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憂鬱竹科

2003.09.01 by
數位時代
走出憂鬱竹科
那一年過年前,一位在聯電上班的室友,有天晚上穿了件印著聯華電子的夾克回來,還不待大家開口,他就自己坦白:「公司今年沒賺錢,這件夾克就是年終獎...

那一年過年前,一位在聯電上班的室友,有天晚上穿了件印著聯華電子的夾克回來,還不待大家開口,他就自己坦白:「公司今年沒賺錢,這件夾克就是年終獎金。」過完年,他把工作辭了,沒再回到新竹。
那一年,園區從業人數是2.3萬人,在裡頭工作的人,對進去和離開的想法多半單純,園區稱不上是吸引人的工作地點。不少學長下班後回到系上或社團擺龍門陣,常勸學弟妹畢業趕緊出國,進園區學不了什麼東西。

**園區崛起,造就科技新貴

**
1994年,台積電股票上市,以及其後若干出身園區的股市明星,改變了這種觀念。眾多因為公司配股、並因股票上市而致富的年輕工程師,被稱為科技新貴。兩年前還一起上體育課打棒球的學長,進園區工作三年後準備買房子買車子;退伍後分散全台各地工作的動機系同窗,幾年後不約而同換工作、往科學園區集中,開同學會變得很方便;學弟妹選讀研究所的地點,不再像從前學長以美國優先,而是儘量留在國內,因為進園區更直接。
儘管不少憂國憂民的前輩感嘆,理工科學生的出國比例急降,使得在矽谷出現的大陸面孔,早已超過台灣人,在新一代科技的移轉和發展上,台灣將失去優勢。但不可諱言的,這些為數眾多的畢業生選擇留下,加上自海外回流的精英,因而打造出台灣極具國際競爭力的半導體、資訊和通訊工業。到今年8月,園區的從業人員已達10萬,是1991年的4倍。
園區已成為台灣的科技地標,也是過去十年來成長最快、從股市吸取最多資金、造就最多年輕富豪之地,儘管許多知名公司(華碩、威盛、宏達、明基、廣達和仁寶等)並不在這裡發跡,但一般民眾認知的,是每次園區公司一招人,就有從北到南而來的遊覽車,載著許多剛畢業或退伍的年輕臉孔來這裡求職,家長也以小孩在園區工作為榮。

**光環褪去,重新想未來

**過去3年,是科技業有史以來最冷的寒冬,儘管春燕蹤跡已現,但是要回復過去全盛時期的榮景,實屬不易。以往園區以優渥財務報酬(主要是靠配股)吸引人才的能力,勢必會減弱。
影響所及,過去幾年懷抱淘金夢想而來的工程師,可能將面對只剩「科技」之名,而無「新貴」之實的現實考驗。在當下,他們如何自持,如何迎向未來,不僅關係他們個人的前途,也攸關園區及台灣科技業的出路。
本期封面故事「科技新貴光環仍在?」,是由主編盧諭緯和記者李欣岳聯手採訪完成,他們一位畢業於清華大學,一位畢業於交通大學,對園區都不陌生,這次更花許多時間訪談園區內外的工程師,完成了四篇報導。
想起我當年那位領了夾克後離職的室友,園區在之後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沒人能說準接下來幾年會如何,但經歷過這波考驗的工程師,肯定對自己想追求什麼,會有更深刻的思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