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賈伯斯嗤之以鼻的觸控筆,為何變成蘋果力推的生產工具?

2020.07.21 by
鈦媒體
鈦媒體 查看更多文章

鈦媒體致力於打造最專業的商業與科技領域資訊原創平台,挖掘創新背後潛在的商業價值與未來趨勢;支持創業與投融資服務。

曾被賈伯斯嗤之以鼻的觸控筆,為何變成蘋果力推的生產工具?
pexels
近年蘋果對於觸控筆十分重視,還為此申請專利,不過這與賈伯斯的理念背道而馳,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蘋果做出轉變?

近日,美國專利商標局公佈了一項關於Apple Pencil的專利申請文件。蘋果給Apple Pencil配置了顏色感測器,可以達到從現實世界中對顏色進行採樣用於數位創作的效果,可用於繪畫,編輯等場景。

其實近兩年,蘋果關於Apple Pencil的專利已有好幾項,可見蘋果對觸控筆格外上心。但是賈伯斯曾對觸控筆表示過極度的嫌棄,而今蘋果重視觸控筆,甚至以其作為創新突破口的做法會否與賈伯斯的思路背道而馳?又是哪些原因導致了蘋果的這種轉變?

shutterstock

其實從蘋果以及其他巨頭對觸控筆的種種動作中,可以感覺到如今的觸控筆已非簡單的配件,隨著許多技術和場景的改變,觸控筆的功能和意義也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以至於成為不可或缺的生產工具,並且隨著科技的變革與巨頭們的創新,觸控筆在未來還有更多的可能性可供挖掘。

從「雞肋」到創新突破口,蘋果為何對觸控筆態度大轉彎?

此次曝光的專利中,Apple Pencil配備了多個光電探測器,它們能夠測量不同顏色的通道光,這樣一來就可以實現對現實世界物體顏色的檢測和採樣。此外,該專利還配備了照明燈,能夠使光電探測器確定顏色時更為準確。借助此種技術,Apple Pencil的用戶可以將從現實世界中提取到的顏色放入繪圖程式的調色板中,再用畫筆「蘸取」所需的顏色。

其實除了這次的專利,蘋果近兩年沒少在Apple Pencil的創新方面花心思。

去年10月,美國專利商標局公佈了蘋果名為「Stylus with Display」的專利。在Apple Pencil的筆尖和筆體間增加了能夠指示色彩的柔性OLED顯示螢幕,為用戶提供顏色提醒。

今年2月,蘋果又被曝光了一項關於Apple Pencil可實現觸覺回饋與讀取用戶抓握力度的專利。其中涉及到一種連接到用戶握持區域的壓電裝置,使得Apple Pencil可回饋用戶握住觸控筆方式的變化,幫助系統確定用戶如何握住手寫筆,從而更好地確定要變形的區域,進行觸覺訊息傳遞而不會干擾筆觸的運動。

今年6月,蘋果又被曝光在申請關於Apple Pencil的新專利。專利內容是用Apple Pencil模擬在紙上的觸感,也就是讓Apple Pencil的觸覺回饋擁有渲染紋理的感覺,希望可以達到一種讓用戶在真實的紙上寫字的感覺。

蘋果如此努力地對Apple Pencil進行完善和創新,不禁讓人想起了賈伯斯在數年之前對Apple Pencil「深惡痛絕」的態度。賈伯斯曾說「Who wants a stylus?(誰會想要一支手寫筆?)」,因為賈伯斯認為,人的手指頭就是最好的互動工具,而手寫筆不屬於多點觸控時代。

但庫克「違背」了賈伯斯的意志,對Apple Pencil愈加重視,然而庫克卻認為賈伯斯會理解他。早在2016年,庫克就曾表示:「如果史蒂夫看到用戶可以用Apple Pencil來做些什麼,我想他一定是讚同的」。

Reuters Connect

其實賈伯斯與庫克的觀點都符合他們當時所處的環境。賈伯斯當年對觸控筆充滿鄙夷,是因為觸控筆屬實是「雞肋」。眾所周知,蘋果產品沒出來之前,手機大都是電阻螢幕,螢幕和UI元素都很小,主要用按鍵操控,當年的觸控筆也很小,拿著它去點螢幕一點都不方便,觸感不靈敏,而且手寫出來的字也是一塌糊塗。

所以也不怪賈伯斯對觸控筆嗤之以鼻,這種設計在當年,噱頭的成分比實用更多。當年要是哪款手機有觸控筆,聽上去貌似很高階,結果最後往往會發現還不如用按鍵來得快。對於追求極簡和極致的賈伯斯而言,自然是無法容忍,況且那時手指觸控才是公認的跨時代的互動操作,如果可以用手指操控就沒必要用一支不靈敏的觸控筆。

後來蘋果引領了手機行業潮流多年,一直走在時代前端,直到賈伯斯離去庫克接手,風格不同的兩人讓蘋果在外界眼中也有了不同的氣質。但庫克對觸控筆的執著,也依然符合他當時所處的環境。那麼Apple Pencil如今成為蘋果創新的突破口,蘋果又是考慮了哪些方面的因素才做出了這個決定呢?

