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瑞珍香港山寨版惹食安問題,老董告白:我很重視家族,但得在我這一代了結

2020.06.04 by
食力
食力 查看更多文章

創立於2015年10月1日的獨立媒體,關注飲食連結人的生活,以及對社會影響力。以食為本,探究飲食與知識、文化、商業、科技以及教育的種種牽動力,旨在提供讀者完整全面的產業報導,讓關注食事的閱聽眾,開啟食域新觀點。

洪瑞珍香港山寨版惹食安問題,老董告白:我很重視家族,但得在我這一代了結
食力
知名三明治「洪瑞珍」主要由洪氏家族經營,但卻有一名家族成員在未經授權同意下,以洪家二代的名義在香港展店,近日在香港引發嚴重的食物中毒事件。

談起知名三明治「洪瑞珍」的仿冒品牌「洪家手作三明治」,洪瑞珍董事長洪峻聲眉頭深鎖、嘆了一口氣,「她(堂妹洪毓姍)說要開店時,我一時心軟覺得都是家族自己人,就同意讓她開一家。」

沒想到白紙黑字不算數,洪毓姍不顧「不能私自展店」的契約條件,「洪家手作三明治」2017年創立後,就開始打著「洪瑞珍二代」的名號大舉展店,短短兩年間開出台灣15家、香港20家分店,甚至還跑到中國洽談合作。如今在香港引發嚴重的食物中毒事件,香港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表示截至2020年5月25日下午4時,共有93人疑似吃了「洪家手作三明治」的產品而身體不適送醫。這回馬槍影響到台灣正牌的聲譽,讓鮮少面對媒體談論家族事的洪峻聲只好跳出來澄清。

洪瑞珍創辦人並不叫「洪瑞珍」

「洪瑞珍是品牌名、不是人名。」洪峻聲一坐下就表示,很多人以為這是創始人的人名,但其實只是「創始店名」,由洪峻聲的父親洪宜杉1947年創立於彰化北斗,「我是唯一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過的人,創始店在北斗,我現在也還住在北斗。」

從小就看著父執輩經營糕餅店、總會從旁幫忙的洪峻聲如此表示,「我阿嬤是家族的大家長,當初排行老五的父親做傳統糕餅業很辛苦,阿嬤希望兄長能夠回來幫忙一起做,才有了這麼多家族成員投入,但是招牌三明治的技術,都是在我父親身上。」因此,洪峻聲才是「洪瑞珍餅店」正宗的第二代傳人,也是「洪瑞珍」商標所有權的真正擁有者。

食力

延伸閱讀:70年老店洪瑞珍挺進韓國變潮牌,單日狂銷15萬份,怎麼做到的?

全台27家「洪瑞珍」皆由洪氏家族經營

因為阿嬤的一聲令下,第一代兄弟情一起攜手打拚出「洪瑞珍」產品的好名聲,但事業慢慢壯大後,近年開始有家族成員希望能夠加入經營行列。洪峻聲念在家族情感而開放讓家族成員們以「洪瑞珍」的名號各自開店,也把產品技術傳授出去,如今全台已有27家門市。

食力

念在家族情感而授權親戚開設,反而讓有心人介入

若把這27家門市都說是「洪瑞珍二代」,以廣義來說,倒也沒錯,只是原本念及家族情感、讓大家共享品牌,如今反倒成了商業競爭的手段,讓沒有經過正宗的技術傳承、也沒有經過正式授權的堂妹洪毓姍,開了沒有品質保障的「洪家手作三明治」,其香港分店更惹出如此大的食安風波。

「她本身是護理人員,丈夫為職業軍人,都沒有食品製造背景,欠了很多錢,親戚都被她借過錢。」洪峻聲無奈地說,原本就是念在親情、也想幫助她,所以當初洪毓姍沒有經過他同意就開店,他才同意讓她可以開一家。「但我被騙了,感覺她背後有人在贊助資金展店,目的是先讓她取得可以開店的第一步授權。」對於洪毓姍夫妻明明欠錢,卻可以在兩年內開出國內外35家門市,直言覺得可能有內情。

香港冒牌店罔顧新鮮製作規範,還賣台灣3倍價格!

