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不一定最好!

2003.06.01 by
數位時代
新,不一定最好!
從景氣循環的角度看,整個資訊產業已經低迷很久了,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經濟應該是在恢復之中,但很多人擔心,「現在有SARS的影響啊。」的確,S...

從景氣循環的角度看,整個資訊產業已經低迷很久了,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經濟應該是在恢復之中,但很多人擔心,「現在有SARS的影響啊。」的確,SARS影響的程度比大家預期都還深遠,可是也讓我們發現許多事情的可能性。
舉例來說,我們員工現在分兩組上班,在家工作的人,就透過Internet還有公司的VPN,來跟同事做互動,過去大家雖然知道網路的好處,但沒有明顯的動力讓大家思考這件事的可行性,或者因應工作型態改變,到底要怎樣保持工作的效率。

**應用新商機

**
從實行到現在的結果看起來,雖然仍比不上面對面溝通的效果,但公司整體運作並沒有受到影響,不只是我們公司,從很多方面我們都可以看到,網路應用的相關服務,因為這次的事件中,找到一個很好的機會,但前提是,市場已經ready在那裡。
這一、兩年我們公司在寬頻通訊市場的方面表現不錯,是因為我們在4年前就購併了好幾家IC 設計公司,有的專精ADSL、有的WLAN,所以從一個經營公司的角度,很多商機不是等到機會出現才來動作,而是已經準備等著機會出現。
以IC產業來看,我們是屬於上游的零組件提供者,所以最基本的還是要先回到應用面,目前的主力項目大致以「通訊」為大方向,第一個是所謂的網路應用方面,特別是無線區域網路部份,不論是WLAN或是藍芽,都可以看到整個應用已經出來,而Vo/IP及視訊會議也是熱門項目。手機是另一個重點項目,除了單純的通話功能,像是上網、拍照等,使得IC 設計也多了很多發揮的題材。

**資源配置的競爭

**
回到所謂技術的部份,很多人都很關心12吋晶圓廠的問題,像我們自己也有12吋廠,而且0.13微米還有0.09微米的製程都已經出貨,這當然是業界一個重要的議題,不過從比較實際一點的角度,不是所有產品都要用到這麼高的科技,所以不一定新就是最好的,我們講求的還是如何在成本及需求之間取得最佳的平衡,像我們自己雖然也有晶圓廠,但是我們也會找台積電代工,所以現在的競爭不一定是完全取代,而是資源如何配置的問題。
另一個競爭的關鍵,則是誰能掌握更好的整合技術,也就是所謂的「SOC」(System on Chip,系統整合晶片),因為產業速度變化的那麼快,客戶要的是能夠用最精簡的方式,達到最好的效果。以WLAN來講,晶片會包括所謂處理訊號轉換的基頻、接收訊號的射頻,還有一個叫與周邊溝通的MAC的部份,以前都是分成三顆,可是大家也清楚,現在要求的都是輕薄短小,如果真的是3顆擺進去,那體積會是早期那種笨笨的樣子,所以就必須把它們整合成一顆,而且很多時候WLAN,又是其他產品的一部份而已,它可以放在筆記型電腦、也可以在手機或是PDA,所以一定要做整合才能滿足市場需求。

**整合性解決方案

**
現在客戶思考的方式也跟過去不同,以前是我們提出一種新技術,但現在反過來是從消費者角度出發,告訴我們因為某種需求,所以必須有這樣技術。因此IC要整合的不只是電路設計而已,還包括所謂的軟體在內,也就是必須變成一個模組化的東西,因為客戶要的是彈性,這就是大家常聽到的「total solution」。像我們現在的產品,很多就是客戶把板子拿去,就大概達到70%以上的產品完成度。
不過這樣一來,就會讓許多原本以單一功能起家的公司,失去既有的利基點,所以不只是IC本身的整合,連IC產業的player,都會面臨被整合的命運。
這也是目前台灣IC業者面臨的難題。就我自己的觀察,現在是講求應用的時代,每一個產品的軟體都是非常獨特(unique),所以軟體變得很重要,以我們幾大手機客戶為例,產品出來,差異點往往就在軟體的不同,因為手機這產品不是可以接受訊號就好,它必須適應各種不同環境、不同使用需求,客戶的工程師就常拿著手機上山下海的進行測試。
根據我們的經驗,手機客戶在選擇晶片的時候,會非常非常在意軟體到底是自己寫,還是跟好的夥伴合作,所以我們必須要讓客戶端的設計師知道,可以加入哪些功能,這不像以前只靠2、3個人就可以寫出來。對台灣業者來說,在成熟性市場問題不大,但高階一點的話,老實說門檻的確比較高,必須要找一些夥伴來突破這樣的瓶頸。但台灣業者另一個問題是,公司規模都不大,在找合作對象的時候,會比較辛苦。
不過,我們也看到許多國際大廠,像惠普、戴爾或是新力,都在台灣設立產品研發中心,這顯示出台灣在產品設計上所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所以台灣IC業者的優勢就是利用群聚的效應,增加與國際大廠的互動機會,我相信台灣的IC設計業還是有競爭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