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預言台積電不會拿英特爾大單,楊應超:高階製程外包是條不歸路

2021.01.27 by
王郁倫
提前預言台積電不會拿英特爾大單,楊應超:高階製程外包是條不歸路
shutterstock
英特爾新CEO上任宣告多數晶片自製原則,澆熄市場期待台積電接單狂熱,曾在半導體及外資金融圈工作,楊應超去年就斷言英特爾不會釋大單,為什麼?

科克蘭資本董事長楊應超早在2020年就預言英特爾(Intel)不會釋單台積電,如今英特爾法說會上證實將大部分自製,對此楊應超直言:英特爾外包7奈米製程,不是不可能,但這麼做就垮了!慘了!「高階製程外包的一天,就是公司競爭優勢結束的一天。」而最開心將是對手AMD跟NVIDIA。

楊應超。
楊應超

楊應超本身念普渡大學電機系學士碩士及哥倫比亞電機博士班,隨後才轉念MBA,所以雖外界熟悉他外資金融圈身份,但事實上,早期他是「搞半導體的」從業人員,除了念研究所時在大學教半導體課程,還曾於IBM的Fishkill Fab工作,1990年代這位藍色巨人還有晶圓廠,蘋果委由摩托羅拉設計、由IBM晶圓廠代工生產微處理器(PowerPC CPU, 用RISC架構)後於Mac電腦使用多年,但後來蘋果轉去用Intel處理器。

VMWare執行長Pat Gelsinger將於2月15日回鍋英特爾,接任執行長後決自主生產。
VMWare

外包:低價值工作委外

楊應超在當分析師前在EDS(當時全球最大的軟件外包公司)負責公司全部的大陸業務,很了解外包的商業模式,指出外包是80年代開始的風氣,但可以先思考企業為什麼要外包?他舉個例子,在美國居住,很多人院子要除草會外包,在台灣買便當就是煮飯外包,或家裡清掃交給清潔公司,都是外包常見的生活例子。

楊應超指出,假設一個人一小時工時價值500元,但若除草或清潔工作可以用300元請到人幫忙做,那麼外包給人就很合理。他指出,過去IBM大型電腦也一條龍什麼都自己做,但後來個人電腦晶片外包英特爾,OS軟體外包微軟,硬體代工交給台灣供應鏈,自己轉專注高價值服務,蘋果也是同樣概念,低價值製造外包,把自己時間專注高價值業務。

「換言之,英特爾真的外包,也只會外包低價值的業務。」楊應超點出重點,並提問:低價值(階)業務對台積電有意義嗎?楊應超指出,假設英特爾產能不夠,應該會先考慮把低階外包,高階高利潤留下來自己做,且外包半導體跟外包硬體組裝業務是不同的事,晶圓廠合作很複雜,「光良率管理跟設計的溝通就要花至少一年時間」,沒有這麼容易。

工作外包的真意是把低價值工作交給別人處理。
FC未來商務

開晶圓廠難,開IC設計公司相對簡單

對於現在產業界盛傳英特爾要外包7奈米製程,楊應超搖搖頭,直言:「不是不可能,但這麼做就會垮了!慘了!」他分析,AMD過去本來是自己設計自己生產,因為生產晶片是核心技術之一,但是後來AMD當時是快破產,才被迫把晶圓廠賣給格芯,IBM是因為轉型到軟體及服務,才把晶圓廠跟PC等硬體業務賣出去,通常晶圓廠不會賣掉,如果經營的好就是金雞母。

他分析,開一間IC設計公司,如聯發科或高通,比較容易,工程師聚集就開始了,但開晶圓廠很難,因為投資設備資本太大,AMD分割製造,外包後就回不來了,這是One Way(不歸路)。「英特爾外包7奈米的一天,也就是公司競爭優勢結束的一天。因為你(英特爾)不做製造了,那跟AMD跟NVIDIA有何不同?AMD再厲害現在全部CPU市佔還是比不上英特爾。」

商業背景CEO愛分拆,技術背景重科技力

楊應超指出,印象深刻是,1993年在IBM大裁員時,張忠謀之前服務過的德儀還跑來IBM晶圓廠搶人才,而楊應超後來也加入全球最大的軟體外包公司EDS,負責中國區業務,並因此在中國北京住了一年,但這家企業後來被HPE併購。

