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車大佬竊取Google萬份機密文件,服刑18個月!反告Uber求償1200億

2020.08.10 by
PingWest
PingWest 查看更多文章

宣導「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與你有關」,開始構建科技創新實踐者與消費者的共用社區,成為科技融入生活與消費方式的創新實驗室。

無人車大佬竊取Google萬份機密文件,服刑18個月!反告Uber求償1200億
Google官網
上週,安東尼·勒萬多斯基被美國法院以竊取Google商業機密為由,判處18個月徒刑,不過他卻認為Uber沒有盡到僱傭合約中的義務,將該公司告上法院。

原Google無人車團隊創辦成員、原Uber無人駕駛技術高階主管,矽谷無人車大佬安東尼·勒萬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終於因為其罪行得到了處罰。

美國加州北區地方法院在當地時間5日下達判決,勒萬多斯基犯下一項盜竊Google商業機密的罪行,將被判處18個月監禁,繳納9.5萬美元(約新台幣279.2萬元)罰款,並賠償原Google無人車業務新成立的Waymo公司75.6萬美元(約新台幣2,222萬元)。

考慮到新冠疫情肆虐美國,勒萬多斯基將在疫情緩和後前往監獄報到,開始18個月的刑期。法庭允許他先在家監禁。

在判決書中,法官表示,「在家監禁就等於給未來每一個優秀的、想要偷竊商業機密的工程師開了綠燈,監獄才是正解。」

去年8月,公訴方共以33項項罪名起訴勒萬多斯基,建議法庭判決監禁27個月。被告方則希望達成辯訴交易(plea deal),繳納一筆罰金,在家監禁12個月,外加200小時社區服務,作為處罰。

今年三月,勒萬多斯基和地方檢察官達成了辯訴交易,對其中一項偷竊指控認罪。 在此項罪名中,他被指控偷竊了原Google無人車團隊一份名為「Chauffeur Weekly Update」的文件,其中包含團隊的季度目標、每週指標、關鍵任務和結果、團隊列出的重大技術挑戰,以及一些相關的筆記。

pixabay

-延伸閱讀:偷走特斯拉商業機密纏訟1年,自動駕駛新創Zoox揪4共犯達成和解

勒萬多斯基法庭上表示,「過去三年半讓我更清楚地認識到我都做了些什麼。我希望藉此機會向Google的老同事們道歉,我背叛了他們的信任,也向我的家人道歉,他們持續在為我的行為付出代價。」

地方檢察官卡特琳·沃茲尼亞克(Katherine Wawrzyniak)表示,「勒萬多斯基的錯誤在於偷竊這些文件,令眾多Google同事在無人車安全上的重要貢獻付之一炬。如果有人像他一樣聰明、事業至上,卻認為這些可以開脫自己的罪行,那他可大錯特錯了。」

Waymo接受科技媒體《TechCrunch》採訪時表示,勒萬多斯基偷竊商業機密已對公司造成了嚴重的擾亂和損失,是徹底的背叛行為,如果未及時發現的畫,可能造成更巨大的損失,「法庭此次的判決,在保護尖端科技研發的商業機密法律的層面上,是一次巨大的勝利。」

勒萬多斯基創業史

作為創辦成員,勒萬多斯基通常被認為是Google無人車團隊的二號或者三號人物,另兩人分別為塞巴斯蒂安·特朗(Sebastian Thrun)和克里斯·厄姆森(Chris Urmson)。

從左到右:勒萬多斯基、特朗、厄姆森
PingWest

2004年,美國國防部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舉辦了自動駕駛挑戰賽,被認為是自動駕駛技術發展的開端,而勒萬多斯基和他在UC柏克萊的同學組成了「Blue Team」參加了挑戰賽。

雖然鎩羽而歸,但Blue Team開發的自動駕駛+自平衡摩托車「靈魂戰車」(Ghostrider)表現太搶眼,他們的團隊,特別是勒萬多斯基本人,收到了大量關注和贊助。

在DARPA挑戰賽上,Velodyne公司的老闆戴維·霍爾(Dave Hall)和勒萬多斯基是競爭對手。2007年DARPA舉辦另一次無人駕駛挑戰賽時,霍爾找來了勒萬多斯基,讓他來推銷公司新開發的激光雷達給各個參賽隊伍。最終六支完成挑戰賽的隊伍,有五支是Velodyne的客戶。

其中一支就由特朗率隊,而且勒萬多斯基也在這支隊伍裡。後來特朗把他招進了公司一起做Google無人車(當時還在Google X實驗室旗下,內部名稱叫做Projecet Chauffeur),並讓他負責硬體部分。

明眼人可能看出來了:勒萬多斯基在2007年比賽裡,又當供應商又自己參賽,這樣的做法難道不會有利益衝突嗎?

