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輩好心勸他「民不與官鬥」,為何還屢槓金管會?街口小霸王胡亦嘉的內心話

2020.09.02 by
高敬原
長輩好心勸他「民不與官鬥」,為何還屢槓金管會?街口小霸王胡亦嘉的內心話
蔡仁譯攝影
街口執行長胡亦嘉有著一股想改變台灣金融生態的決心。就算因為衝撞體制、挑戰權威而得罪人,他也不在乎外界眼光,不畏阻礙地朝目標邁進。

晚上帶愛犬yoyo一起散步,是街口支付執行長胡亦嘉每天最放鬆的時刻。創業5年多來,他總是緊繃神經,別說未曾度假,加班到晚上11點是家常便飯。忙碌的創業生活他已習以為常。

胡亦嘉的辦公室內,擺著兩張偌大的沙發椅,同來上班的yoyo在上面躺著,彷彿在家中一樣自在。他辦公室外的玻璃牆上,貼著一張醒目的字貼「FUCK LINE」,即便訪客能夠一眼望見、挑釁意味濃厚,但當你貼近玻璃,透過貼紙看著低頭埋首工作的胡亦嘉,就能理解這串字不只是一種宣洩,更代表著他內心的鬥志。

2015年10月上線的街口支付,自夜市攤販出發,從無到有打下電子支付江山;而LINE Pay一向是胡亦嘉的假想敵,目標是攻下其市占率,成為台灣行動支付龍頭。

儘管創業有成,胡亦嘉給外界的印象卻不是英雄,反而是存在更多爭議的角色。 「人家都認為我很愛跟金管會鬥,其實沒有啊!」 在媒體版面上毫無顧慮的胡亦嘉,如同叛逆的「青年」,屢次挑戰「大人」主管機關的底線……這就是他,從不掩飾自己想法。

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才指著手機介紹自家產品,下一秒,又談起近期上線的街口三倍券活動,自豪地向記者分享,其實,胡亦嘉的火熱鬥志,全來自抱著心中深刻不滅的信念,有著賭命也不妥協的堅持,這般強人性格,推著他挑戰未知。

家庭資源也是胡亦嘉難以忽視的優勢,父親胡定吾是前開發金董座,家庭環境使然,他從小至今對數字敏感,15歲就開始買股票,求學歷程不離「數學」專業,過去也曾擔任投信公司研究員、華爾街對沖基金交易員。

被貼上「富二代、靠爸族」標籤的胡亦嘉,父親胡定吾(右)在台灣金融界有十足影響力,但胡亦嘉並不想透過父執輩關係,影響金管會決策。
本刊資料

兩年心血再三被擋,放話下一步「核彈攻擊」

「我定義自己是很金融的人,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金融圈。」胡亦嘉鮮明、有話直說的個性,投身在風氣保守的金融產業,著實打破典型金融富二代的優雅形象。

2018年3月,時任台北市議員王威中質疑街口支付有資安漏洞,11月王威中落選,街口推出限時一天「歡慶回饋」活動;2019年,胡亦嘉捲入愛評網收購爭議,以及通訊軟體Jello Chat貼圖侵權風波;同年,他買下國票華頓投信,也因為身兼投信公司執行長與金管會槓上。

回台創業以來風雨不斷,不過,在行動支付市占競爭之外,最讓胡亦嘉內心煎熬的,是兩年來心血「託付寶」的生死關卡。

為什麼會想推託付寶?胡亦嘉單刀直入地說:「投信這個行業已經死掉了!」 投信公司本身不能掌握通路,必須要靠銀行銷售金融產品,而銀行透過理專銷售,只希望客戶常買賣,而不是真正在乎客戶。為打破窠臼,才催生了託付寶,用戶可透過行動支付購買基金,並隨時提領贖回。

外界眼中的猛力衝撞,背後有著滿滿委屈無處宣洩,「要我做原本投信做的業務,那我幹什麼做這些鳥事情呢?」胡亦嘉略顯激動,他認為做重複的事根本沒有意義,「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改變,我不會有任何後顧之憂,對就是對,錯就是錯,這很簡單。」

街口支付的創立初衷,就是要藉著創新產品服務用戶,但這樣的嶄新FinTech業務至今尚未開始獲利。而在金融體系裡,年賺千億的眾巨頭們沒有必要挑戰體制,胡亦嘉為了生存所做的抗爭,也就顯得格格不入。

胡亦嘉常以辦公室為家,愛犬yoyo每天都會陪他一起上班。
蔡仁譯攝影

7月20日下午,街口透過新聞稿宣布基金產品「託付寶」上線,金管會幾個小時候卻聲明「未核准街口託付寶的架構。」兩天過後,街口關閉了申購(存入)功能。這已經是託付寶三度被主管機關「Say No」,從2018年奮鬥至今,許多參與開發的團隊成員聽到消息,都在辦公室哭了。革命3次,胡亦嘉的計畫還是失敗了。

「他(指金管會)到今天都說不出我犯了什麼規,就只是把金流切斷 (註:負責保管的彰化銀行拒收資金,投資人收購交易無法成立,等於實質停擺) ,錢卡住我們只能退款、繼續溝通,」胡亦嘉說,如果再一兩周溝通無果,「我就要發射核彈,開一個全世界最大的記者會給他看,證明產品沒疑慮,不用怕。」

會這樣氣憤難當,全是因為產品上線前,胡亦嘉曾親自與金管會各機關多次面對面協商;街口內部甚至成立一組團隊,專門研究法規適切性,產品在設計階段,也曾徵詢許多律師、主管機關的建議,修改產品架構。

