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棘手的新全球化難題

2003.05.01 by
數位時代
陌生、棘手的新全球化難題
面對新的變化,我們關注現象,但更需要視野和角度。SARS風暴,更該如此。 在三個月前,誰能料到廣東順德市一位肉販的猝死,最終會波及全球25...

面對新的變化,我們關注現象,但更需要視野和角度。SARS風暴,更該如此。
在三個月前,誰能料到廣東順德市一位肉販的猝死,最終會波及全球25個國家、超過5億都市人口居住的經濟地帶,造成一場規模與速度都超乎想像的傳染風暴?誰又能想到這個原本無名的陌生病毒,在經過一位義大利醫師厄巴尼(Carlo Urbani)的熱心追蹤後,會迅速受到全世界科學家的關注,展開人類有史以來最迅速、最廣泛的聯合防禦行動?誰又能想到,近年來被某些人稱頌為技術官僚典範的中國政府,在面對高危險的傳染病時竟一再延誤,甚至刻意隱瞞真相,導致疫情迅速擴散,造成全世界可能高達1500億美金的經濟損失?

**如網路般傳播的效應

**
SARS的迅速傳播和造成的深遠衝擊,正是全球化力量下的產物。這個病毒從原本寄宿的生物體轉至人類身上,從珠江三角洲的城市出發,在這個全球生命力最旺盛的新工業地帶孳長,並以香港這個國際交通要道作為跳板,展開它可能也從未想過的意外旅程,流傳至全世界。
我們有必要掌握正確的知識,全力搶救和預防。
SARS在中國造成始未料及的動盪,更衝撞與中國越來越緊密的台灣經濟。SARS在中國失控,中國政府也無法壓抑SARS真相,跨國企業直接上網參考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第一手資訊,透過全球化的網絡集體行動,對中國政府的情報封鎖造成兩難,也讓近十年來享受到全球化甜頭的中國經濟體,因為SARS和信任崩潰,陷入不確定的新局。中國的危機任務,會對台灣經濟與兩岸關係造成影響,不管是好是壞,都是身處台灣或大陸的工作者關注的焦點
這就是全球化的威力,一個國家內部的治理問題,透過網路效應傳遞,影響和它緊密串聯的企業、國家和工作者。全球化的力量,正對全球各國政府、企業和團體,召喚新的全球化治理模式。WHO就是一個值得觀察的案例。一個沒有強制武力為後盾的專業組織,國際公信力卻比一個國家政府還強,更帶領世界各國政府和醫療團體,共同對抗不可知的病毒風險。在這個緊密相連的全球化網絡中,新的治理模式,必然與過去不同;而知識與權力的結合,依然需要「民主」這個18世紀萌芽的老東西作為觸媒。
企業尤其可以從這次風暴中,學到許多經驗。如果沒有事先的規劃準備,如果像SARS的災難再度發生,企業很難應付措手不及的變局。知名顧問公司Accenture就曾經觀察,如果沒有適當的流程,「組織在面對危機時會缺乏共通的溝通詞彙和概念」,企業必須建立起危機處理的標準程序,好在危難發生時迅速評估狀況,建立任務編組和行動清單,以將衝擊和不確定感降到最低。

**醞釀未來的嶄新契機

**
要解決這重重危機,也因此產生新的商機,讓許多企業成為受益者。SARS疫情造成企業運作和個人生活上的改變,到底是短暫的現象,或者會成為長期趨勢,都關係到這些「SARS概念股」是否能維持讓人羨慕的業績。
幾週以來,和平醫院的封院事件,使台灣民眾深深籠罩在恐懼中,緊張與壓抑的社會情緒迅速引爆;對於傳染病患或「被驅逐者」的集中隔離,老早就長存在人類的集體記憶,從17世紀開始對乞丐、無業遊民與瘋顛者收容的「大禁閉」,一直到20世紀中葉德國納粹的集中營,「被驅逐者」和密閉空間的連結,始終在人們腦中留下不祥陰影。但過度的惶恐,使人們無端懷疑陌生人的可靠,也不願信任自己的家人、朋友、同事和親密伴侶;不管病毒是否已經侵入了我們身體,這種擔憂與集體焦慮,已損害了人們彼此的關係。
「我們必須設法走出這種無形的孤立。這是一個光明的時代,也是一個黑暗的時代,」180年前,英國小說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雙城記》的開頭,寫下這段膾炙人口的開場白,小說中刻劃了歐洲貴族的顢頇暴行,卻也歌頌人類真愛的力量,讓人甘願為了摯愛,自我犧牲寶貴的生命。兩週以來,種種因緣際會,我們見證世界的混亂失序、人性的怯懦、自私和非理性,但也看到了許多工作者堅守崗位,科學家和志工的奉獻,以及正在醞釀未來變化的嶄新契機。
而有了契機,就有希望。在這個乍暖還寒的過度時刻,且讓《數位時代雙週》陪你一起關心變化,保持探索未來的勇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