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懼挖角風暴,奪回3大美系網通客戶!獨家專訪金寶悍將「卡姐」潘修玉

2020.12.15 by
王郁倫
無懼挖角風暴,奪回3大美系網通客戶!獨家專訪金寶悍將「卡姐」潘修玉
蔡仁譯攝影
「我抗壓性蠻強的,連我自己都很佩服。」金寶行銷長潘修玉上任滿週年,科技圈少數的女性高階經理人,又處在競爭激烈的網通界,外界風聲評語不斷,她如何克服?

曾任和碩寬頻通訊事業處總經理,身扛900億元業績,金寶行銷長潘修玉2019年轉戰金寶受到業界矚目,一年後,再傳同業向她挖角。她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指出,金寶團隊正漸入佳境,會以「融合」為主軸跟時間賽跑,一口氣粉碎異動傳言。

處在科技業,女性高階主管比例本來就低,潘修玉外型高挑、一頭俐落短髮跟高跟鞋,團隊稱她「卡姐」,在和碩10位事業處總經理中,很難不被看見,網通界頗為知名。

從華碩分家,跟著加入和碩累計15年,把旗下部門業績從30億元翻倍成長到900億元。帶著這個戰績,2019年她揮別兆元級企業事業群總經理光環,轉戰老牌電子業金寶擔任行銷長,這下子不只是網通界知道她,連科技界都聽聞這號人物。

金寶的網通業務,在2016~2017年曾遭受重創,受關係企業仁寶轉投資鋐寶、智易也發展網通業務影響,金寶老客戶因為誤以為是同集團來做業務競爭,憤而抽單7億美元生意(相當210億元新台幣營收),讓金寶網通業務低迷一陣子,這也是金寶延攬潘修玉重振網通事業主因之一。

潘修玉2019年加入金寶,由於在和碩擔任事業群總經理戰功彪炳,她轉職也引發客戶及對手關注。
蔡仁譯攝影

2020年底,潘修玉上任滿週年,金寶除重新奪回3大美系網通客戶,甚至SpaceX訂單也已進入小量產,成績亮眼。不過,金寶今年高階人事動盪,她的名字再度受到矚目,市場傳出又有科技大廠向她與轄下網通團隊招手,面對外界傳言,潘修玉首度打破沈默,談未來想法。

以下為專訪QA紀實:

Q:可否談一談為何要從和碩轉戰金寶?

潘:在和碩最後離開前已經升任寬頻通訊事業處總經理,我從基層一路升上來,加入部門時業績30億元,離開時部門業績已經900億元,績效排名一直在前三,和碩印尼設廠跟買新店廠都是我出面談成的,但大公司到一個頂後,能發揮舞台就有限,所以我想到外面證明自己能力。

我是和碩寶寶,要跨出這一步也需要勇氣,我其實很受到和碩的重視與栽培,但安穩下,也希望突破提升自己。

Q:那麼選擇金寶原因是?

潘:當初是因為沈總(前總經理沈軾榮)與許董談過,兩位相當授權,也談到期望加速集團轉型改革,藉由外部團隊帶來新思維,能感受到兩人邀請人才的誠意,也因此我一開始就知道進來後,肩負轉型的責任是很重的。

另外,金寶國際化的佈局很吸引我,尤其在東南亞、巴西、墨西哥都有工廠,開會都是用英文溝通,許董指派CA事業群(含電腦、通訊、消費、AIOT計8事業部)給我管理,不只是管理網通業務,佔金寶營收占比7成(編按:除印表機跟電子計算機兩業務以外),舞台非常寬廣,另外除代工,也包含集團品牌如AI Robotic、魔鏡及精密自動化業務,對於做十幾年代工業務的我來說,操做品牌也是我想接觸參與的。

Q:進來一年,可否談談推動哪些變革呢?

