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之美!

2003.04.15 by
數位時代
絕望之美!
在這麼「壞」的時代氣息裡,不少人開始緬懷5年前,那時台灣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屹立不搖,股市錢潮翻湧,人人有希望,而且各個有把握。 但是,現在日...

在這麼「壞」的時代氣息裡,不少人開始緬懷5年前,那時台灣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屹立不搖,股市錢潮翻湧,人人有希望,而且各個有把握。
但是,現在日子真的這麼差,而過去真的有那麼好嗎?還是我們只不過是在平凡不過的「經濟循環」裡,無厘頭的亢奮和憂慮而已。仔細反省一下,其實,我們日子是過得愈來愈好。
舉個例子來說,現在我們到便利商店,各種停車費、水電費甚至汽車第三責任險的保費,都可代收,這景象5年前哪有?再者,如果你最近有到銀行去的話,不難感受到銀行櫃檯小姐態度可真有天壤之別(而且還有上班到七點鐘的)。如果你活在台北,你也不得不承認,自從市長開放民選以來,市政建設可是一任比一任好,機車不再橫躺在人行道,而騎腳踏車的人愈來愈多了。
最近偶有機會,閒逛到中央銀行的網站,看到我們金融體系裡的存款金額真是嚇人。以今年1月的最新數字為例,台灣金融體系的總存款達到20兆1079億新台幣,這數字比2000年阿扁總統就任時高6.8%,比1998金融風暴時高21.9%,約略是我們國內生產毛額的2倍。這麼大的儲蓄,足夠我們想幹什麼就可以做什麼,理當為台灣帶來不少信心,為何實際上卻是背道而馳呢?

**媒體真實vs.社會真實

**
我的感想是:媒體建構的社會真實,和生活世界的社會真實有很大的落差。雖然生活水準其實不錯,但媒體卻呈現出「壞,還會更壞」的社會景象,而這不全然是媒體的錯,錯在每天出現在媒體上的主角,演出各種荒腔走板的戲碼,建構了「我們哪有明天」的廢墟感。
放眼當前,台灣的政治人物其實都在進行一種「1/3『集中/分裂』謀略」,也就是「鞏固自家死忠的1/3,然後去分裂另兩家的2/3」,如此便可以用「少數」去取得執政權力。這樣的權謀是非常現實主義的,因為既然我沒有辦法爭取基本盤外的票源,那就乾脆去攻擊和分裂對手,這樣的謀略不可說不聰明,但就是苦了看媒體的受眾,因為每天是永無止境的對抗和攻訐,明明三黨政策的「落伍性」大同小異,但就是要用各種修辭,遂行「我比你強」的爭鬥。在2003年4月的現在,台灣人有這麼多錢,卻感受不到明天的希望,就是這種政治面上的不確定感;OK,那我們就要問了:這種僵局要持續多久?
還記得那位我們常提到的奧地利經濟學家熊彼得嗎,他最著名的理論就是「破壞式創新」——經濟上的大躍進,通常是來自冒險家的革命式創新,而非政府的宏觀調控或貨幣政策,而冒險家為什麼會心甘情願去冒險?因為他一旦成功,他就有創新初期「贏家通吃」的獨占利益。
在政治上,目前採1/3戰略的各黨政爭繼續演下去,就醞釀了新總統出頭的可能性——這個人物的戰術會是爭取基本盤和中間盤的「>1/2」選票,換句話說,他會用一種超越1/3戰略的最大公約數法則,來取代「連宋扁」的分裂法則。民眾必定會支持他,因為大夥兒對現狀可真是厭惡透了,這就是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以「新工黨」贏得1994年大選的相似背景。等著經濟循環一結束,那超過20兆的資金傾巢而出,我們又要擔心別的問題。這種在谷底期的幽微希望,我們就叫它「絕望之美」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