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是企業數位轉型的催化劑?還是檢測劑?

2020.05.13 by
戴松志
戴松志 查看更多文章

畢業於紐約大學電腦科學碩士,現任遠東國際商業銀行數位金融事業群副總經理,同時為遠智證券董事、遠寶金融科技董事、遠鑫電子票證監察人。專長為問題分析與決策、專案管理、流程改造、目標選才。

新冠肺炎是企業數位轉型的催化劑?還是檢測劑?
GaudiLab via shutterstock
新冠肺炎突如其來的衝擊,對企業來說就像是一場數位轉型的成果驗收,也促使長期將數位化「擱置在一旁」的公司,不得不加緊變革的腳步。

COVID-19疫情全球蔓延,近期網路上流傳個笑話:Who led the digital transformation of your company?(A)CEO(B)CTO(C)COVID-19,是誰成功推動企業數位轉型?答案不是CEO也非CTO,而是COVID-19推動了企業數位轉型。

推薦閱讀:後疫情時代政府、產業界該做什麼?彭双浪拋4大建言

數位轉型的內部挑戰:是Star還是Question Mark?

這聽來像是笑話,卻點出了企業在數位轉型過程中所面臨的困境。為什麼連CEO都無法推動企業數位轉型呢?企業在推動數位轉型過程時,會面臨3個內部挑戰

  1. 質疑:「我們需要改變現況嗎?數位轉型真的有幫助嗎?」
  2. 抗拒:「數位通路影響原來的實體通路營收,導致實體通路營收下降,我們還要繼續做嗎?」
  3. 資源分配:「我部門是獲利單位,當然要分配多的資源,數位通路還沒賺錢,當然要省一點。」

企業在推動數位轉型時,CEO期望數位部門定位在BCG Matrix(波士頓矩陣)中的STAR為新興成長事業,預期會有成長的空間並可能是未來的Cash Cow(搖錢樹)。但此時大部分企業會面臨內部對數位轉型的質疑,有些人質疑數位轉型的成效,認為它該定位在Question Mark,因為雖然投入了大量資金,卻無法確定它的獲利模式。有些人甚至開始抗拒、懷疑組織現況是否真的需要改變?

若要變革,又該怎麼做好資源配置?究竟數位轉型是Star還是Question Mark?

戴松志(Simon Tai)提供

資源配置的重要性:誰才是未來的Cash Cow?

以這次COVID-19歐洲的疫情來說,義大利是最嚴重國家之一,當初歐債危機暴發時,歐盟要求義大利政府刪減預算,當下義大利不認為醫療及公衛資源投入是重要的,因而在10年內砍了約370億的醫療經費。不料,遇到COVID-19疫情爆發,義大利醫療體系遭受重大衝擊,醫療資源嚴重匱乏,醫療人員、床位嚴重不足,需住院治療的病例無法立即得到照料,以致死亡率居高不下。資源因為沒有得到相對合理的配置,導致國家的未來發展、經濟效益受到嚴重阻礙,牽涉層面深廣足以摧毀整個體系。

資源配置的重大影響,在實體通路發展成電子商務的數位轉型過程也清楚可見。以美國來說,從前實體通路強大,像是有125年歷史、700家分店的美國連鎖百貨龍頭「SEARS」、擁有約9,000間實體出租店的「BLOCKBUSTER」,及最大零售連鎖書店「Barnes & Noble」。相信這些企業都有經過數位轉型的過程,但他們在面臨質疑、抗拒及資源分配的挑戰時,在企業微觀的視野中實體通路必是站在勝利的一方,此舉,將導致企業在宏觀視野中變成被淘汰的一方。

推薦閱讀:金融業的數位轉型!永豐金如何攜手微軟,讓員工超愛WFH

實體通路在當時被定位為Cash Cow,因此得到了較多的資源配置,但時間的洪流證明了未來是「新零售」的時代,這些實體通路已被淹沒在數位浪潮中,缺乏數位競爭力的企業勢必將被加速淘汰。

數位轉型是一條寂寞且漫長的路,它是企業全面的基礎建設,不是特效藥也不會立即展現成效,與其說COVID-19是數位轉型的催化劑,不如說它是「檢測劑」,檢測企業的數位轉型做得是否夠紮實。 企業數位轉型的建設工程做得堅實,就好像金庸武俠中的張無忌修練成九陽神功,擁有深厚內功。當機會來臨時不但能抓住機會更能主動創造機會,一次又一次地趕上潮頭,在風口聞風起舞。

數位轉型是從無到有、從有到好、從好到極致的進程,懷抱鍥而不捨、巔覆重建、精益求精的奮鬥精神,才能持續勇闖數位武林,將疫情危機化為轉機。

責任編輯:陳建鈞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