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細胞養成像「吸珍奶」,生德奈向全球藥廠證明MIT實力

2020.12.28 by
陳君毅
3D細胞養成像「吸珍奶」,生德奈向全球藥廠證明MIT實力
蔡仁譯攝影
2018 年成立的生德奈,應用微流體控制技術,讓細胞能在懸浮環境生長。未來預計實驗室能夠花更短時間培養或篩選出有較高抗體或蛋白質產量的合適細胞株。

製藥儀器是台灣新創鮮少切入的領域,不只因為需要深知藥廠的第一線需求,且競爭對手往往是西門子、博世等國際知名大廠。而生德奈卻突破了這兩大屏障,把台灣製作的製藥儀器賣進了日本、中國、歐美藥廠。

要了解生德奈的產品,必須先從製藥流程開始聊起。

從一杯珍珠奶茶,看懂生德奈的產品

製藥可以分為化學製藥及生物製藥兩類,主要差異在於製造方法。

化學製藥指的是利用化學方法合成,或是從生物中萃取出化合物,再用化學合成量產。大家所熟悉的阿斯匹靈(Aspirin)便是最知名的化學藥;生物製藥則是用基因工程、細胞工程等技術,利用生物體來產生基因重組蛋白和抗體,基因重組胰島素是最具代表性的生物製藥。

既然生物製藥是蒐集細胞所產生的蛋白或抗體,「養細胞」就成了重要的工作。

蔡承翰用只有一顆珍珠的珍珠奶茶來解釋,「奶茶就是培養液、珍珠就是細胞,透過刺激那顆珍珠(細胞),讓它產生抗體或蛋白質。」而生德奈的產品c.bird,則是能夠讓細胞「懸浮」在培養液中的儀器。如果細胞能保持在懸浮狀態,就能夠四面八方地成長(克隆),最大化細胞的產量。

但這件事情難在哪?要攪拌只有一顆珍珠的珍奶很容易,但當尺寸縮小到細胞等級,微流體的控制會受到表面張力、流動性的影響,並非像日常攪拌那麼容易。生德奈的c.bird是利用吸、放的方式,讓細胞保持懸浮狀態,「就是你一直用吸管吸那顆珍珠啦。」蔡承翰笑著說。

生德奈的產品c.bird,是能夠讓細胞「懸浮」在培養液中的儀器。如果細胞能保持在懸浮狀態,就能夠四面八方地成長,最大化細胞的產量。
蔡仁譯攝影

外資子公司混入台灣血

目前c.bird已經受到了多國藥廠的青睞,儀器進駐到了日本、中國、歐美的藥廠實驗室中。「老實講,c.bird有用,但可以更好,未來我們會整合可以調整酸鹼值、溶氧量的控制器推出第二代產品,去改善生物製藥細胞培養的環境。」蔡承翰說,而在最理想的構想中,希望儀器能替藥廠節省下2~4週的早期細胞篩選時間。

僅有2歲的生德奈,能夠打進製藥產業的高牆,蔡承翰的經歷是他們最大的資本。

4年前,他在德國弗萊堡大學攻讀生物醫學博士,「德國學界跟業界的接軌很緊密,我們實驗室已經誕生了4、5間新創公司。」當年蔡承翰的學長們共同成立了新創公司Cytena,針對藥廠需求開發儀器的新創公司,「他們在第一線觀察藥廠需求,也問我要不要轉研究方向,朝細胞培養的儀器前進。」聽取意見並成功畢業後,蔡承翰也成為Cytena的一員,要將研究成果真正轉成產品。

將微流體控制應用於生物製藥的細胞培養,讓細胞能在懸浮環境生長。未來進行細胞環境的優化與調整後,實驗室能夠花更短的時間培養或篩選出適合的細胞株(較高的抗體/蛋白質產量)。
蔡仁譯攝影

但蔡承翰想要回到台灣的心日益強烈,談有志回饋台灣或許是太過理想,想家才是強烈的主因。Cytena也理解台灣製造業強盛,讓蔡承翰回台灣成立子公司生德奈,但沒多久之後,瑞典生技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的CELLINK宣布收購Cytena。

「對我們來說那是最煎熬的時間點,公司架構在重組,我們必須向瑞典母公司證明自己的價值。」蔡承翰說。後續他與CELLINK達成協議,走新創公司的模式,由CELLINK領投,投時也在台灣募資。蔡承翰也順利找到了天使投資人,以及國發基金的投入,「合理啦,對母公司來說就是希望能夠加速產品開發,但我們就要被逼著長大。」

原先含著金湯匙的外資子公司,變成了混有台灣血液的新創公司,蔡承翰的夢想被逼著做更大,他認為生德奈擁有三個成功的要素。

第一是專業知識,微流體領域目前是百花齊放的狀態,有許多不同的流派,如吸管吸、放攪動細胞是一種方式,也有靠著離心力讓細胞保持懸浮狀態的技術,「這個領域還沒有絕對的標準,是我們的機會。」

第二則是瑞典母公司CELLINK的奧援,「CELLINK的銷售團隊遍佈在世界各地,讓我們能獲得藥廠第一手的回饋。」

第三是台灣製造業的強盛,蔡承翰舉起手中培養細胞的孔盤說,「在台灣,要找射出廠隨便就是10~20家,成本、技術、品質都很有競爭力。回來後我也接觸了幾家製造大廠,都很有心在醫療產業找尋機會,就算量不多,也願意幫我們製作。」

蔡承翰非常愛用珍珠奶茶來解釋生德奈的產品,而珍珠奶茶已經是在國際能夠代表台灣的標誌。他期望有朝一日,生德奈也一樣,帶著台灣的靈魂揚威國際。
蔡仁譯攝影

Q:什麼是微流體?

做手機、電腦中的電路都希望能做的越小越好,醫療領域也一樣。在製藥的流程中,常常需要把一些湯湯水水(血液、藥)的東西輸送到其他地方,大量的水可以用蓮蓬頭,但超微量的水,各種條件就不一樣了,這就是微流體控制。

將流體微小化的直接好處,是可用較少的容量進行各種檢測,對於使用昂貴的生物檢體或化學試劑的檢測來說,成本能夠大幅降低。

生物製藥在進行開發時,需要從培養細胞做起,當場景縮小至細胞大小,自然也是微流體的控制範疇。

但當流體的尺寸大幅縮小,某些在巨觀下容易忽略的特徵會非常明顯,如表面張力的毛細作用效果會強化、流動不易等。舉例來說,一杯水在正常世界中很容易倒出來,但縮小到極小的尺寸後,反而完全倒不出來,也不容易受到外力攪動。

Q:製藥儀器、醫材是台灣製造業的機會?

協助德國Cytena尋找台灣的塑膠射出成型合作商時就發現,台灣相關的製造能力真的很強,只是對於外商而言,一開始不知道要找誰,有些台灣廠商甚至沒有Marketing(行銷)或官網,該怎麼讓外國人知道?我一直嘗試促成集團內的公司跟台灣廠商合作,做這件事情對我的營收沒有幫助,但是台灣製造業轉型的機會。我可以做到的,我就試試看。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19期12月號《解析台灣半導體奇蹟!》創業QA

責任編輯:張庭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