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設計的苦日子真的來了嗎?

2003.11.15 by
數位時代
IC設計的苦日子真的來了嗎?
飄著細雨的11月天,透露著冬天來臨的氣息,對過去被形容為高成長、高獲利族群的IC(積體電路)設計廠商而言,這個冬天可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飄著細雨的11月天,透露著冬天來臨的氣息,對過去被形容為高成長、高獲利族群的IC(積體電路)設計廠商而言,這個冬天可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儘管各家研究機構,都號稱今年為「科技復甦年」,普遍認為今年大環境比去年好,根據經濟部技術處ITIS統計,今年前三季IC設計整體產值達1276億台幣,比去年成長18.9%,呈現兩位數成長。

**降低財測 大廠股價下滑

**
但隨著時序進入年底,各家IC設計廠商,卻繳出了截然不同的成績單。根據今年前三季各家廠商所公布的財報顯示,在目前上市、上櫃共35家IC設計廠商中,前三季累計獲利比去年同期成長的僅有16家,比例還不到一半,獲利衰退的有11家,而虧損的則有8家。
其中PC晶片組的威盛,從去年前三季獲利11.64億新台幣轉為今年的虧損17.15億;手機用CSTN驅動IC的亞全,受到出貨延遲的影響,虧損則從去年前三季的3900萬台幣,進一步擴大為今年的1.72億。
而以DVD播放機晶片以及PC晶片組為主力的揚智,以及音效晶片的驊訊,兩家陸續大降財測動作,更是將IC設計類股的獲利話題推上高點。
揚智受到新進者持續加入、產品殺價競爭的影響,導致晶片價格及毛利率持續下滑,銷售量也跟著萎縮。在10月份,大幅度調降財測,預估今年稅前淨利從原本4.94億新台幣,調降為1000萬,降幅高達98%,稅前EPS則從2.9元降為0.06元。
在今年4月中以每股110元高價掛牌的驊訊,過去以高獲利的題材,一度成為興櫃股王,但也不敵同業的殺價競爭。包括瑞昱、威盛等IC設計廠商的加入,導致全年毛利率從52%降為46%,再加上新產品未能及時銜接,繼7月調降財測後,11月初二降財測,預估今年稅前淨利會由2.19億新台幣,調降為1.02億,降幅高達53%,股價也一路下滑至近期的45元左右。

**殺價競爭
衝擊廠商獲利

**
今年IC設計產業獲利兩樣情,主要來自同業間的殺價競爭,衝擊廠商獲利。「一窩蜂後的殺價競爭,台灣廠商在今年開始嚐到苦果了,」交大電工系教授吳介琮觀察指出,「一窩蜂是產業聚落的反效果,看到和別人做差不多的東西,才會比較安心,一旦市場成長趨緩,連美國廠商都放下身段來殺價,台灣廠商的獲利自然不樂觀,」以無線區域網路(WLAN)為例,在台灣約200家IC設計廠商中,約有60家以上的廠商參予其中,殺價競爭的程度十分激烈,「IC設計要有特異功,」吳介琮形容,以聯發科為例,靠著研發與技術,DVD晶片組普遍比同業早推出半年以上,才是持續擁有競爭力的原因。
「看到別人做得好才去跟,除非有本事跳到前面去,不然會追得很辛苦,只跟得上後面的產品,往往成功機會很小,」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點出儘管面對一堆後進業者,但聯發科仍維持大幅成長的原因。

**主流轉向
技術門檻提高

**
造成一窩蜂的背後,來自台灣廠商切入的市場,主要在技術門檻不高的單一市場,在「整合」與「類比晶片」的主流趨勢下,競爭模式與過去大不同。「IC設計已經不是新興產業,創業門檻不斷提高,發展主軸則從利基市場轉為大者恆大,」消費性IC大廠凌陽總經理陳陽成指出。為了節省後段製造、封裝與測試的成本,IC設計逐漸以系統單晶片(System on Chip)為主,將原本需要兩、三顆晶片的功能,整合在一顆上,陳陽成認為,單顆晶片面積愈來愈大,功能愈來愈強,因此每個開發專案規模擴大,「大廠產品線較多,才能把多功能的整合力量發揮出來。」
對規模較小的IC設計廠商而言,類比晶片則是新機會。「類比晶片的開發,要靠實務經驗的累積,來架高技術門檻,」生產記憶體模組的鈺創董事長盧超群指出。靠著台灣在PC產業的優勢,台灣從大學電機系的課程,到IC設計廠商的產品,都以數位晶片為主,做單純0與1間的訊號轉換,但在近年EDA(電子設計自動化)出現後,數位晶片的線路設計可以藉由電腦工具完成,一般電機系的畢業生就可上手,競爭門檻不高,「人的價值在哪?過去在利基市場的廠商活得不錯,是因為大廠看不上眼這塊市場,一旦不景氣下大廠也開始切入,靠單晶片的整合與殺價,就可以把小廠打死,」一位台灣半導體業者指出。
而類比晶片要處理的,則是如噪音、溫度、溼度、電壓轉換等實體世界的現象,需要靠工程師來做不斷的測試與修正,相對廠商累積出的技術門檻較高,包括電源控制晶片的茂達與立錡(10月底以168元掛牌後,連拉12根漲停板),今年獲利表現超越去年,都是小廠切入類比晶片成功的典型。

**放大格局
以彈性拚未來

**
另一方面,台灣廠商放眼的市場,也以兩岸為主,缺乏打入歐、美、日主流市場的企圖心。「台灣的IC設計廠商,要找到矽谷、台灣、中國三角分工上的位置,」全球第二大快閃記憶體(Flash)大廠創辦人暨總裁葉炳輝指出,矽谷的專長在創新科技,而台灣是在這基礎上開發新應用,中國則是完成最後的生產。
以Flash為例,SST每年研發經費約占營收的15%,主要在矽谷,台灣IC設計廠商很難擁有這樣的資源。但台灣可以站在矽谷的基礎上,將科技轉為應用開發。葉炳輝舉例,台積電就是SST很重要的合作夥伴,有上百個客戶在使用SST的技術,設計開發各種新應用,「把科技加值成終端應用,這是台灣的專長,也是打入國際主流市場的重要模式。」
「這波IC設計獲利不佳,主要來自網通的需求不佳,」美林證券台灣區研究部主管暨資深副總裁程淑芬指出,展望未來半年,LCD驅動IC的需求透明度最佳,「總括來說,台灣廠商的彈性仍是競爭優勢,IC設計的前景仍舊看好,」無論大廠產品的整合,或是小廠開發的利基市場,彈性都是台灣成為全球第二大IC設計王國最佳的立足點。
比爆發力,更比續航力,不論是對廠商或是投資者,今年IC產業的冬天雖然冷,卻也是靜下來好好思考未來競爭力的關鍵時刻。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