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溫世仁

2003.12.15 by
數位時代
懷念溫世仁
對於採訪過他多次的《數位時代雙週》同事來說,他突然的離去,不僅意味著一位台灣人才自此從科技舞台上消失,更代表著他嘗試經營、努力實踐的一種「新...

對於採訪過他多次的《數位時代雙週》同事來說,他突然的離去,不僅意味著一位台灣人才自此從科技舞台上消失,更代表著他嘗試經營、努力實踐的一種「新科技人風範」為之中斷,我們不知在哪一個時代、哪一個角落,還有像溫先生一樣的第二個科技人出現,他的離去,確實給我們帶來更多的震驚和懷念。

前半生: 理性啟蒙,事業有成

溫先生的故事,可見他的個人網站(http://www.sayling.com)和最近刊出的報章雜誌,我們不必多說;我們要多說的是——如何在溫先生的55歲生命中,粹取到哪些動人心弦的價值義理,來和我們自己與讀者共相期勉。
在台灣經濟起飛的過程中,溫世仁先生是第二代的「出口替代」型創業者(後於王永慶等第一代「進口替代」內需創業家),台大電機研究所畢業後參與創辦三愛電子,和一群同學們成功地將台灣電子技術和美國市場牽上線,點亮了今日台灣筆記型電腦代工業稱霸全球的曙光。由做R&D工程師(曾和林百里一齊研發出計算機)、工廠廠長、總經理到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先生以科技人的科學理性、管理理性、策略理性,證明了自我、企業,甚至產業的成功。
但饒富意義的是,溫先生並不像一般創業家一樣,陶醉、享受於成功,或者用第二波的心情去追求更大的成功;相反的,他開始追問「人如何去安身立命」——而他的答案居然是「幫助更多人」!在他的人生系譜後半段,他決心把自己過去成功的「理性經驗」,賣力地推廣到更多的人群裡。他相信自己能由農村到台北唸大學、由鄉間企業躍升到國際經濟,靠的都是理性的「自我啟蒙」,也就是當一個人能有基礎的科技知識、分析資源並判斷後果的能力、對國際事務動態的了解,以及接近、活用資訊的習慣,他就能擊敗貧窮和困頓。由早期成立「明日工作室」,到近來投身於中國大西部價值重生的「千鄉萬才」公司,都是如此價值的一脈相傳,他教大家如何認識亞洲金融風暴、如何學英文、如何告別貧窮,也就是如何建立自己的理性能力,來主動融入到新全球化社會,而不是被動地坐等救濟。
「溫世仁」這一個icon符號的稀有,是在於科技人往往深深浸淫在因果關係、實驗法則的「工具理性」中,時時追問工作的績效和結果,而卻不由自主地失卻了人之所以為人——那種營造群己關係、普世夢想的「價值理性」,因為價值理性的抉擇不是「流程結果的良率」,而是「人生倫理的妥當性」。和99%台灣科技業老闆不同,溫世仁先生由他成功發跡的工具理性「反身地」(reflexive)思考自己的價值理性,進而將工具和價值理性整合成自己一以貫之的生命人格,還住著小旅館、趕飛機、寫書來實踐它,這不正透露了我們大多數科技人失去主體性自覺的幽暗事實嗎?

**後半生: 回饋社會,積極育材

**溫先生出生在台北鄉間,對台灣的認同自不在話下(他的網站名sayling就來自「世仁」的台語發音),但他近年孤軍深入到甘肅省古浪縣的黃羊川,推動1千個鄉鎮的網路架設與學校遠距教學計劃,期許自己能為中國大西部培養出1萬名軟體工程師,由自己的啟蒙經驗來介入、挑戰中國的貧窮歷史,這樣的自我承諾和捨身投入(一年奔波換來160張登機證),不僅台灣科技人裡絕無僅有,連世界科技社群都少有二人。
溫世仁先生後半生為台灣和中國「現代化」所做的努力,效果沒有他前半生的成果來得輝煌,因為社會並不是科技實驗室,可以藉由變項控制來決定績效;但正因如此,溫先生的後半生才活得精采而動人,他令我們想起為SARS奉獻出第一位醫師生命的Carlo Urbani,他們都為冰冷的科技注入了價值抉擇,輝煌了人之所以為人的終極尊嚴。
懷念溫先生之時,也讓我們給自己五分鐘,認真來思考自己工作的意義和價值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