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戰Intel不懈的頑強鬥士AMD

2004.04.01 by
數位時代
力戰Intel不懈的頑強鬥士AMD
資訊產業中,微處理器市占率超過八成的超級巨人英特爾(Intel)動見觀瞻,每一次英特爾新的微處理器問世,往往都被視為劃時代的產品,主導了二十...

資訊產業中,微處理器市占率超過八成的超級巨人英特爾(Intel)動見觀瞻,每一次英特爾新的微處理器問世,往往都被視為劃時代的產品,主導了二十多年來PC的發展史。相形之下,另一家微處理器廠商超微(AMD),無論在媒體報導或是市場知名度上,始終遠不及老大哥英特爾。

**情勢扭轉,首度領先英特爾

**「與英特爾競爭是超微的悲哀,但更是超微的光榮,」超微創辦人桑德斯(Jerry Sanders)指出。從1969年超微創立起,就一直擔任超微執行長至2002年卸任為止,桑德斯堪稱矽谷在位最久的企業老闆;儘管與英特爾競爭的這數十年來,很少討到好處,在微處理器的速度、效能、價格上,幾乎老是落在英特爾的進度之後,但在資訊產業內,卻沒有人會否定桑德斯以及他所創辦的超微──少了超微的制衡,英特爾恐怕就真的成了壟微處理器的霸君。
然而整個局面,在今年卻有了大改變,「向來落後的超微,在64位元市場上,竟然跑在英特爾之前,」《紐約時報》指出。原因是,去年4月,超微推出的x86架構,64位元的微處理器Opteron,是打破目前32位元的劃時代產品;而英特爾相對應的64位元微處理器Xeon,卻遲到今年2月才問世──超微第一次在產品發展上,走在英特爾之前,「我們正在改寫我們的市場地位,」超微執行長路易士(Hector Ruiz)驕傲指出。

**境遇有別,恩怨情仇三十年

**
細數超微與英特爾的恩怨情仇,整整超過30年。桑德斯與英特爾的三位創辦人諾伊斯(Robert Noyce)、摩爾(Golden Moore)、葛洛夫(Andy Grove),早年都是快捷半導體(FairChild)的同事,英特爾在1968年創立,桑德斯與另外七位同事在1969年創立超微,由於現在資訊產業的x86的微處理器規格,是當年這群人在快捷時所共同創造的,使得英特爾與超微共同擁有使用x86規格的權利。
不同的是,諾伊斯、摩爾、葛洛夫這批人,出自研發團隊,而桑德斯等人,則來自業務團隊。
不同的專業背景,使得英特爾與超微在創立之初,境遇有如天壤之別,英特爾在成立之初,只用了5分鐘就募得230萬美元的資本額;而超微卻到了註冊截止時間前不到20分鐘的時間,才募齊了最底限的10萬美元,從一開始,就沒有太多人看好超微能與英特爾競爭。
在1984年,超微創下年度銷售11億美元的紀錄,當年英特爾的銷售為16億美元;這一年,是超微史上最好的一年,也是與英特爾最接近的一年,「超微要在1980年代末期超越英特爾、德州儀器、摩托羅拉,成為美國半導體的冠軍,」桑德斯在當年的股東大會上意氣風發地指出。

**慢了五年,發展獲利大不同

**
然而,1984年這一年,卻也是超微與英特爾往後20年發展從此天南地北的一年。當年,英特爾與超微的營業額,主要來自DRAM等記憶體晶片,但當時來自日本的半導體軍團,在政府全力扶持之下,大幅擴張產能,擁有絕對的成本優勢,逐步進逼美國廠商的市占率,1984年,英特爾就宣布全面退出DRAM市場,轉進微處理器市場,並在1985年,推出第一顆386微處理器,從此開始扮演推進PC世代的關鍵角色。
超微直到1989年,才全力轉進微處理器市場,然而,卻已經落後英特爾整整5年。往後的15年以來,超微始終在英特爾背後苦苦追趕,每當英特爾推出時脈更快的微處理器,超微往往要在3到6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以後,才有同樣效能的產品推出;並且只有分食桌上型電腦市場的機會,在筆記型電腦或是伺服器市場,因為無法推出比英特爾更快的微處理器,而難以搶進這兩大塊市場。
在追趕英特爾的這15年來,超微始終沒有辦法撼動英特爾的霸主地位,自己也是苦不堪言,期間只有7年獲利,另有8年是以虧損收場。然而,這15年來,超微並未退出市場,相反的,仍然不斷苦思突破的管道,但由於主要市場是資訊產業中毛利最低的桌上型市場,使得超微本身的財務狀況,一直沒有起色,在2001年科技產業進入嚴重不景氣的情況,超微的處境更是搖搖欲墜,在過去15年來總共累積獲利僅16.6億美元,2002年一年就虧損了13億美元。