曾有香港蘋果日報記者實際試吃香港「洪家手作三明治」的三明治,認為味道、口感與他在台灣吃過的「洪瑞珍」都有些微差別,麵包比較乾、醬料花生醬味道太重、蓋過了中間夾心的奶油蛋奶香。

此外,對於採用大量雞蛋製作、一個售價35元的經典三明治商品,最怕不新鮮,「當她在香港開店後,我們就有派人去看,一看就知道『完了,總有一天會出事!』」洪峻聲搖頭,「一個賣到港幣22元(約台幣85元),又因為想要賣多而大量製作。也可能會因為想要賣光,而延長了上架銷售的時間。」

簡單的三明治卻造成近百人食物中毒!冒牌打壞本店名聲

此次香港食物中毒事件,受害民眾年齡介於1至64歲。香港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指出,在食用三明治的2~30小時之後,先後出現腹痛、嘔吐、腹瀉和發燒狀況,其中有一名民眾的糞便樣本,呈沙門氏菌陽性反應,推測可能是因為三明治擺放於室溫數小時所致。

「因為三明治無論是麵包或抹醬,都用到大量雞蛋,為了保障食品安全,我們處理原料的技術非常重要!」洪峻聲強調這看起來很簡單的三明治,要做到大量販售,對於原料和製程都有很高的要求,「洪家手作三明治」沒有經過技術傳承、僅憑自己摸索,卻又大量授權到香港展店,如今出了這麼嚴重的食安事件,也嚴重影響到本店「洪瑞珍」的名聲。

個性低調也惜情,為了捍衛家族和品牌而硬起來!

第一次召開記者會就要澄清如此複雜的品牌糾紛,洪峻聲明顯有點緊張,「其實家族很支持我,我也覺得我應該要為了大家站出來。」

食力

洪峻聲在2019年10月就已經對「洪家手作三明治」提出侵權告訴,已經獲得智慧財產法院裁定,洪家手作需立即移除任何有關洪瑞珍相同或相似的商標。但是香港市場部分,雖已向港方提出告訴,但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訴訟進度延宕,「我也很著急,希望香港那邊能夠趕快解決」洪峻聲說。

對於要與堂妹對簿公堂,洪峻聲無奈地說,「我很重視家族團結,但這件事情得在我這一代了結。」他擔心要是不早日把這個品牌糾紛解決掉,恐怕未來到了第三代接班會有更多麻煩。

國內不開放加盟、海外積極展店

創立73年來,全台27家門市都由家族經營、沒有明確的加盟管理制度,「洪瑞珍」的經營策略明顯保守,洪峻聲坦言,以前開放家族成員開店、使用洪瑞珍商標,是基於家族情感,比較沒有特別約束和規範,2018年後才正式把家族店都召回、簽訂正式的商標授權合約。

「很多人在問,但是在台灣,我還是不開放加盟。」為了大家族的共生共榮,擔心若開放外部加盟會影響原本家族門市的生意,洪峻聲感性地說,「我不能只讓自己好。」

因此在國內,洪瑞珍開始用新店型來轉型、建立中央工廠強化生產製程,並且採用冷鏈物流、冷藏銷售的方式來提昇食品安全,此外,也希望其他家族成員看到示範店後,能從「前店後廠、手工製作、常溫販售」的方式,也跟著慢慢轉型。

但對於海外展店,洪峻聲則變得積極,2018年前進韓國市場,如今已經開出300多間店,2020年下半年也將在香港正式展店,東南亞和中國也有人來談。談到未來,洪峻聲笑了開來、表情明顯變得開朗,「我想讓海外華人、外國人也能吃到傳統台灣味!」看到韓國分店研發出「年糕口味三明治」的在地創意,他也覺得非常新鮮有趣。

「所以我真的要趕快解決仿冒品牌的問題!」洪峻聲再次強調,為了家族傳承與品牌商譽,也為了消費者的權益,他要讓大家知道:「洪瑞珍」只有一個,無可取代。

責任編輯:林芳如

本文授權轉載自:食力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