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冠上末代部長也無所謂!科技部長吳政忠要用「握手」連結人文社會與科學

2020.11.17 by
陳君毅
【獨家專訪】冠上末代部長也無所謂!科技部長吳政忠要用「握手」連結人文社會與科學
蔡仁譯攝
握手,是科技部長吳政忠接受採訪時最常出現的詞彙,跨部會的握手、半導體與新創產業的握手、人文與科技人才的握手,而他要當這之中的橋接者。

對非科技圈的人來說,吳政忠是個陌生的名字。

台大應用力學所所長、國科會副主委、行政院政務委員,今年520接手成為新任的科技部長,吳政忠相當低調,鮮少接受訪問,他也知道自己的性格,只淡淡地說:「做事比較重要。」

但低調不代表寡言或有距離感,吳政忠很能聊,更時常爆出一、兩句台語,也會被自己的笑話逗樂。而在整個訪談中,吳政忠最常提及的字彙就是「握手」,跨部會的握手、半導體產業與新創的握手、人文與科技人才的握手,他則是要當那個中間的橋接者。

科技部長的電阻理論:跨部會並進,更快、阻力更小

訪問時距離吳政忠上任約半年的時間,不免俗要問問他這180天的部長生活過得如何?

「要做的事情很多。」吳政忠習慣先用一句話總結記者的問題,再進行補充說明,「時代在變,部門之間的聯繫必須要更快,像科技部五個處、八個司,都要有更緊密的連結。」

上任以來,吳政忠積極地在做部內與跨部會的整合。以科技部部內來說,如產學與園區業務司要去扶植新創,但其中很多技術、教授、學生是從其他四個學術司來的,如果溝通不夠透明順暢,就會事倍功半。

跨部會來說,吳政忠自有一套電阻理論,「過去部會合作是串聯,一棒交給一棒,很好,但是有些工作會重複,在這麼競爭的時代,這樣是來不及、浪費時間的;現在跨部會要握手合作,並聯、同步前進,再做回饋控制,隨時要動態調整。」他笑著說,「畢竟並聯的電阻比串聯小多了。」

話匣子打開後,吳政忠接連舉了許多例子:「比如說新創議題,政府政策從中央推到地方,或從行政院推到部會,真正到了業界的時候,可能中間出現一、兩個斷點,來回溝通一年就過去了。精準健康也是,如果要做法律沙盒,先花6個月草擬,部長、政委看過,業界才進來,這不對,第一時間就要找業界進來,共同討論,雙頭並進。」

並聯之路難嗎?「應該都還好吧。」吳政忠說,「只要有心,好像沒有這麼難。這樣的概念也是政府會全力推動的。」

接者,記者直接問到近期最火熱的議題:科技部是不是真的要變回國科會?

「末代部長」之名,吳政忠怎麼看?

「你聽誰說的?我怎麼不知道?」掙扎過了幾秒鐘,吳政忠才鬆口說:「我是部長,不能說贊成,只能說這樣的方法不錯。」

他認為以行政院的高度來看,不只科技部需要科技,也不會只有數位發展部才需要數位,科技與數位應該是跟所有的產業部會介接在一起。

「你想想看DIGI+、5+2的產業創新都是這樣,科技預算先確立目標把預算放在這兩塊,各部會都會有,重點應該是怎麼管理、怎麼把預算花在刀口上。」吳政忠說,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科技部如果維持「部」,還是要與其他部共同爭取預算與分配,存在著競爭關係。

那假設科技部真的回復為國科會,吳政忠對於「末代部長」、「最後一個科技部部長」之名有什麼看法?

「其實就算改制,英文還是minister,沒有變啊。」先是幽默回應,他才說,「我不care是末代還是一代,這都是過眼雲煙,更重要的是國家怎麼更有效率地往前走,快速地應對2030年,這才是全民福祉。」他揮一揮手,「不管幾代,都不重要。」

握手就要往前踏一步,文、理組人才要跨界互相了解

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從上任的第一天起,就十分強調人文與社會科學的重要性。
蔡仁譯攝

吳政忠自上任那天起,就相當強調「人文與社會科學」,520就任那天他是這樣說的:「科技部的全名是『科學』與『技術』,要邁向創新的國家,人文科學跟社會科學也十分重要。」之後在許多場合,他都一再提到人文與社會的重要性。

為什麼他這麼執著?

「台灣過去30~40年的發展,甚至是經濟奇蹟,都只用到工程科技,但是你看西方的科技發展史,從哲學開始,慢慢有了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人文科學,後來才有工程,所以西方的環境從骨子裡就蘊含了人文跟社會科學在裡面,做出來的東西才有innovative(創新)、才有美感。」吳政忠說。

有一個稱呼叫做「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Man)」,指的是通才,特別是橫跨藝術與科學兩個領域的人。會以文藝復興為名,是因為那個時代特別多通才,如達文西、米開朗基羅都擁有這種特性。橫跨科技與人文、社會科學,吳政忠心目中的台灣人才,也是文藝復興人嗎?

「不敢講文藝復興這麼偉大,但科技與人文兩邊的人才要互相握手,理工人去培養一些人文素養、社會科學的人才也要擁有數位知識,台灣這麼小,我們不能浪費任何一個人力,」吳政忠說,「而且要握手,一定要往前跨一步,兩邊的人都往前一步到對方的領域一點點,才能成功。」

責任編輯:錢玉紘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