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鐵志專欄】拜登上任後,川普主義會留下來嗎?

2021.02.03 by
張鐵志
張鐵志 查看更多文章

文化與政治評論作家,全新文化媒體VERSE創辦人、社長暨總編輯。曾任《Fountain新活水》雜誌社長、香港《號外》雜誌總編輯暨聯合出版人、《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創刊總主筆、《政問》主持人與主編,《數位時代》首席顧問等,並曾為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

【張鐵志專欄】拜登上任後,川普主義會留下來嗎?
shutterstock
川普任內打著反全球化、美國本位大旗,以爭議政策衝擊全球,如今拜登上任,瘋狂的「川普主義」仍會待在美國政壇嗎?

川普(Donald Trump)是這個網路時代的粗魯狂人,體現出社群媒體最深沉的惡:他的上台讓「後真相時代」成為關鍵字,他的任內讓極右翼媒體力量更強大,讓謠言更蔓延。

那些衝進國會的暴徒或許並非本質上有多壞,而是和主流社會活在不一樣的世界:因為他們相信選舉被操弄了,即使那不是真的。

當川普下台之後,川普主義(Trumpism)會延續下去影響美國政治嗎?

每個人對川普主義定義不同,但可以說一種比較誇大性的民粹主義:包括強烈的排外本土主義、反政治正確,反智而情緒性的動員。

其實,川普主義的出現並不是歷史的突變,而是代表美國的病徵,或者這整個時代的病徵。

pexels

全球化副作用、憤怒的社會底層,滋養川普主義發展

首先,正如美國知名保守派評論家凱根(Robert Kagan)早在2016年川普首度上任美國總統時就撰文說,川普是共和黨自己創造出來的科學怪人(Frankenstein's Monster):「難道不是共和黨過去瘋狂的『阻礙主義』(obstructionism)……教導了共和黨選民所謂政府、制度、政治傳統、政治領袖和政黨自己,都是可以被拋棄、忽視、侮辱和嘲笑的嗎?」

亦即是共和黨長期操弄草根選民的憤怒、放縱最極端的言論,加上這個黨從60年代以後,就愈來愈以「動員白人的不滿」為社會基礎,尤其是2008年歐巴馬上台後更是如此。這是川普崛起的土壤之一。

2011年出現的茶黨運動(Tea Party movement),是川普現象的重要先驅。茶黨的訴求是對聯邦政府的極端不信任,要求削減教育部預算、國土安全部(DHS)的開支。

2011年出現的茶黨運動(Tea Party movement),訴求對聯邦政府的極端不信任,要求削減教育部預算、國土安全部(DHS)的開支,也埋下川普主義的種子。
紐約時報

但是哈佛大學教授斯妲柯波(Theda Skocpol) 和威廉森(Vanessa Williamson)的論文就指出,茶黨的重要基礎是對歐巴馬的「仇恨」(hatred),因為歐巴馬代表其反對的一切東西:黑人、自由派和推動全民醫保讓少數族裔不勞而收穫,所以極右派更能動員那些白人選民的恐懼與焦慮。

這正是川普主義的基礎之二:世界愈來愈不平等,加上全球化、自動化、還有2008年的金融風暴,美國夢早已崩塌為黑色笑話,大批白人勞動階級陷入生活困境。還有多元文化的主流化,從移民到同志平權,讓生活在比較封閉的鄉村,或者教育程度相對低的選民,短期間很難接受。

茶黨的重要基礎是對歐巴馬的「仇恨」(hatred),因為歐巴馬代表其反對的一切東西:黑人、自由派和推動全民醫保讓少數族裔不勞而收穫。
Shutterstock

美國民主的翻轉與危機

一如我在上次專欄所指出的,社會菁英們不但在經濟位置上和大眾對立,且會瞧不起所謂的大眾或輸家,當後者不能接受新的進步價值時,會被菁英們鄙視,共和黨如此,民主黨更是如此。

於是出現一種「鄉村的憎恨政治」:他們認為沒有得到應有的政治權力,因為沒有人傾聽其心聲;他們認為資源都集中在城市,而沒有得到該有的經濟資源;他們更沒有得到該有的尊重,菁英們不了解他們想什麼。

簡言之,藍領白人充滿憤怒與焦慮,他們不信任華盛頓菁英,並認為外來移民和中國搶走了他們的工作。

社會菁英的對立方認為自己沒有得到應有的政治權力,因為沒有人傾聽其心聲;他們認為資源都集中在城市,而沒有得到該有的經濟資源。
Life Matters from Pexels

他們看到白人漸漸不再是這個國家的多數,2008年又是一個黑人自由派當選總統。這是一個他們感到日益陌生的美國,他們覺得是自己土地上的異鄉人。

這是川普出現的關鍵因素,他看到了有許多選民感到自身被體制遺忘或者拋棄,因此用最粗俗與情緒的語言說出他們的心聲:「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反對移民、痛批「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敵視中國。也因此鄉村白人比起之前投票率更加大幅地上升。

川普下台了,但是隨著川普崛起的矛盾根源都還在——政經不平等、擋不住的自動化、菁英的驕傲等等,撕裂美國的社會對立難以根除。
張鐵志

可以說,川普承繼且放大了共和黨中的偏執、保守與反智,卻同時翻轉了共和黨的政策路線與社會基礎,讓共和黨貼近社會基礎及更多勞工選民(川普也不像其他共和黨人積極談小政府、預算平衡,或自由貿易),而民主黨卻更像是都會菁英的政黨。這是美國政黨版圖的大逆轉。

川普下台了,但是隨著川普崛起的矛盾根源都還在—— 社會不平等、科技與自動化的持續進展、菁英的驕傲等等。

川普承繼且放大了共和黨中的偏執與保守,讓共和黨貼近社會基礎及更多勞工選民。
Hyejin Kang via shutterstock

尤其川普在任期間不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是更加惡化那些焦慮與不滿,而網路帶來的平行世界也更擴大了。

所以才會有大批川普支持者衝擊國會,他們甚至已經不信任整個民主體制了。

川普離開白宮、與第46任美國總統大位失之交臂後,只會讓他的支持者覺得社會繼續不公,對現在體制更疏離。
這是美國民主的危機。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21期2月號《2021數位行銷快攻略》]【張鐵志專欄】1

責任編輯:郭昱彣、張庭銉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