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利時代的投資學

2003.05.01 by
數位時代
微利時代的投資學
相較於日本人十年來已經太習慣接近零的低利率,習慣於中高利率的台灣投資人,對「微利時代」的來臨很感冒。「微利」其實是很傳神的說法,今年銀行活儲...

相較於日本人十年來已經太習慣接近零的低利率,習慣於中高利率的台灣投資人,對「微利時代」的來臨很感冒。「微利」其實是很傳神的說法,今年銀行活儲帳戶所發的利息,的確很有可能只夠投資人買幾包「維力」炸醬麵。
還有另一樣讓投資人趨之若鶩的金融商品,就是房貸,尤其是指數型房貸。在利率谷底,房貸怎麼看怎麼便宜,許多投資人,選擇在過去這一、兩年背起房貸這重重的殼。
然而連動式債券和房貸,都為投資人帶來只有時間才能證明的麻煩。連動式債券的設計,提供保證年利率,同時再加上對某些股票或指數商品的增值參與率,乍聽很吸引人,然而投資人其實暴露在極高的利率和匯率風險之下。因為投資人等於是在利率低點,鎖定5、6年的長期固定利率,一旦利率回升,投資人得不償失。雖然股票的報酬率可以弭平部份損失,但是另一方面投資人又將因為連動式債券是以外幣計價的致命傷,而承擔匯率波動的風險,一旦台幣升值,可能因小失大。
房貸也一樣,過去利率偏高時,台灣銀行業所提供的房貸利率相對僵固,在10%徘徊不下。
但自銀行競爭白熱化之後,不但指數型房貸等商品推陳出新,利率也猛創新低。這誠然是消費者的福音,但是因為每個月的負擔減少,消費者有本金越借越多的傾向,如果有朝一日,利率回到10%的水準,每個月應繳的房貸本息,可能是現在的兩、三倍,將會有許多人付不起房貸。
風靡一時的債券型基金也是定時炸彈。部份債券型基金為了創造高於市場的報酬率,把投資押在固定利率的長天期債券上,一旦利率反轉,將蒙受債券價格下滑的風險。這和去年利率下跌,金融機構如中信銀,靠賣原有高利率債券來賺大錢的做法,是一體兩面。

**人力資本才真正價值連城

**
為免誤踩地雷,在微利時代更要小心規劃投資,最重要是不要被紛至沓來的宣傳和資訊所困惑。當立委質疑中華電信釋股,是以年收益率9%圖利財團,並且拿來和定存1.5%的年利率相較,投資人必須也能分辨這類混淆視聽的政治語言,而不要衝動買入中華電信。因為定存是無風險的「百分之百保本產品」,但是投資中華電信的股票,有損失本金的風險:當年中華電信和台灣大哥大股價分別是100元和40元時,就有投資人著眼於高現金股利,奮勇進場,從而損失慘重。
另一個爭議焦點的高鐵案,也值得借鏡。公營行庫所投資的高鐵優先股,在財務設計上,更接近債券,而非股票,至少5%的報酬率,損失本金的機率極低。比起現在許多次順位金融債券寥寥2%的利率,投資高鐵其實是很自然的選擇。
注意到了嗎?在微利時代,最有價值的是人力資本,試想:100萬台幣的現金,投資報酬率2%和3%,一整年也不過相差一萬元,但是努力工作的人,一年的薪資卻遠高過這個數字,因此在微利時代,真的能動動腦子還捲起袖子的,才是價值連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