其實勒萬多斯基在之後的無人車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類似的事情。在Google上班的同時,他自己還私下辦了好幾家公司做自動駕駛和機器人相關的生意,和Google形成了利益衝突。這些公司其中一家名為510 Systems,勒萬多斯基還透過暗箱操作,居然讓其成為了Google無人車的供應商。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當時的Google對此並沒有太多怨言,可能是因為被勒萬多斯基的才能所打動,太想保住他。勒萬多斯基在2019年接受《連線》雜誌採訪時還曾經表示,自己私下開公司的事情是公司裡「公開的秘密」。

後來勒萬多斯基在團隊裡爭權奪利,結果不僅沒能成為Google無人車業務的最高領導,連硬體團隊也大權旁落。不過,他在財務上也完全沒虧著,510 Systems和另一家他創立的公司,以2,000萬美元(約新台幣5.8億元)的價格一起被Google收購,勒萬多斯基正式獲得了屬於他的「fuck you money」。

Google在2015年進行了拆分重組,很多原Google X實驗室下設的尖端科研專案都成立了獨立的公司。無人車反而是最後一個公司化的專案(直到2016年底才拆分成立Waymo),導致很多團隊關鍵成員拿著即便在矽谷都高得出奇的薪資,卻沒有被給予像其它同事那樣「再創業」的激情。那段時間裡,很多關鍵成員都選擇了離職。

其中就有勒萬多斯基,此時正值Uber大力投入自動駕駛科研的時期,自然也找上了他。根據後來法庭公開的文書,2015年初,他從Google拷貝了超過1.4萬份文件,然後提交了辭職信,此前,他在Google無人車專案上總共的薪資和獎金已經達到了1.27億美元(約新台幣37.3億元)。

當年五月,勒萬多斯基創辦了另一家新公司—卡車自動駕駛的Otto。當年八月,Uber宣布收購了除了激光雷達之外當時幾乎沒有任何可以展示的技術和產品的Otto,價格達6.8億美元(約新台幣200億元,這筆收購實際上在勒萬多斯基還未從Google離職的時候就在談了)。

這段時間的勒萬多斯基簡直登上人生巔峰,除了成為Uber新技術部門的工程副總裁,還創辦了一個人工智慧神教「Way of the Future」,創教宗旨是「創造並推廣基於人工智慧的神格實現,透過理解和禮拜這一神格為改善社會做出貢獻」

PingWest

不過Waymo也不是吃素的,發現了勒萬多斯基拷貝文件之後,2017年向他和Uber發起了兩起訴訟,鐵證如山,勒萬多斯基沒有辦法,只能「take the fifth」(指援引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做出任何回答,以免在宣誓不作假的前提下被迫提交不利於自己的證詞)。

Uber先是「卸磨殺驢」,在2017年5月解雇了勒萬多斯基後,在2018年和Google達成了和解,除了向Google支付了0.34%的股權作為賠償之外,還承諾不會繼續採用勒萬多斯基從Google偷走的技術。而Google起訴勒萬多斯基本人的案件,金額高達1.79億美元(約新台幣52.6億元),迫使他不得不宣布個人破產。

反訴前東家,還想東山再起

勒萬多斯基也許針對偷竊商業機密行為認錯了,但與此同時,他認為Uber在自己被Google起訴整件事裡做的不到位,沒有盡到其僱傭合約中確定的義務。

因此,7月16日,勒萬多斯基又把Uber告上了法庭,要求高達41億美元(約新台幣1,205億元)的賠償

具體來說,勒萬多斯基和Uber簽訂的僱傭合約有一條明確說了,如果自己日後遭到Google起訴(相關的罪名可能包括違反信託義務、違反忠誠義務、違反競業禁止條款、盜用商業機密等等),Uber將負責承擔相關賠償

PingWest

但是勒萬多斯基在遭到Google起訴之後,Uber先後多次拒絕支付該案件產生的相關索賠金額。Uber方面的理由是勒萬多斯基沒有誠實披露一些涉及利益衝突的情況,因此撤回了前述條款的相關承諾,取消了公司為他支付的律師,甚至還反將一軍,在他的個人破產案件中要求獲得補償。

就此,勒萬多斯基希望破產法庭能夠判決,支付破產案件中自己已支出和將要支出的費用,僱傭合約中賠償條款的撤回失效,支付總計41.28億美元(約新台幣1,213億元)的賠償金等。

PingWest

假如勒萬多斯基在對Uber的案子中勝訴,即便法官給Uber方需要支付的賠償金額大打折扣,還是比他本人先前因盜竊Google商業機密所支付的罰金和賠償金高多了。當時他支付Google75.6萬(約新台幣2,223萬元)+9.5萬美元賠償金(約新台幣279.3萬元)

責任編輯:林芳如、錢玉紘

本文授權轉載自:PingWest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