我覺得很錯愕,無論我說了什麼、溝通了什麼,好像都有點浪費時間,似乎第一天就沒有要讓我上線。若再溝通8個月,還是會繼續被敷衍下去的。
街口執行長胡亦嘉

當託付寶被喊卡,胡亦嘉說出他內心最深刻的感受「這是一場非戰不可的仗。」他深信,託付寶絕對經得起考驗、完全合法,「沒有任何權力,可以冠一個非法的罪名在我頭上,這是非常離譜的。」說到這裡,窗外下起大雨,彷彿他此刻的心情寫照。

用戶相挺、員工給力,讓他持續相信自己

很顯然,街口與主管機關的溝通間卡了很大的問題,如果不解決,胡亦嘉的金融創新夢想,恐怕難有順利實現的一天。

胡亦嘉不否認自己是個很直的人:「溝通時當然想講什麼就說什麼,有任何疑問就拋出來。」他認為,主管機關心態應該要更開放,「不是我愛衝撞體制,」他選擇不做違背自己原則的事情,「我真的不懂怎麼進去阿諛奉承,這我不會。」

血液流著創業家的性格的他,如果可以,只想不顧一切的拚命往前,但碰上了嚴謹的金融主管機關,這股衝勁,似乎也難以伸展。

「民不與官鬥,」 胡亦嘉最近收到眾多親友長輩的告誡與叮囑,他也理解不同的位置,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與苦衷,「說實話,弄一個很創新的東西,假設萬一出問題,公務員是要去扛責任的。」這是他冷靜下來,試著對主管機關立場做的理解,卻不知道該如何改變。

創立街口這5年,胡亦嘉心態上總是破釜沉舟、毫無退路,面對問題只能解決,然後往前衝,無論規模變得再大,仍須抱持創業初衷與決心。

胡亦嘉也清楚自己跟金管會的「溝通」與其他金融業者不同,產品架構、文宣標語可以改,就是不願意改變自己,「是對的,就繼續做下去,連自己都不相信,就別做了。」
蔡仁譯攝影

面對重重挑戰,街口憑團隊努力逐漸做出成績,「當初往前衝的動力,是自己的夢想。」夢想之下,還有員工的力量,「公司受到委屈,真的是很多員工支持我,願意熬夜改Code什麼的,都沒有關係。」

談起自家員工,胡亦嘉表情柔和了起來,「說實話,託付寶產品有多少人花了多少個晚上,沒有睡覺做測試,政府說要改什麼也都配合馬上改,花了不知多少人心血。」產品再度卡關時,他的第一個感受正是對不起自己員工,「這也是我現在非要上線不可的原因。」

目前街口電子支付、街口投信、街口金融科技3家公司,員工數已經突破300人。「大家的向心力都很強,」胡亦嘉說,他近期最自豪的事,是吸引很多高手認同加入。「很多人放棄Google、微軟職缺而來,街口慢慢成為技術人才聚落。」他開心地表示:「除培養更多年輕人,未來員工若能驕傲地講出『我在街口上班』,就是我最大的成就吧!」

1980年生的胡亦嘉,渾身充滿創業魂,畢業於交通大學應用數學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財務數學研究所碩士,並於2015年創辦街口支付。圖為胡亦嘉與街口App代言人張鈞甯在「街口APP上線記者會」合影。
街口支付FB

雖說主管機關這關暫時找不到突破點,用戶卻以行動給了街口很大的鼓勵。託付寶上線首日,已有約5,000名用戶完成開戶,匯入約1.5億元基金金額,服務被迫喊卡後,更有許多用戶致電客服、對託付寶團隊打氣,「這令人蠻感動的。」

去年3月街口買下國票華頓投信,胡亦嘉驕傲地回憶,當時這家成立近20載的投信,僅有約4,000戶客戶,但改名街口投信重新出發,短短一天就新增7,000名新戶,遠超出過去20年成績。

其中關鍵在於「方便」,街口重新設計開戶流程,消費者上傳雙證件、風險屬性評估、簽訂線上開戶文件等程序後,大約一分鐘內就能完成開戶,「這才是真的往普惠金融方向走。」他說。

不畏外界批評,「用戶信賴感」最重要

如今陷入困境,雖然父親在台灣金融界有十足影響力,胡亦嘉並不想透過父執輩的關係去影響主管機關決策,「官場文化就是不對,」他語氣激動地質疑:「到底是我應該去學官場文化,還是這些官場文化,根本不應該存在呢?」

街口內部甚至討論過,是否找一位熟悉政治生態的「代理人」替胡亦嘉與金管會溝通?「事情做到夠大時,是不是要妥協某些事情?但心裡總覺得,我不想混入這些文化裡面。」他內心又陷入激辯。

創立街口這5年,胡亦嘉心態上總是破釜沉舟、毫無退路,面對問題只能解決,然後往前衝,無論規模變得再大,仍須抱持創業初衷與決心。
蔡仁譯攝影

「儘管現在託付寶被卡住,希望街口之後可以帶給大家信賴、託付的感受。」在胡亦嘉心中,只要產品夠好並長期運作,信任感自然伴隨而來,「街口每天經手這麼多筆交易,從沒有吃掉用戶任何一塊錢,」他認為,未來補上金融產品這塊拼圖,民眾對街口品牌的信任度可再進一步提升。

胡亦嘉做事直接了當,或許他只是堅持自己,信念強度比別人更高一點。「如果產品可以好好上,誰喜歡跟金管會互槓?每個人都會爭取他的權益,我已經無所謂別人怎麼看我了。」

外界評價自四面八方湧入,他坦言:「我早期會看網路上的評論,現在不看了,只看金管會的新聞稿。」面對批評與酸言酸語,胡亦嘉選擇不讓這些影響自己,現在他最在乎的,除了那群挺他的員工們,還有百萬用戶對街口支付的信心。

責任編輯:張庭銉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