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品多風情,來自他的旅行

2003.04.15 by
數位時代
誠品多風情,來自他的旅行
誠品書店獨特的不只是空間規劃,還包括它的選書,對美學、視覺的控制所造成的氛圍,讓它展現出不同的內涵,空間只是提供了一個舞台,」近期設計台中中...

誠品書店獨特的不只是空間規劃,還包括它的選書,對美學、視覺的控制所造成的氛圍,讓它展現出不同的內涵,空間只是提供了一個舞台,」近期設計台中中友店、高雄大遠百店的十月設計建築設計總監陳瑞憲說。
大遠百購物中心17樓的大塊玻璃窗和挑高空間,讓誠品書店裡的讀者一抬頭,就能望見遠方的高雄港;中友店裡,一圈圈向外擴張的環狀書區,即使無法讀遍萬卷書,也能保有坐擁書城的感覺;已經拆掉的中山店,面對台大校園的台大店,貼近流行文化脈動的西門店,甚至氣氛熱鬧的新商場誠品116……。一樣的誠品,但每次的設計案,對陳瑞憲來說,都是一次極限的挑戰。
「每個行業,都是上天給的禮物,」陳瑞憲這麼認為。
從小就對視覺、顏色敏感的陳瑞憲,對建築設計、空間安排一直很有興趣,但從事食品業的父親卻希望他能繼承家業。退伍後,陳瑞憲到了日本(原本要學糕點製作),第一次有機會自己做決定,於是進了東京設計學院改學建築。
在日本的期間,陳瑞憲靠著大量旅行,看了許多建築,像張白色畫紙要為它塗上許多色彩。
然而離開了日本,他又極力切割和日本的關係,唯一不變的是旅行。他到紐約、羅馬、巴黎等地方,每到一個國家,就看他們的美術館、博物館和商業空間。
陳瑞憲說:「我在日本學到了什麼叫『絕對』;在紐約學到的則是『大』。」不論是日本系對線條要求的精準,或是紐約布魯克林大橋、SOHO區6米高天花板那種空間上的奢侈,讓陳瑞憲對於建築的概念,在不斷旅行中,反覆摧毀再建立,建立又摧毀的過程。

**解決各種空間的問題

**「商業空間反映出一個城市的歷練,它是許多短暫事物的累積,」陳瑞憲指出。在眾多設計案中,他最喜歡設計賣場空間。而每次設計,陳瑞憲都在打破過去誠品的界限,除了考慮市場性、流行度,空間動線要能創造消費者的購買慾,要創新但又不能超越消費者的喜好,最好做到恰如其分。
坐在由陳瑞憲自己設計的會議室裡,除了四面大牆,放眼望去只有厚重的咖啡色木紋,進到這裡來的人,彷彿都得帶著嚴肅的心情──開會,就是為了解決問題。一如陳瑞憲看待自己的工作,解決各種空間上大大小小的問題:桌子的高度該是多高,書店用什麼材質的書櫃,才不會比書搶眼……。
也曾因為不被市場接受而感到挫折,如今躍升為市場上的主流,陳瑞憲一直以為自己是幸運的。1988年回到台灣,他進了建築師黃永洪的公司,第一個作品能夠被發現,然後做了誠品的案子,客戶接著陸續找上門來。
「設計生命有結束的時候,後面的人要能踏著累積的東西向前,」轉眼間,創業已12年時間,陳瑞憲希望自己也能提供後輩當年曾經需要的幫助。「第一個唱歌的音符要被聽到,很多人唱了第一個聲音,卻沒被發現,然後就一輩子被埋沒了,」陳瑞憲感性的聲音,不斷在空氣中縈繞著。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