以瀏覽,從沒見過的人隨時可以對你的人生說上幾句話,一旦出糗,整個宇宙都能批評你、謾罵你,當然有時也有讚美,不過被讚美也未必全是好事。

FB或IG的追蹤數、按讚數、留言數,隨時都在提醒你的人氣是否足夠。為了得到高人氣必須做些什麼,但做了這些之後,自己是否是那個原來的自己?而這還是被讚美的狀態呢。這個截圖超方便的時代,人做過的錯事很難完全消除。

每當自己做了一個不正確的選擇,都有可能故意被攤開在大家面前,你犯錯了,並且完全知道自己會被當成笑柄,此時來自四面八方的惡意都想對你開膛剖腹,但你必須面對,即使知道不會每個人都支持你、原諒你,還是必須勇敢活下去。

數位原住民具備的抗壓力,除了要面對來自不特定陌生人的大量惡意,甚至還包括遭媒體無下限的追殺後,還能調適人生、把生活過得更好的勇氣;如此的抗壓力是我這個來自類比時代的傢伙,最想學習、但也最感到恐懼的新時代能力。

有時為了調適心情,我只能設想,那些來自陌生的惡意,可能不是針對個人,而是針對某種集體看不下去、無法接受的正義。

那種惡意不是否定我這個人的整體,只是想否定某種行為──就像求職面試不成,並不代表我是個沒用的人,只是跟那個職位不合而已。

然而,想是這樣想,自己寫的文章在網路被指名道姓鞭打批判,而且還有幾百個按讚和數十個分享的時候(第三次不怕丟臉地承認,真的發生過),我也在家哭了一陣,傷心了好幾天,並且從此下定決心,以後不隨便在網路上罵人,試著縮減我陌生的惡意。

長輩的抗壓力不比網路原生世代,當他們無法調適來自網路的壓力時,請多擔待。

shutterstock

網路叢林守則4〉處理人際關係的決斷力

見面三分情這句俗語的確是真的,參加過的每一次網聚都讓我發現,許多網路上發言偏激的「兇宅」、「戰神」,見面時竟然是個害羞有禮的孩子,雖然無法輕易用反差萌什麼的安慰自己(我被他戰的時候也是很難過啊),但網路好像是一台會把人各種情緒放大的機器。

我們在網路上,發表各種美食文、閃光文、旅遊文讓人羨慕,進而把好的情緒增強;同時因為匿名、不用直接面對彼此的特性,網路也讓我們把壞的情緒放大(酸民霸凌等)。透過網路溝通,似乎會出現某種程度的傳遞失真。

不幸的是,這種狀況不只出現在陌生人,也發生在認識的朋友身上。

社群媒體讓解除好友變得很容易。私人爭執吵架到封鎖對方,之後還得向共同好友打聽,對方有沒有因為被我封鎖而說我小氣?這種又封鎖又想打聽的雙重矛盾,讓人際關係很難處理。不只私生活被檢視,公共議題更不例外。

跟著網路成長的數位原住民,深知沒有永遠的「神」,只能相信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
shutterstock

每到選舉就是解除好友的時機,最近出現的「政治人物退讚潮」也是一個雙重矛盾──若我不退讚就可能失去某些朋友,可是我不想退讚怎麼辦?

人際關係壓力大到原本懶得退讚的我,終於忍不住為了個人形象、為了同溫層的政治正確而去退讚,但點進粉絲專頁才發現「啊?原來我根本沒按過讚,那我之前豈不是也不被同溫層認同嗎……」

在社交壓力之下改變自己的行為,這是一般人都得面對的壓力,也難怪《情緒勒索》、《被討厭的勇氣》等等心理調適的書籍如此暢銷,代表了整個社會的集體焦慮。

透過這篇文章,整理了一個「出生在類比時代、努力在數位時代求生存」的人,希望具備的四種能力,當然更好奇,身為網路原生世代的大家,對這四種能力有什麼看法呢?

責任編輯:張庭銉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