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一家的新世代

2003.10.15 by
數位時代
四海一家的新世代
台北敦化南路的9月陽光下,中國e禪市場管理諮詢公司總經理吳世雄放下撥不通的手機電話,「八成出國了,」清晨剛由北京出門的他笑著說:「現代人不在...

台北敦化南路的9月陽光下,中國e禪市場管理諮詢公司總經理吳世雄放下撥不通的手機電話,「八成出國了,」清晨剛由北京出門的他笑著說:「現代人不在手機上,就一定是在飛機上。」出生在員林、「出名」在Intel(曾任大中國區行銷總監)、出差到台北,這位現代台商位於北京首都機場的社區鄰居,全是和他一樣的飛行游牧族(從摩托羅拉中國區總裁到福特汽車中國總經理),「手機」和「班機」早已是他們最在乎的資訊。
看看趨勢科技(Trend Micro)總裁張明正的行程表,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發現:「台灣大事」已經無法左右他的行蹤,這位屏東長大的創業家當下要決定前往矽谷(行銷總部)、東京(財務中心)、馬尼拉(客服中心)或台北(研發中心),依據的是「世界」大事的緊急程度,譬如應變8月橫掃全球的「疾風」(Blaster)病毒,就比趨勢獲陳水扁總統親頒「台灣10大國際品牌第1名」的講座還重要,「他很高興得獎,」趨勢科技亞太區總裁劉家雍指出:「但就是飛不回來;事實上,我們一季還見不到他兩次!」
很少人知道,吳世雄和張明正當年是輔仁大學同屆的「哥兒們」同學,但也就在他們畢業近30年後,又擁有了一個同樣的身分和履歷——「無國界經理人」(borderless manager)。

台北通向世界的班機
多了!

但,他們絕不是台灣的少數人!
鴻海精密董事長郭台銘、威盛電子總經理陳文琦、明基電通董事長李焜耀都是近十年竄起的無國界經理人,更別數生意做到全世界的電子業大小主管。郭台銘最傳奇的故事就是「他沒有董事長辦公室,」一位他的大陸事業合夥人指出:「他人一到哪裡,那裡的大會議室就變成他的辦公室。」
在今年10月中華航空針對超級VIP頒贈「晶鑽卡」(可享全球1對1貴賓服務)的儀式上,華航總經理魏幸雄透露,光是每年飛行里程超過20萬英里(繞地球10圈)的準貴賓就有70個人,而定期搭華航飛機出國洽公的,「台灣500大企業的一半,都是我們客戶。」攤開中正機場的飛行資料統計,公元2002年每4分鐘就有一班飛機起降,每1小時就有970個人「check in」,數字各是十年前的4倍與1.6倍,有鑑於觀光人口並沒有增加(台幣貶值之故),因而這多出來的部分就是「商務旅客」帶來的成長。根據英國《泰晤士報》(Times)統計,「台北/香港」的航線載客量在1995年就超越了「倫敦/巴黎」間的旅客數(410萬vs.355.3萬),成為世界第一大載客量的航線。但也同樣地,商務旅行的浪潮並非台灣的專利——一年吞吐1500萬人口的中正國際機場還排不進世界前50大機場之列,全球最大的出入人口機場也不再是你猜想的巴黎、等觀光景點,而是如亞特蘭大(可口可樂和CNN總部所在地,年通關人數7794萬)、芝加哥(7257萬)等的純粹商業城市。「商務旅行」不僅成為世界航空公司最主要的營收來源,也成為《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新闢的版面和專欄名稱,即便是發生諸如911和SARS等危機事件,全球這些新興的無國界經理人還是得「咬牙起飛」,「我們真是出生入死,」新浪網(Sina)執行副總裁兼首席行銷長張蒞政說,今年4月到5月,他公事包裡隨時都帶著一袋口罩和體溫計,以備隨時都能出門。

**我們熟知的職場面貌
變了!
**

當時序跨入數位時代,照理說資訊的流通應該更便捷,出差旅行者應該愈來愈少,為什麼無國界經理人的數目卻反向大幅增加?
答案是「更激烈的競爭」「無國界企業的出現」,以及「人才進入全球市場」三項要素交織的工作新場域,業已翻新我們熟知的職場面貌。
美國加大柏克萊分校社會學教授卡斯提爾(Manuel Castells)分析,資訊科技連結跨國企業、國際市場和金融資本,形成了當今歷史罕見的全球性市場,但也使得企業進入「精明競爭」(lean competition)的新全球化時代。領先的企業必須具備超越對手的「內部調適性」(internal adaptibility)和「外部彈性」(external flexibility);前者意味著「彈性的策略決策能力」,也就是讓接近市場的在地公司有最多決策力,最快回應競爭變局,後者則代表「在所有生產過程元素之間達成組織性整合的能力」,也就是讓企業和分公司、供應商、顧客的資訊和文化落差,能夠降到最低。這種由競爭而帶來的彈性化,因此就產生了一群創新研發、尖端工程、金融管理、先進服務、娛樂事業的高階專業人員,「在控制地球的全球網絡節點之間移轉和通勤」,他們的角色既是「決策者」也是「黏膠」,既面對面地「粘合」跨地區、跨文化的同仁和單一公司的企業文化;也同時最快速度做出應變的決策。
曾積極爭取台灣IC健保卡業務的法國智慧卡公司ActivCard執行長韓福瑞(Steve Humphreys),就是這麼一位無國界經理人,在今年他把公司總部由法國遷到加州後,他必須在早上4點半就起床,以便和巴黎的R&D中心連上網路,直到深夜由印度Hyderrabad的程式部門上線,他才就寢;而一旦各地有突發狀況,他就和張明正一樣必須起身出發去旅行——即使ActivCard和趨勢的產品都可以透過網路傳送到世界任一個市場。

