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風場卡關,達德提3點澄清飛安疑慮!民航局23度反駁,共存難題有解嗎?

2020.09.04 by
陳映璇
蓋風場卡關,達德提3點澄清飛安疑慮!民航局23度反駁,共存難題有解嗎?
shutterstock
德商達德能源在桃園開發的麗威風場,近來被能源局退回籌設許可,被指出風機設置影響桃園機場運作,有飛安疑慮,成為台灣首宗離岸風機與機場的共存議題。

綠能是蔡英文政府的六大核心戰略產業之一,但近來爭議頻繁,從太陽能燒到離岸風電。

由德商達德能源(wpd)開發的桃園麗威離岸風場350MW(百萬瓦),於2017年通過環評審查,2018年獲經濟部評選第1名風場,但因緊鄰桃園機場,遲遲未拿到交通部民用航空局(以下稱民航局)的同意飛安許可意見書,能源局在8月24日以「要件不符」正式退回電業籌設許可,達德認為,民航局遲遲沒有拿出數據佐證,無法說服業者有飛安問題。

原本達德期盼經濟部能夠介入協調,經濟部部長王美花卻表態, 針對麗威無法通過飛安的要求感到遺憾 ,民航局已經做過很多評估,但最終認定風場確實影響飛安。

這是台灣首件「機場、風機共存」的問題,達德至今已投入100萬美元做研究調查,委託財團法人航空事務教育基金會、瑞典、德國、英國驗證單位評估,都得出不影響桃園機場運作的結論,卻被扣上「飛安疑慮」的大帽子,到底發生什麼問題?

飛安問題卡關,籌設許可被退回

關於麗威風場的飛安疑慮,牽涉禁限建、雷達、飛安作業三個層面,達德一一對外澄清說明。

由於麗威風場建置的位置不在桃園機場第1、2以及規劃中的第3跑道的禁限建範圍,桃園機場禁限建範圍為6公里外,而麗威最近的風機還是10公里外,因此風機的位置,不在民航局劃定的不能蓋建物的範圍。

麗威風場建置位置(紅色點),不在桃園機場第1、2以及規劃中的第3跑道(紫線)的禁限建範圍。
達德能源

在雷達上,由於風機葉片可能影響單一雷達通訊遮蔽率約1.76%,有訊號受阻的風險,達德解釋,現在民航局的飛航系統多採多雷達資料融合技術,雷達可互補,並不會因為一顆雷達影響整體雷達監視訊號接收。

飛安作業部分,民航局質疑,若飛機發生意外要緊急迫降海上,很可能造成風機的毀損。王雲怡認為,這是極端案例,緊急迫降的可能性不高,但她也忍不住反駁:「若以緊急迫降為由,那松山機場附近是不是也不能蓋房子,彰化的風機更密集,」她認為若民航局有疑慮,他們願意再做模擬報告。

達德也指出,像是全球多座和桃機相同等級的國際機場,如荷蘭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丹麥哥本哈根機場等,10海浬(約18公里)半徑範圍內有設置許多陸域及離岸風電。

但,飛安疑慮未解,達德若無法在年底前拿到電業籌設許可,將被取消風場開發資格 。王雲怡表示,為開發麗威風場已投資24~26億元的資金,目前正與法律公司討論後續作業,評估是否要提行政訴願與求償。

23度表明不宜蓋離岸風機!民航局:業者選擇忽略風險

針對達德表示「飛安是假議題」,民航局也發新聞稿聲明,第一,桃園國際機場每年旅客進出量接近5千萬人次,攸關5千萬旅客生命財產安全的飛安,絕非假議題;第二,業者的航空研究亦證實風機對機場飛安確實有影響,但業者卻選擇忽略風險。

民航局強調,台灣是海島國家,對外運輸幾乎完全仰賴空運,桃機是唯一24小時運作的國際機場,地位無可取代,飛安絕非假議題。 自2015年10月以來,共23度表明桃園機場外海不宜或不應設置離岸風機 ,捍衛飛安的立場一貫,絕非無預警突襲業者。

開發商硬幹?達德董座:我們是維運風場20年的人

不過,最初是經濟部能源局在2015年7月先公告離岸風電的潛力場址,達德選定桃園場址後,同年成立麗威籌備處投入開發,而2015年10月民航局就提出飛安疑慮,為何達德卻能一路闖關環評、走到現在?

王雲怡表示,民航局若要禁止、限制業者蓋風機,就必須提出法律依據。
陳映璇攝影

王雲怡表示,民航局若要禁止、限制業者蓋風機,就必須提出法律依據;雖然是台灣首次有風機緊鄰機場的問題,但達德也提出第三方研究報告、國外案例以降低疑慮。

作為開發商,不可能去開發存在高風險的風場,因為我們是要負責維運風場20年的人! 」王雲怡相信,當年能源局在劃定範圍時是嚴謹,現在卻冒出飛安疑慮,換言之能源局是否有行政疏失,她坦言政府應加強橫向的聯繫溝通。

不過能源局採尊重民航局專業判斷的立場,整起案件轉圜機率並不大。麗威的案子,是否會衝擊接下來外商投資台灣綠能的信心,以及少掉的風機裝置容量350MW怎麼補,都是問號。至於達德還會不會爭取第三階段的離岸風電區塊開發,王雲怡深深嘆一口氣說:「會記取這次的教訓!」

責任編輯:錢玉紘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