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做YouTuber!呱吉計畫跨國際串流平台,轉型專業節目製作團隊

2020.08.17 by
王郁倫
不只做YouTuber!呱吉計畫跨國際串流平台,轉型專業節目製作團隊
呱吉 via YouTube
看破「藝人不會永保新鮮」的宿命,當網紅愈來愈像藝人,如何保持事業長青?呱吉近期斷捨離的展開組織調整,他透露下一個事業新階段將是朝「跨串流平台」發展!

當網紅愈來愈類似藝人,流量變現高度倚靠觀眾的新鮮感與好奇心,如何保持長青?呱吉找到新的答案。

2018年成為政壇新秀的「呱吉」邱威傑,在網紅圈已打滾超過6年,然而新手上路忙於政事讓他荒於經營網紅事業,停滯的訂閱數讓呱吉本人也焦慮起來;跟其他金字塔「頭部網紅」開拍新主題內容策略不同,呱吉斷捨離的在近期重組了團隊、展開募資,新拐點方向是:要朝「新串流平台」衝刺。

「我沒有花精神調整內容,甚至快7成內容是上片時我才看到!」呱吉面對頻道成長的停滯期,焦慮難掩,即便是政治工作的淡季「休會期」,呱吉忙碌的議員身份也讓他只能分出5成時間兼顧網紅事業,他創立的陸伍伍參伍公司因為「老闆不在家」,創意似乎陷入低潮。

「如果我100%精神在經營頻道上的話,我很早就飛天了,比方訂閱數破百萬。」呱吉想到現況,內心也對團隊有愧疚,畢竟是一家資歷尚淺的新創團隊,引領團隊責任身繫於老闆一人,又半天看不到老闆,少了領頭羊,似乎是有點迷失感。

呱吉身兼議員跟網紅公司經營者兩角色,讓他分身乏術,網紅公司成長也面臨瓶頸。
侯俊偉攝影

訂閱停滯,結束員工明星感時期

陷入瓶頸的團隊、分身乏術的老闆,呱吉腦袋並沒有停下商業思考。創業第六年,團隊已完成第三次轉型,今年正展開第四次轉型。

在此必須先回顧呱吉團隊第二次轉型,他成功幫每位員工塑造了「明星感」,團隊所有人都在台前表現,「多數觀眾認得每一個工作人員,但這個階段已告一段落。」呱吉說。

為什麼要結束?他坦言「公司內部有了矛盾」,雖然彼此感情很好,但對如何做節目內容開始有不同的想法,為了各自發揮長才,呱吉為幾個具明星感的成員切割了團隊,反而讓團隊間有互相競爭又合作的狀態,「我認為這是很失敗的做法,超級失敗的設計。」

「上班不要看」這個系列頻道創造許多明星感員工,但呱吉坦言讓內部出現很多矛盾,是錯誤的策略。
翻攝自呱吉臉書

為了突破,呱吉毅然決然啟動第四階段轉型,把「陸伍伍參伍」轉型為專業節目製作公司,用高品質節目製作來營利,不再靠單一明星認識度衝流量。「這樣合作有更多彈性,有呱吉也好,沒有也沒關係,至少品質是好的。」他說。

為成為專業內容團隊,團隊組織架構需更完善,他將企劃獨立為單一部門並延攬創意總監管理,「這個人有部分取代我過去角色,我以前是創辦人兼創意總監,」呱吉說,甚至是讓不適合的員工離開,增補適合屬性的員工進來,讓新主管能在他缺席時,Hold住團隊。

藝人不會永保新鮮!團隊轉型專業製作

會做這樣的轉變,也是基於他對網紅產業的觀察。呱吉說,網紅產業最近一兩年最大的變化,在於頭部網紅的轉型。「以前是靠流量變現或廣告分潤、業配,現在頭部網紅會多角經營,一類是開店如經營餐廳或茶飲、賣實體商品,我認為有一定程度風險,很像演藝圈大哥投資餐廳賠錢,領域不同,要小心,也很難跟自己商業模式結合。」

為了追求成長,部分百萬訂閱網紅開始經營多元事業,但呱吉認為是危險的嘗試。
翻攝自呱吉臉書

另一個頭部網紅會做的,是往不同串流平台發展,而呱吉也有同樣打算。「YouTube設計機制是容易流量變現,我們一週生產三~五支影片,若含呱吉頻道則是六~七支,坦白說不可能高品質,而且拍講一些幹話的影片得到的流量不見得比高品質的差,」呱吉看穿平台觀眾多數抱著消磨時間心態,計畫跨平台發展。

「藝人不會永保新鮮的,就算做再好,訂閱數一兩百萬,甚至有訂閱數10~20萬的網紅就已面臨瓶頸,」呱吉觀察到,即便網紅累積經驗值,內容越做越好,但卻觀看數卻可能越來越差,因為:觀眾對他失去興趣了。

該如何拯救這命運?「我們公司開始要做以節目為主,高品質的節目,Netflix或Amazon Prime願意花錢去買的,才是對的層次。」呱吉說,目前雖還沒開始,但方向已經確定:製作國際水準等級的節目,賣到更多串流平台。

Netflix近期買了三部國片,但都銷售不如預期,呱吉期望能扭轉國內節目製作團隊的低迷氣氛。
pexels

而呱吉認為眼光跟他同路的,還有薩泰爾娛樂。呱吉正規劃多個提案,並準備啟動新一輪募資,而包含「孤獨的美食廢人」升級版篇,也可能開新系列,未來呱吉將從賣人物吸引力,轉為賣內容賣品質的製作公司。

「很難想像網紅可以一集花費200萬元(拍製)嗎?就是希望內容做到國際水準!」呱吉說。這個新闖入政壇的網紅企業家,已經找好下一個舞台,就是打入更多串流影音平台、打國際市場。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