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不能複製、醫療領域是「贏家全拿」!5位生醫大老給台灣新創的真心建言

2021.02.05 by
吳元熙
成功不能複製、醫療領域是「贏家全拿」!5位生醫大老給台灣新創的真心建言
AAMA/創業者共創平台
台灣醫療實力頂尖,但醫療創業要發光發熱,仍需克服不少困難。走在前方的上騰生技、盛弘醫藥、安克生醫前輩們,有哪些建議不吐不快?

論醫療人才、技術與研發能量,台灣是公認的世界級本領。但,我們的生醫新創公司,有因此在創業路上走得更穩、更快嗎?

創業者共創平台基金會(AAMA台北搖籃計畫)3日舉辦智慧醫療產業共創論壇,邀請7家台灣具代表性的生醫新創公司與產、學界「前輩」們對話交流。

創業者共創平台基金會(AAMA台北搖籃計畫)邀請7家台灣具代表性的生醫新創公司與產、學界「前輩」們對話交流。
AAMA/創業者共創平台

AI醫療影像代表有:雲象科技、愛因斯坦人工智慧,前者是台灣少數能將AI數位病理工作流程打入長庚、台大醫院等兩大醫學中心的新創公司,產品線如今還擴及骨髓抹片、大腸內視鏡影像判讀;後者專攻腦部斷層影像,以AI偵測腦出血情況,打入台灣10間醫院,產品並獲得美、台、泰國食藥局(FDA)許可。

巨量移動擁有軟、硬體整合能力,運用AI監測15種心血管相關疾病,產品已經通過FDA實質相等性 (Substantial equivalence)審查,一年可以收到100萬美元的授權費,預計2021年可以取得FDA許可證(fda clearance)看好授權費持續提升。

在通過實質相對性後一年可以收到100萬美元的授權費 ,取得FDA許可證後每年授權費用還會持續提升。醫流體、精拓生技、捷絡生技則是3間各自專精「氣動式微流體」液態檢體檢測 、抗癌藥物檢測、3D病理檢測的技術型公司。

亞洲最大糖尿病管理平台智抗糖更養成自家生態系,產品版圖橫跨B2B與B2C,包含與多間壽險、醫院合作,旗下App並擁有台灣、日本58萬名會員。

7家新創各有擅場且都是一方之選,不過對於已在生醫領域打拚多年的前輩們而言,仍有許多真心話不吐不快,希望能提出建言,幫助這些創業家更快成長。

上騰生技顧問董事長張鴻仁

張鴻仁認為新創要誠實面對自己的公司競爭力。
AAMA/創業者共創平台

我有三點建議:

第一,醫療領域很多是「贏家全家」,如果你需要資金,必須告訴投資人為什麼你是「最好」,不管是世界第一、區域第一都可以,至少要有贏過別人的自信與說明,如果在台灣這樣相對小的市場都落後給競爭對手,可能真的回家別做了,創業路會比較輕鬆。

第二,要給出價值(value position)。不要只談這個領域的市場有多大又多大,市場大不代表你拿得大。與其這樣,你可能更需要把商業模式解釋清楚,你如何賺錢?如何分帳。

第三,要對自己誠實。真正的是市場是不會說謊的,你是第一名就是第一名。如果在跟投資人溝通的過程中,你沒有把與競爭者的差距、概況完整放進簡報裡,不管你是不是有心為之,一旦投資人發現,等於提早out(出局)。

另外還想強調成為產業領導者(corporate leader)的重要性。幾年前,若不是你走在最前面,要在台灣推動新創/醫療公司之間整合不容易,但這需要由產業領導者來執行、有一定的資金量體,未來才可以發揮更大影響力。「所以我更想對政府喊話,如果可以的話,政府能不能多做什麼。我講話比較直接,因為台灣醫療新創多半只能靠很少的錢活下去。」

盛弘醫藥董事長楊弘仁

楊弘仁給出務實建議,不見得將公司上市當成創業最終目標。
AAMA/創業者共創平台

大家都知道台灣的醫院不能夠上市,但我的集團內還是有敏盛醫院,某個程度來說最終還是想辦法上市了。講這些的意思是,台灣法規雖然有許多限制,但回過頭來想如果法規真開放了,可能有很多大型醫院上市,也輪不到我。所以「大家要轉個彎想,或許越難的東西才會輪到你。學習與困難為伍,困難雖阻礙你也阻礙別人。」

