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網路裡一整片迷霧森林,放下對立就能看見藍天

2018.12.25 by
李士傑
李士傑 查看更多文章

星輿公司noema.io共同創辦人,網路文化運動者、獨立研究者。前中研院資訊所專案經理、資訊社會學博士研究,過去十年投入開放源碼與數位文化相關計畫。

走入網路裡一整片迷霧森林,放下對立就能看見藍天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我們在網路的平台資本主義世界裡行走、生存,往往只看到樹木,看不到森林。

在網路時代,網上發布的內容在我們尚未意識到真假前,早已瞬間洗腦眾人,不僅煽動大家的心,更容易創造社會上的對立。試著撥開社交媒體所建立的森林迷霧,讓網路回歸一片淨土。

「ξ ύλου Δάσος」這串詩意的符號是一組希臘文,它們分別是「木頭」與「森林」的意思。

這組希臘詞語同時也是一個中文YouTube頻道的名稱,上面有26部與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先生有關的影片,幾乎是以一天1~4部影片的速度在釋出內容。這個頻道幾個月前名字還叫做「民進黨工」,是由使用者帳號htcheng417所創建。查詢「關於」頁面,上面註明的作者所在位置是「中國」。

這些影片都是針對高雄市長選戰所製作,影片素材的內容剪輯自台灣的電視新聞、談話性節目,以及臉書網友文字影音內容,甚至有些是盜用國際或台灣的廣告或網路影片段落,之後被民眾舉報。

每則在YouTube影音內容底下討論區留言的網友們,是個別夾雜著毫無過去點閱按讚歷史的空白帳號;簡短的留言訊息往往是「簡單的附和語句」,所有的內容意義很直白地在指涉執政黨與執政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的種種「劣跡」。

如果這是一個民眾自發性的創作內容,我們應該要尊重這個民眾的意見與看法,因為這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但是如果這不是一個「熱情民眾」,而是一個專門負責散播假新聞的工作人員所製造出來的「精緻產品」呢?如果這是一個熱情民眾的真誠發言,但是在發言之後,有十倍、百倍的專責工作人員(或假帳號),圍著他來放大所有不滿與對立衝突,這樣的爭端還隸屬言論自由的範疇嗎?

謊言講一百次、一萬次、十萬次、百萬次、千萬次,會不會就能夠得以成真?也許作者運用希臘文「木頭」與「森林」的意思,是指運用電腦資訊工具來創造一整片謊言與假資訊的森林?

「煮者」是另外一個分享著韓國瑜系列影片的YouTube頻道名稱,也是「木頭與森林」這個頻道的自動推薦內容。查詢「煮者」的「關於」頁面,你會看到作者所在位置是「美國」,同時有著奇特的簡介:

「南加州的秋天,西風挾著落葉,一片肅殺之聲,像極了台灣的選舉。」

使用「肅殺」這樣的語言,是在感慨這次進行中無聲的「假新聞」戰爭的真實面貌嗎?我們不知道無論「ξύλου Δάσος」或者「煮者」這樣的頻道,他們是否收費進行這種內容服務?他們的金主是誰?除了這個帳號外,還有多少個這樣的影音頻道帳號介入台灣的選舉?而這些構築成什麼樣的平台?

如果繼續從搜尋引擎挖掘下去,你還會發現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先生的影片出現在lbn.su(21)、vilook.com(40)與vworde.ru、AmiraPress這些地方。

這些網站有的是內容農場,有的是知名影音服務的山寨網站;在其中兩個以俄語為主的網路服務頁面中看到這些影片時,你甚至還沒有辦法搜尋:因為你不知道他們的系統能否處理中文字元。這些特定的內容農場與山寨影音網站,又在謊言的生態系統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使用臉書,卻不知道自己帳號的動態消息牆上,系統用著什麼樣的演算法;看著YouTube推薦的影片,一下子就看完所有的「蜂蜜檸檬」,但是卻對怎麼挑選出來、推薦給你的「下一部」影片渾然不知。

往下滑永遠滑不完的內容,往上一頂就會自動重新reload頁面內容,就像電動機台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中reload子彈的英勇主角。你不僅看不見後面的推薦演算法,也深陷在目標讓你上癮、永恆更新的遊戲設計中。

《鏡週刊》前一陣子做了報導,譯介了英國《衛報》針對法國離職YouTube推薦演算法工程師的計畫網站:algotransparency.org,幫助使用者揭開網路影音平台業者推薦演算法的運算過程。

Google的前設計倫理實踐者崔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目前是人性科技中心的共同創辦者,反省並且撰寫文章揭露科技如何利用心理與人性的弱點讓人上癮、無法自拔。要是這些科技不只讓人們的使用習慣上癮,還創造了社會對立與衝突,那會是什麼樣的場景呢?

烏克蘭記者盧斯蘭.德尼欽科(Ruslan Deynychenko)努力揭露俄國的新聞頻道如何系統性地創造了不存在的混亂與衝突,製造克里米亞俄語民眾的恐慌,最終導致了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戰爭。

美國PBS公共電視製作專題報導,臉書被菲律賓的記者、柬埔寨企業家認為流通的假帳號、假新聞創造了生命威脅、種族衝突,而且多年來拒絕採取任何行動阻止社會崩解;聯合國緬甸的特別紀錄工作者認為,臉書如今已經變成一個野獸,需要對導致的種族清洗負責。傳統媒體與新媒體在今日很容易以光速、我們還沒有意識到的狀況下,瞬間轉變成洗腦工具。

從社會的現象回頭檢視這些社交媒體的迷霧森林,倘若還有時間與機會彼此合作,也許在下一次「木頭與森林」頻道釋放出更煽動、對立衝突的訊息之前,我們有機會放下對立,彼此攜手走出來看見藍天。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