潘:大致上有4大重點,首先金寶過去代工以EMS(電子製造服務)為主,我加入後,把CPE(用戶端設備)產品重新規劃,一年內把RF(射頻)技術、DSL(數位用戶線路)寬頻、分佈式天線系統、光纖及5G都補齊,在物聯網部分也補齊光學聲學技術,並提升軟體整合測試能力,成立研發中心,把該整合的資源整合,不適用的人不用。

在科技圈中,女性高階經理人相對少,潘修玉為證明自己,作風強勢被屬下暱稱「卡姐」。
蔡仁譯攝影

第二個重點是帶進新客戶,不只是網通,IOT跟運算裝置端都有新客戶加入,其中IOT部分12月剛給客戶樣品,預計2021年第二季可以出貨IP鏡頭類產品,一年來雖然疫情影響,但客戶透過視訊做過很多考試及POC(概念驗證),客戶都認可金寶能力提升許多,2021年預估旗下8大事業部業績就能有20%成長。

第三部分在工廠管理,過去EMS比例高,現在趁疫情期間也補強工廠技術分析能力,讓客戶能透過遠端就能遙控Debug(排解錯誤)或分析問題,甚至遠端線上解決問題。

第四個是採購端,過去金寶零件料號眾多,一年前展開整合,同時又要避免影響正在出貨的客戶訂單,因此業務最忙時甚至得早上4點就來上班,還要把採購跟研發業務、PM(產品經理)一起叫來處理,現在終於達成年度目標,成本估計減少1500萬美元。

現在技術單位會有交流會議,互相分享,工廠每兩週開會會邀業務一起,我們也幫工廠跟業務設立新KPI,確認每週或月評報告要報告項目,讓經管小組確立數據精準度。

新舊組織融合初期傳雜音,下半年轉溫和管理

Q:外界認為你管理風格強勢,空降帶一個新團隊要融入老組織,出現蠻多雜音,一年來,你有什麼感想?

潘:和碩是很年輕的公司,確實一開始來金寶感到衝擊很大,金寶是40幾年公司,行為模式管理方法兩邊很不同,甚至連資訊系統差異都蠻大,確實一開始大家不太適應。

我當時跟團隊說:如果公司完全沒問題,幹嘛需要我們?既然來了,就要發揮能力,想辦法適應。我們當時報到第一年,有目標要達成,確實是上半年踩蠻硬,可能改革太大,內部就比較不適應,有反彈,但這是必要之惡!如果慢慢來,就很難改變,我又很重視效率,積極轉型下引進很多優秀人才,想加速改造,也所幸因疫情發生的前半年已展開改造,疫情期間我們反而相對穩健。

現在公司營運框架弄好,已經鋪好路,下半年就轉採用溫和管理方法,沈總也建議我們,組織優化過程中應該採納既有團隊做法,找出折衷模式,現在我認為正漸入佳境。

Q:現在金寶深坑跟天母兩團隊合作如何?

潘:我們現在其實半新不舊,團隊磨合一年,八成隊員已經漸漸融入,許董也一直講要融合,沒有什麼新舊團隊,大家都來超過一年了,從報表跟彼此溝通去評斷對錯。

新團隊很常去深坑開會,一週有一半時間在深坑,其實很常見面就能改善合作關係,但我認為:框架打好、語言一致,就能增加溝通效率。以前你用你的,我用我的,大家都認為自己是對的,現在數據算法都一樣,就減少很多溝通時間,我認為一年會比一年更好。

我們是跟時間賽跑,要把公司做好,這是主流意識,大家要想辦法跟,該做就做。因為市場競爭壓力很重,現在許多作法會採取折衷值,我相信展現專業對公司加分,團隊將會逐漸融合。

否認大廠挖角異動,強調完成階段性任務

Q:對外傳英業達等大廠也在找你過去,是否有個說法?

潘:現在金寶舊團隊已經看出,新團隊出發點是為公司好,有績效,新團隊也知道該適應既有文化,我認為愈來愈多人願意接受跟融合。

我認為一整年下來,新舊融合,也做出第一年成績單,我是專業經理人,不應該在風風雨雨中選擇離開,我抗壓性蠻強的,連我自己都很佩服。我認為專業經理人進來(金寶),答應要做到的程度,就該信守承諾,把困難克服掉,階段性任務一定要完成。

若我去英業達,一定可以幫他們創造價值,但階段性任務應該完成,若公司有給好的舞台,就會繼續待,但也會看公司是否對人才繼續支持,我認為若支持的力道強,雙方有互信,持續在對的方向,就會繼續待下來,否則外面也很寬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