擁有半導體及外包兩種產業經驗,同時又有企管與電機背景,楊應超對於英特爾計畫找台積電代工消息傳出,就判斷不太可能。他一語道破關鍵原因是,前執行長史旺(Bob Swan)是商業背景出身,學MBA的會搞分拆、外包,財務運作,股市偏好這類消息往往立即上漲,但現任執行長Pat Gelsinger是技術背景,當初領導做出486 CPU也當過英特爾的CTO(技術長),當然明白科技的重要性,理解非把7奈米做出來不可。

台積電是否接英特爾大單一度是外界關心議題。
台積電提供

楊應超指出,英特爾的7奈米製程近似於台積電的5奈米,英特爾若拼7奈米拚個兩三年後仍做不出來,當然投降只好外包,但在此之前,由於現在中美政府都體認到半導體之於國安重要性,美國政府一定會支持英特爾技術發展,英特爾更不可能外包高端技術。

科技業分久必合,堅持自製比委外決策更難

對於科技業發展,楊應超指出,產業發展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如蘋果最後又把晶片設計拿回家做,讓軟硬體都自己一條龍完成是最好的(所以iPhone一定比Android用得順),諸如現在微軟也做到Surface硬體,Google併購宏達電手機部門,Amazon也發展Kindle硬體,「外包不是不好,但外包就是投降了。」他分析英特爾至少這兩三年內會奮力一拚。

楊應超自己在科技業及半導體界工作多年,對於英特爾目前官方證實僅繪圖晶片DG2及Ponte Vecchio伺服器用繪圖晶片屬於外包,他分析,因英特爾GPU非強項主流產品且利潤比CPU低,在產能不夠時,把這類產品趕到外面生產,相當合理。

楊應超分析,英特爾為CISC架構處理器(複雜指令集電腦;Complex Instruction Set Computer),能處理複雜任務,但相對耗電。所以後來衍生出專用晶片RISC架構(精簡指令集電腦;Reduced Instruction Set Computer)處理器,多用於手機,像ARM(Advanced RISC Machines)就是RISC的一種,最近流行的RISC-V也是。

楊應超指出,蘋果現在自製的M1晶片就是回到RISC架構,跟英特爾分道揚鑣後,用自己設計的CPU搭配自有軟體(像之前的iPhone及iPad),相對會更順暢,這也是先天兩種處理器設計架構的不同點。

對於英特爾新任CEO思維,楊應超分析,委外的決策很容易,但要外包高階還是低階產品,對英特爾來說兩者都不對,但要把產能良率拉上來難,是難的決策,但至少設計製造都自己做最順暢,交給台積電,光事前溝通設計就會比內部不順暢得多。

其次,英特爾即便要外包,台積電也沒產能,「5奈米產能根本都滿了!」楊應超分析,台積電股價現在是完全超漲,是現在狀況加上反應未來的可能性,「超漲不是壞事!」但他就現實面分析,英特爾即使釋單也對台積電這兩年沒有一點影響,要反應(業績)也要第三第四年以後。

外包緩不濟急,自救得拚這兩年

楊應超美國住家就位於鳳凰城(Chandler,錢德勒市),家對面就是英特爾12吋晶圓廠Fab42,天天開車都經過, 主掌10奈米及7奈米先進製程,英特爾在該城市就有四座廠(Fab 12, 22, 32, 42)。楊應超指出,台積電去鳳凰城是對的,當地很多人才,英特爾在當地建立供應鏈很久了,台灣人也很多,台積電去幾乎可直接收成。

英特爾兩任執行長決策差異很不同。
愛范兒

「若英特爾外包代工,AMD跟NVIDIA就爽翻了!因為英特爾就跟他們一樣都是IC Design公司了,AMD市占率也有機會超過英特爾。」楊應超分析,英特爾即使要外包也是兩年後的事,這兩年間,英特爾還是要面臨AMD靠台積電製程帶來的競爭壓力,因為外包產能台積電最快要2023年後才出來,但「英特爾要調整自己7奈米製程,如果順利,很可能2021-2022年就調整好了,」因此對AMD及NVIDIA來說,英特爾自製產能完全非好消息。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