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der社交平台化!實名制後將推視訊服務,交友巨頭為何變了?

2020.06.18 by
陳君毅
Tinder社交平台化!實名制後將推視訊服務,交友巨頭為何變了?
shutterstock
未來在交友軟體Tinder上,除了「左滑右滑」之外,將推出一系列新功能,朝向社交平台發展。

成立於2012年的Tinder,幾乎已經成為「線上交友」的代名詞。不過,時至今日8年的發展時間,也讓這家交友巨頭萌生了不一樣的想法,不願只做交友媒合,而要進一步成為社交平台。

在針對亞太區媒體的說明會上,《數位時代》也獨家受邀,與Tinder執行長艾力・賽德曼(Elie Seidman)對談,進一步理解他口中所說的「Tinder的第二浪潮」,以及在新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後交友領域發生的變化。

Tinder全球執行長艾力賽德曼(Elie Seidman)
Tinder

三大驅動Tinder轉型的趨勢

「過去8年的時間,很多事情都改變了,包含我們自己。Tinder從一家用洛杉磯思維看世界的公司,變成要用全球、更宏觀的角度來看整個世界。」艾力・賽德曼說。

2012年Tinder成立,標誌性的「左滑、右滑」很快地在全球刮起一陣旋風,截至目前已創造超過3.4億次下載,根據研調機構App Annie調查,Tinder是非遊戲類App中收入最高的軟體,2019年營收達11.5億美元(約新台幣345億元)。

截至今日發展8年的時間,也讓Tinder出現大策略方向上的質變。

轉變的原因,來自Z世代(泛指約1995~2005年出生的人)對於交友、社交、連結(connection)觀念上的典範轉移,而Z世代已是Tinder最主力的用戶群。

「Z世代的使用者跟上一代很不同,Z世代從小就非常習慣用訊息、視訊來交流,這些人開始登陸Tinder。」艾力・賽德曼說,他也分享Tinder所觀察到的三大轉變趨勢。

趨勢一:現實與虛擬界限的模糊

「線上約會就是約會,就像是在疫情間開線上會議,我們不會強調要開一個『虛擬』會議,我們就只是在開會。」艾力・賽德曼說,「虛擬、數位跟真實已經變成同一件事情。」

同樣的,約會也不再有實體約會跟線上約會明確分別,對年輕世代來說,約會就是約會。艾力・賽德曼強調:「並不是說實體世界會被取代,只是線下與線上不再像以前這麼不同。」

趨勢二:透過視訊,也能產生連結

對於Z世代、玩家(Gamer)來說,從小就非常習慣開視訊,用視訊就能產生連結對他們來說是正常不過的事,「但對我們很多人來說,也許是在疫情中我們才理解這些事情。」

趨勢三:社交(socializing)也能在線上發生

過去的Tinder使用者習慣「先滑」再「到實體世界進一步互動社交」。但社交現在透過線上的方式也能完成,像是《動物森友會》、《要塞英雄》都是很好的例子,在線上就能hang out(一起打發時間)已經不再是一個全新的概念。

綜合上述的三大趨勢,艾力・賽德曼分享Tinder的「第二浪潮」,「過去Tinder是聚集一群想認識新朋友的社群。現在,大家來到Tinder,不只能認識新朋友,還能真正的連結、社交,甚至在線上hang out。」

不再只是交友App,Tinder要成為社交平台

透過艾力・賽德曼的所述,也不難理解Tinder未來將不再只是一個交友App,目標是成為一個社交平台,這個概念艾力・賽德曼也不斷重複:「從交友到社交(From Swiping to Socializing)」。

而Tinder一系列的功能改變也都是朝這個方向前進,最重要的就是「一對一視訊功能」,儘管沒有明確的推出時間,但已經是Tinder確定會在未來新增的功能。有了視訊,就能在Tinder上達成「更深度」的社交。

Tinder正式向台灣會員推出「照片驗證」功能,只要照著指示自拍,通過辨識後即可獲得保證是本人的「藍勾勾」。
Tinder

以及「照片驗證」的功能,透過自拍照與Tinder的臉部辨識技術,就能獲得身份證明的藍勾勾,同樣也是為了加強社交性,畢竟要進行更深度的社交,能確保對方是照片上的人就變得至關重要。

延伸閱讀:交友軟體也推「實名制」,Tinder這招能反制假帳號嗎?

還有Tinder於2019年推出的互動式影集《Swipe Night》,讓使用者以左右滑動的方式,在一系列兩難問題中做出選擇,每個選擇結果都將影響劇情走向。Tinder會為用戶推薦與他做出相似選擇的人,作為新的配對機制。

在未來可以期待更多如《Swipe Night》在Tinder上能做的事情,真正達成可以在Tinder上hang out。

當Tinder不再單純

過去Tinder靠著單純的交友媒合,販售VIP解鎖更多的功能,就能創下10億美元以上的營收,在未來開啟更多的功能,甚至真的成為社交平台,會發生什麼事情?

第一最直覺的即是使用者留存時間的延長,Tinder將成為Netflix、《要塞英雄》、TikTok等人的競爭對手,必須競逐使用者一天內有限的注意力與時間。但只要能拉高留存時間,便有機會發展出新的商業模式,向使用者索取更多不同的費用,或是廣告費用。

第二則是將有更多功能釋出,要達成真正在Tinder上社交,必須有更多的事情可做,Tinder也會有更多的功能讓使用者能「黏」在上面,娛樂化的功能發展在所難免。

第三,簡單、直覺一直是Tinder的優勢,變成社交平台將會讓核心變得更加複雜,很難說是好事還是壞事,Facebook、Instagram的功能也都越變越多,但也抓到越來越多的使用者,但偏離「左滑、右滑」之外,Tinder的複雜化可能會趕跑一些原有使用者。

第四,Tinder匿名性與走向社交間的矛盾。Tinder畢竟屬於可以匿名使用的App,但社交伴隨著大量的自我揭露與更深度的互相理解,習慣匿名使用、低調不揭露自我的Tinder的使用者,對於社交化不一定買單。

但不管如何,走向社交平台已經是Tinder必然的策略方向,可以期待的是脫離「左滑、右滑」,不再單純的Tinder,到底會變成什麼樣的存在?

責任編輯:陳映璇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