我聽完新創團隊的分享,其實內心覺得很興奮,因為台灣真的有太多好的技術與人才,這能帶來許多機會。大家幾乎都有提到各自領域的市場環境,這很好,但你沒告訴我「世界會發生什麼改變」,沒有解釋透過你的科技會帶來哪些差異,這是很可惜的地方。

有團隊詢問如何能透過合作創造真價值。這是很好的問題,因為如果是大拜拜的聯盟的確沒意義。我覺得要試著讓你的服務、產品跟盟友產生「連結」,先從一個點開始突破。

舉個例子,敏盛醫院的規模其實只需要1位病理科醫師,如果平時就雇用2位,並沒有這麼多的工作量。但如果一忙起來,工作量也可能需要1.5位才能做完。如果雲象科技可以串連全台所有的病理科醫師提供「病理診斷」外包服務,這對中小型醫院可能就是福音。

我最後還想強調,絕對不要被醫療法規限制了你的想像。也許這件事在台灣不能做,卻不代表沒有價值。

醫療界已經不是「討厭外部服務的時代」,現在要跟新創合作相對有機會。但團隊心中已經要有想法—你的最後一哩路是什麼?退場機制是什麼?上市與否也不代表成功,賣掉公司也是種選擇。

安克生醫董事長兼總經理李伊俐

絕對不能只把台灣當市場。我常說醫療公司要具備三大要素:募資、法規、市場,如果你有AI醫療產品,絕對是先去美國拿FDA認證,回頭來申請台灣TFDA會更容易。

以安克生醫甲狀腺超音波電腦輔助軟體(CAD)為例,我們是2012年就去美國申請FDA,陸續還拿到歐盟CE Mark許可,2015年才回到台灣。

有團隊問到商業模式是否要選擇「健保給付」,我會建議先不要想太多,以我們的產品甲狀腺超音波來說,健保提供的是600點。所以要是好的醫材盡量走自費管道,先評估台灣大型、中小型醫院的「量」能不能養活你。

但這條路並不容易。因為走自費管道,需要通過每個縣市衛生局核准與種種細節,光是處理這些流程,安克花了6-8個月才完成。或是可選擇與保險公司洽談,因為他們的客戶是更切身需要被幫助的人,這也是一種很好的管道。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

我想提「聯合學習」重要性。新創可以專心定義問題、解決問題,之後廣結善緣尋求合作與各醫療場域試驗。

杜奕瑾看好聯合學習,能助台灣精準生態系成形。
AAMA/創業者共創平台

為什麼需要聯合學習?因為醫療機構中的病歷資料屬於高度隱私數據,無法隨意存取,透過Federated Learning)可讓參與模型訓練的各方在local端訓練資料,再把訓練好的參數回傳至系統,透過不同端參數的交換、再訓練,醫院能在不需交換敏感數據的情況,擁有更準確的人工智慧模型。

我認為這有助於台灣打造「精準健康生態系」,我們不需要重複工作,而是要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有效運用資源。從個人照護下手。

我喜歡AAMA的「智慧可以傳承,成功不能複製這句話」,因為現在的產業大老講話不見得就是對的。即便是微軟這種等級的公司,當初也是看到google才決定投入做搜尋引擎。

回頭來看,無論是過去的蕃薯藤、PTT推文功能,其實在當時都是很新進的功能,台灣都可以比國外更早做出來。我希望台灣的醫療新創不要太在意「如何複製成功」,專注做自己看對的項目。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資訊研究所特聘教授李友專

李友專認為,AI醫療創業絕對不能只鎖定台灣市場。
AAMA/創業者共創平台

要幫醫師思考,用了你的產品為什麼會比較好,如果解決部分問題,卻幫醫師「製造更多麻煩」,醫院就不太有意願嘗試。新創還可試圖打進台灣大型的醫學中心,透過指標客戶吸引其他醫療機構跟進。

我認為醫療新創要成功還需要「擴大價值想像」,這指的是不要只有單一的產品線/應用情境,像雲象科技從原本的AI數位病理工具,切到不同疾病的影像判讀;智抗糖從糖尿病友管理平台思考與壽險業者共同合作保單,這些都是很好的例子。

台灣新創一定要走出去。走出去什麼意思?舉英國為例,當地醫療給付制度相當複雜,要切入的難度遠比台灣高,但他們光是自費醫療就有1.5兆市場,因此團隊無論是英國、美國都該試圖去了解這些不同生態系。

責任編輯:錢玉紘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