蘋果想要打破局限性

時移世易,時代早不是賈伯斯當年的時代,我們對智慧終端裝置的定義也不只停留在打電話那麼簡單。隨著螢幕尺寸的拓寬,智慧終端裝置的使用場景也在逐漸拓展。與當年的小螢幕相比,如今的全螢幕手機和平板電腦可供觸控筆發揮的空間更加廣闊,加之觸控精度、螢幕刷新率與使用體驗的不斷提升,現在恐怕越來越多的人都想擁有一支觸控筆。

蘋果想要增強便攜性

如今行動辦公市場和數位教育市場逐漸擴大,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使用手機和平板進行工作和學習。雖然蘋果也有推出過無線鍵盤、無線滑鼠等產品,但與觸控筆相比攜帶並不方便。蘋果抓住這種需求的變化,以對觸控筆的不斷創新去適應用戶的需求,不失為一種明智的做法。

蘋果想要實現多樣性

在如今的行動裝置終端,各種功能五花八門,學習、辦公、娛樂、繪畫,而用手指進行互動操作已經完全沒問題,但想想用手在大螢幕裝置上寫字或繪畫看上去有一點和小孩子塗鴉一樣的感覺。此時如果能有一支極具創新元素的觸控筆,就會顯得特別酷炫,實際操作起來也更加方便,對於不同場景下的用戶體驗也能起到提升的作用。

其實蘋果想要透過觸控筆實現的這些點,也是其他廠商想要實現的。因此可以看到近年來科技巨頭都在觸控筆方面發力,力求可以實現創新。

不只是生產工具,觸控筆被科技巨頭賦予更多想像空間

當然,今天的觸控筆已經不是一根筆那麼簡單,除蘋果在專利方面的創新之外,其他巨頭近年來也在觸控筆方面有著頻繁的動作,並且想要透過觸控筆實現更多功能和應用場景。

例如三星在Note 9的觸控筆「S Pen」中增加了微型電容和低功耗藍牙模組,用戶可以將其當作相機快門或是控制音樂播放的按鍵。而且S Pen支持手寫註釋、翻譯、文字識別、熄螢幕快寫、遙控解鎖等功能。如此豐富的功能和應用場景,遠不是一支傳統意義上的觸控筆可以比擬的。

微軟的Surface Pen則可以讓用戶透過頂部的按鈕快速開啟OneNote進行草圖的勾畫,或是喚醒語音助手,還可以用它寫程式碼,做筆記,寫專案,做PPT,玩輕遊戲等等。還可進行無線充電,並且具備色彩感知功能,能夠感知識別物體的顏色並將這些顏色的資訊無線傳輸給運算裝置。

華為去年發布的M-Pencil則採用了全新的一體六棱設計,擁有4096級壓感,以及低至20ms的超低時延,跟手性相當靈敏,還支持側鋒傾斜書寫。在與平板連接成功之後,可以體驗「熄螢幕速記」的功能,支持文字書寫、塗鴉作畫等功能,配合華為平板上的各種軟體使用效果更佳。

Shutterstock

可以看到,如今的觸控筆功能一點都不簡單。而仔細觀察會發現,巨頭們命名自己的觸控筆產品時大都不使用stylus(手寫筆)作為後綴,而是使用「Pen」、「Pencil」。在以往,觸控筆存在的意義就是輔助人機互動,但是蘋果設計總裁喬尼·艾夫(Jony Ive)曾表示,Apple Pencil出現的意義只是為了創作,而操作互動界面的基礎仍是手指,兩者的目標截然不同。

按照艾夫的說法,Apple Pencil如果僅僅用於繪畫、做標記與草圖設計,肯定比手指的體驗要好。所以蘋果選擇「Pencil」一詞,就是因為這個詞能讓人聯想到傳統的鉛筆,而非一個「科技產品」。許多設計師、畫家、作家都被這樣的產品所吸引,並且透過這種產品獲得了更多靈感,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而其他巨頭的觸控筆產品也多是以這樣的標準命名。也許大家的想法都是如此,想要將手指互動與觸控筆的功能加以區分,讓用戶更多地感受到觸控筆的新穎和差異之處。隨著螢幕顯示技術的進步,觸控筆的功能價值也隨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互動方式上更為多樣,並且更能夠滿足細分需求,故而逐漸成為必要的生產工具。

可見看似「雞肋」的觸控筆實則暗藏著大乾坤,尤其是在當今時代,觸控筆更是科技巨頭們的「寵兒」。未來,觸控筆還將有更為廣泛的應用方向。

例如蘋果在專利文件中暗示顏色感測器還可以用於其他目的,例如校準顯示器,校準打印機,識別家庭專案的油漆顏色以及進行與健康相關的測量等。也就是說,這些針對觸控筆鑽研出的技術成果以後也可以應用到其他領域,這對於廠商實現產品的差異化也大有裨益。

觸控筆發展到今天,能夠實現的已然不僅僅是觸控,而是作為一個包含盡可能多的功能的互動工具。從雞肋到必要的生產工具,觸控筆已走過十餘年,而這種變化本質上是智慧終端的改變與技術的不斷提升形成的,未來這種改變與提升會繼續,並且速度會更快,所以觸控筆的可能性也會更加廣泛,因而觸控筆的發展前景同樣值得期待。

責任編輯:林芳如

本文授權轉載自:鈦媒體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