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國基閃電結親非常登對

2003.11.15 by
數位時代
鴻海、國基閃電結親非常登對
從10月份以來,有關併購的消息,在國內外就沒停歇過。不管是微軟放話要買下將於明年初上市的搜尋引擎Google(預估市值在150至250億美元...

從10月份以來,有關併購的消息,在國內外就沒停歇過。不管是微軟放話要買下將於明年初上市的搜尋引擎Google(預估市值在150至250億美元間,與amazon.com相當,是網路股復甦的觀察指標),或是建華金控有意出嫁,引來國泰、中信金和富邦等金控大戶搶親,但真正成局的,卻是突如其來的鴻海併購國碁電子。

**併購目的
在於搶新代工訂單

**
鴻海今年全年營收將突破3000億台幣,是台灣最大的PC零組件及系統業者,也是台灣整體電子業第一大。國碁今年營收可望達300億台幣,是台灣最大的通訊設備廠商,這樁於11月6日宣佈的併購案,等於是結合台灣PC第一大和通訊第一大。
不過,當天兩家公司都只派出財務主管發布消息,內容又像官員接受質詢般避重就輕,使得外界格外好奇,這兩家公司為何走在一塊,接下去又會怎麼走。
鴻海的郭台銘與國碁總經理李光陸,各是該公司的靈魂人物,兩人同樣治軍嚴明、績效突出,但李光陸比郭台銘更低調,幾乎不接觸媒體,唯一一次同意接受採訪,是在今年五月中的《數位時代雙週》專題中(請見58期的<國碁電子:爆發中的小鴻海>)。
複製PC業的量產經驗,移植到正在標準化的網通產業,拚搶衍生的大量新代工訂單,應是這樁併購案的主要目的。

**瞄準思科
委外訂單大小通吃

**
通訊設備和PC業的產值,一年在全世界都超過1000億美元,但是相較於目前PC業的高度標準化,通訊設備業才剛從各家公司各擁不同規格的階段,走向齊一標準化的路上。
舉例來說,不管消費者買到IBM、惠普(Hp)、東芝(Toshiba)還是華碩(Asus)的電腦,開機後裡頭都是微軟的Windows軟體,如果零組件故障,各家廠牌還可互相替換,沒有相容性的問題。但是通訊設備就不是如此,以思科(Cisco)、北電網絡(Nortel)、西門子(siemens)和阿爾卡特(Alcatel)等不同廠牌的交換機而言,使用的零組件和軟體都不同,彼此沒有相容性。
PC業走向標準化的過程,降低了技術門檻,也降低了毛利率,促使美日歐業者將生產作業外包,造就了台灣的PC代工業。而正朝向標準化的通訊業,極可能是台灣電子業的另一片新大陸。
美國在1996年鬆綁電信產業,使得多種新型態的電信服務業應運而生,帶動背後龐大的通訊設備商機。以思科為例,從1997年開始,陸續與國內的智邦、英業達、華碩、國碁和鴻海,都商談過代工合作事宜。2000年下半年科技業景氣急轉直下後,這種外包生產的需求更是急切,以提升毛利率。
從思科的毛利率表現來看,進入2001年後,毛利率明顯下滑,從2001年第三季到2002年第四季,更是罕見連續四季毛利率不到六成;之後,毛利率逐漸回升,在今年第二季突破七成。曾在思科工作、目前是Foundry網路亞太區總經理韋嘉觀察,主因是思科持續將生產外包,特別是把低階量大的產品交給鴻海代工。
至於中高階需要設計能力的產品,比方網路電話,思科是交給英業達集團代工,而今年推出的短距離行動電話(適合在大樓或廠區內使用),則是由國碁開發生產。
除了台灣業者,思科也與其他來自美、加、星、墨等地提供「電子製造服務」(EMS)的廠商合作,他們的特色是具備量產能力和初級設計能力。

**務實哲學
站穩通訊業利基點

**
鴻海加上國碁,等於從低階到高階、從設計到量產能力俱全,比起EMS更具優勢,對於爭取更多思科的訂單,以及思科以外的其他通訊廠商的訂單,都更有利。
對鴻海而言,始終面臨「成長的瓶頸」,自2001年營收突破1000億台幣、2002年突破2000億台幣、今年突破3000億之後,這些年陸續試探光通訊、8吋晶圓廠和TFT-LCD等領域,都在發掘下一個成長機會。買下國碁,讓鴻海站穩通訊業的有利位置,並減輕發展無線技術的壓力(國碁在無線區域網路和手機上都耕耘已久)。
對國碁而言,這家原本就擅長控制成本的公司,脫離母集團宏碁加入鴻海之後,當是相得益彰,只是原本在宏碁集團所擁有的自主性,到鴻海之後能否保持,以及李光陸之後的角色和職務,還有待觀察。
不過,起碼兩家公司務實的哲學是一致的。李光陸擁有加州大學柏克來分校電機博士學位,但是並不迷信技術,重視的是那些技術可以變成產品熱賣,「技術到處都是,用技術做什麼才重要,」這一點,與郭台銘常說的「出了實驗室,只有紀律,沒有高科技」,倒是十分吻合。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