**走出陰霾,64位元搶先機

**
超微搖搖欲墜的狀況,到了2002年後開始有了改善。這一年,曾任摩托羅拉半導體事業總裁的路易士,接手超微執行長,同時訂下全力搶進64位元時代的策略。目前,資訊產業的主流架構為32位元,但隨著多媒體檔案、3D遊戲動畫的軟體越來越多,使得消費者需要更龐大的資訊運算能力,促成了64位元時代的來臨,每顆64位元微處理器最多所擁有記憶體的容量,是32位元的40億倍,能大幅提高運算能力。看準未來64位元時代早晚會來臨的商機,當英特爾這兩年大打Centrino無線上網等各式32位元時代的產品行銷策略時,超微卻將有限的資源,轉進至開發與32位元程式相容的64位元微處理器上。
另一方面,英特爾的發展策略也讓超微找到了突破點。早在1994年,英特爾與惠普就合作開發新世代的64位元微處理器Itanium,不同的是,採用Itanium的伺服器(Server),主要以效能媲美IBM、昇陽(Sun)的大型伺服器競爭為主(可跑Unix作業系統,穩定度高、運算速度更快、但價格也更貴,主要應用在大型企業中),而非支援x86架構的PC伺服器(可跑Windows、Linux等作業系統,價格較低,主要應用於中小企業中),因此並不支援現有的32位元架構的各式應用程式。
超微在去年推出的Opteron微處理器,以x86架構為主,可以同時支援64位元與32位元的應用程式。超微的市場策略,獲得了市場廣泛的矚目,創造出目前採用PC伺服器,但並不滿意現有32位元效能,卻又沒錢也不需要大型伺服器的中小企業升級需求,並陸續獲得惠普、IBM、昇陽等伺服器廠商的支持,在新推出的伺服器上,採用超微的產品,其中又以英特爾長期的盟友惠普,轉為支持超微的舉動最引人注意。
「惠普與英特爾合作的計畫,仍然按照預定的進度按表操課,」台灣惠普企業關鍵系統暨軟體事業處總經理廖仁祥指出,「但同時相容32位元與64位元的伺服器也有市場,」由於超微成功創造出市場需要,又獲得各家伺服器大廠的採用,使得超微在去年第四季,由虧轉盈,寫下過去10季以來首度獲利的紀錄。而根據半導體研究機構iSuppli統計,由於Opteron市場反應大好,去年超微從原本的第17 名,大幅躍升至全球第12大半導體廠商,而48%的營收成長率,更是前20名的半導體廠商中,表現最好的。
「超微的策略,其實是想擺脫主力市場集中在毛利偏低的桌上型PC,進軍毛利較高的伺服器領域,」廖仁祥觀察。根據IDC統計,Opteron微處理器,為超微在去年第四季拿下3.9%的伺服器市場,儘管仍遠遠落後英特爾的96.1%,但已為「超微挑戰巨人英特爾」的劇情,寫下一個成功的開頭,「超微主打的64位元產品,效能提昇的幅度,不如全新架構的Itanium;但所創造出的市場行銷價值,卻非常高,」廖仁祥說。
面對超微強烈的挑戰,英特爾也擺出了陣仗迎戰,今年2月,推出x86架構,同時支援32位元與64位元應用程式的微處理器Xeon,也分別獲得惠普、IBM等伺服器大廠的採用。美國《商業週刊》指出,Xeon與Opteron正面交戰的結果,有可能壓縮到英特爾與惠普長期所開發出的Itanium市場空間,「使Itanium成為特殊應用的利基產品。」

**攻防之間,英特爾高明禦敵

**
儘管超微在64位元市場的初期,獲得了重大勝利,但面對回神過來的巨人英特爾,挑戰才將開始。由於英特爾火力全開,推出Xeon微處理器,2月底,瑞銀華寶(UBS)分析師索希爾(Tom Thornhill),就調降了超微今年營收與獲利預估,將今年的預估營收,從原本的52億美元,調降為51億美元;每股獲利則從31美分,降為28美分。
他指出,由於英特爾90奈米的製程技術逐漸進入量產,擴大與超微的成本優勢,超微將越來越處於不利的局面,根據In-Stat統計,到今年第一季為止,英特爾每顆晶片的平均成本已經低於40美元,而超微還在50美元以上,往後超微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超微往後要繼續成功,得要先把銷售量衝出來,」台灣IBM系統事業處協理程元分析,銷售量衝得越高,越有量產的條件來降低成本,越能拓展市場版圖;「但這要取決到底有多少相關的應用軟體廠商,願意使用更多的64位元應用程式,讓微處理器的效能突顯出來。」
在超微與英特爾彼此的攻防之間,促進了64位元時代提早來臨,去年11月,超微就推出了桌上型PC的64位元微處理器Athlon 64,期望將戰果從伺服器延伸至桌上型PC領域,而英特爾的64位元Pentium微處理器,則預定今年內上市,但尚未有具體的時間表──超微挑戰巨人英特爾的故事,仍將在今年持續上演。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