**第四波全球化,來了

**
曾以《Competing for the Future》一書馳名世界的密西根大學商學院教授普哈拉(C.K. Prahalad)則由跨國企業組織架構的變遷角度指出:企業的跨國經營目前已如火如荼地進入「第四波全球化」洪流。
——在第一波中,企業僅在母國運作,全球化僅意味著把產品賣到別國;
——第二波裡,企業開始在別的國家成立分公司,但也僅只負責銷售;
——第三波全球化,則是在市場所在國家裡進行著如母國般的「產、銷、人、發、財」等全部經營作為,但決策仍受母國總部控管;
而第四波,則是總部「虛擬化」,跨國企業成為「無國界企業」(stateless corporation),公司變成各個節點連結起來的網絡,各地公司各自掌握著昔日總部的部分決策權,高階經理人在地球上空飛來飛去,嘗試在「一種企業文化」和「多國決策中心」取得平衡,一方面快速回應全球各地市場的顧客需求,一方面不讓語言、文化、思維天南地北的工作者組織解組失控。
今年9月剛慶祝產出第5億隻滑鼠的羅技電子(Logitech),就是和趨勢科技一樣典型的「無國界企業」——義大利籍執行長陸瑞諾(Guerrino De Luca)坐鎮矽谷(近年併購企業的管理中心、財務和光學滑鼠軟體研發中心),但它的設計中心在瑞士Romanel-sur-Morges,材料和產品研發中心在新竹、製造工廠則在蘇州。5年前,羅技一度面臨文化衝突的危機,美國和歐洲的同仁無事不吵,甚至為一支新滑鼠該命名為「Pilot Mouse」或「First Mouse」僵持不下,結果是協議好「把總部移到美國,CEO由歐洲人出任」而解決。「國家和文化間的鴻溝,真是個咀咒,」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說,為了消除鴻溝,他不僅每月必須在全球趨勢的17個營運地點間飛來飛去,還必須偶而在員工面前露兩手撲克牌魔術(小時在屏東家裡保齡球場學的),來化解跨文化間因「素昧平生」所產生的藩籬。

**「零痛苦」準備
你是不是做好了?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最新的資料統計,到1998年為止,全世界已經大約有5.3萬家跨國公司,共擁有45萬家國外分公司,全球銷售總額達到9.5兆美元,約占全球總產值的20~30%,占世界貿易總額的66~70%。在如此巨大、成長的市場規模中,不論你如何地不情願,「只要你的生意遍布全球,你的足跡必須隨後就到」的定律,已成為數位世代新經理人就業的宿命;關鍵就在於——你如何做好無國界經理人的「零痛苦」準備!
要勝任一個無國界經理人,「流暢的英語溝通能力」當然是必備條件,但如果僅止於此,經理人還是常常鎩羽而歸,「你必須enjoy當地的文化,」暨南大學國際管理學院院長莊正民指出:「也就是『在地化』的能力。」對人才流動有深刻研究的104人力銀行總經理楊基寬也分析:如果到了異國,就要把心鎖在當地,「譬如你到大陸,你的生命和生活就要比大陸人『更大陸』,要完全放棄以前的歷史,」他強調:「否則你怎會想得出策略來贏得人心。」
除了在地化,如何把母公司的企業文化和當地員工的國籍文化平衡連結,也需要三分本事,政治大學企管系教授余卓民就指出:「站在公司角度看世界」,仍是第一要務,但是「心態上要接受多元文化的潛能」,經理人必須透過管理的技巧,讓當地同仁對母公司產生信任感,當年美國惠普(HP)讓每位同仁自由到公司圖書館借書的「惠普風範」(HP Way),仍是余卓民心中幫助無國界經理人「check-in」的最好教材。而趨勢科技張明正則透過無數不同國籍員工移地的「團隊塑造」(team building)課程,來培養異文化團隊攜手合作——在一個小房間內,行銷人員面對面接受顧客詢問,R&D工程師則在另一個房間透過攝影機觀看,不多久,R&D工程師就會主動打電話給行銷人員,幫助同事解決難題,國籍造成的冰牆霎時就溶解了。
萬事達卡(Master Card)大中華區執行副總經理江威娜則提醒,要平衡信任和效率的最快速方法,就是「先讓自己變透明,讓每個同仁都了解你」,她每到一個分公司的第1天,就預告她要離開的時間,這使得所有人都明白必須在這期限內把重要工作和決策都完成,久而久之,浮出的績效就會為經理人取得信任。

**「飛行」只是手段,
「靠港」才是目的!

**
然而,是不是所有無國界經理人都得一輩子飛來飛去呢?104人力銀行總經理楊基寬指出:「倒也未必!」在他的觀察中,「飛行」只是手段,「靠港」才是目的,在當今全球化的競爭中,原本蜷曲在各國國界裡的人才市場,第1次向全世界所有人開放,無國界經理人可以在不斷的飛行中,獵取自己的最佳機會點,從而發展出自己的「品牌」,再繼而培養自己的人脈(也就是「副品牌」),最後則是找到、或升遷到適當職位,「定下來,不須在四處奔波!」,對於即將成為無國界經理人的年輕人來說,「先具備強烈贏過外國人的自我驅策力,才決定起飛!」他語重心長提醒。
台灣的電子業中,目前有95%的企業在海外設有營業據點,在歐洲的200大企業中,有40家的CEO是由非當地籍的無國界經理人出任;在1975年時,全球只有7500萬人離開母國工作,現在則是1億4500萬人,「無國界工作」的時代早已來臨,端看你如何早做準備而已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