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又來了!

2003.03.15 by
數位時代
微軟,又來了!
「微軟來了!」二月的坎城,沒有每年初夏舉辦影展時的星光燦爛,卻多了幾分緊張忙碌的氣氛。今年在這個度假勝地舉辦的第三屆GSM電信展,更多了些針...

「微軟來了!」二月的坎城,沒有每年初夏舉辦影展時的星光燦爛,卻多了幾分緊張忙碌的氣氛。今年在這個度假勝地舉辦的第三屆GSM電信展,更多了些針鋒相對的煙硝味。因為,除了諾基亞、摩托羅拉這些手機產業老面孔,這回——微軟真的來了!
會場內的焦點,是微軟今年展出的新設備——配合微軟平台(Smartphone 2002和Pocket PC 2002 Phone Edition)開發的行動通訊裝置,其中最搶眼的,就是台灣宏達國際開發的幾款原型機。去年同一時間,微軟在坎城只是宣布一些概念性計畫(和硬體廠商及無線通訊標準制定團體加強合作云云),但到了今年,微軟發表的行動裝置不但在會場上實地展示,可以拿起來看動畫、聽音樂、記錄約會和收發電子郵件——當然,還可以打電話。
行動電話業者最大的擔憂終於成真:全球最有影響力的軟體巨人,終於跨出進軍行動通訊領域的第一步。在微軟的兩個平台中,Pocket PC 2002 Phone Edition針對PDA外掛通訊裝置而設計,適合比較大的畫面和觸控式螢幕裝置;至於Smartphone 2002則專為行動電話量身打造,適合比較小的畫面,操作上使用單鍵進行。「光靠語音服務,再也不能推動無線產業的發展,我們需要像智慧型手機這樣的裝置,」微軟行動設備行銷事業群副總裁克里斯湯森(Juha Christensen)呼籲:「這是改變人們通訊方式的最佳機會。」
這是微軟針對行動電話業者發起的新戰役,微軟將和全球電信業者合作,繞過傳統手機銷售通路,將這些智慧型手機掛上電信業者的品牌,直接賣給終端使用者(就好像不透過震旦,直接由中華電信銷售);這些產品的初期客戶是商務人士,但微軟希望更進一步擴展至大眾消費者。過去,微軟苦惱缺乏像摩托羅拉、索尼愛立信這樣的廠商為微軟開發手機;但現在,來自台灣的一群資訊精兵,幫微軟解決了難題,讓微軟可以開始全力衝刺。

**兩大陣營的對抗

**行動電話業者當然不願見到微軟入侵自家後院。「手機製造商,尤其是諾基亞,確實感受到來自微軟的壓力,特別是微軟在作業系統和設備製造上都有進展,」科技商業研究(TBR)機構的分析師福斯特(Christopher Foster)觀察,微軟設定的策略是成為行動通訊領域的主要玩家,「作業系統和相關應用,正是手機的利潤所在,微軟想取代諾基亞的地位。」
微軟不是一開始就和手機大廠打對台。在1999年前後,微軟透露有意進軍行動裝置領域,起初也接觸過諾基亞、摩托羅拉等大廠,希望PC軟體廠商跟手機硬體廠商可以攜手合作、共商大計,再創個人電腦時代的高成長榮景——因為手機其實和PC一樣,也需要一個操作系統。
但手機業者對微軟心存忌諱(有個人電腦被微軟全盤掌控作為殷鑑),原本彼此廝殺激烈的敵手,決定在這場戰役「義結金蘭」,諾基亞、摩托羅拉、西門子、易利信、松下等大廠,聯手力拱「Symbian」軟體平台。這下反倒激起微軟背水一戰的決心。
Symbian是一家英國公司,成立於1998年,由軟體系統廠商Psion和其他行動通訊業者共同合資成立,Psion以其多年來發展EPOC作業系統(運用在手機和PDA上)的經驗,和後續提供充沛資金的各個股東協力開發Symbian系統,目標放在未來行動通訊裝置所需的智慧型軟體——當然,從創立之初到後來的擴展,結盟名單中都沒有包含微軟,且Symbian還宣稱要採用微軟對手昇陽(Sun)力拱的Java語言來開發手機軟體,這正犯了微軟的大忌。比爾‧蓋茲對Symbian的反應異常強烈,根據2000年《產業標準》(Industry Standard)雜誌的報導,在和諾基亞執行長歐里拉溝通無效後,他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幾位部門主管,「Symbian會對我們不利」,這位微軟的大當家怒氣沖沖,「這些人在向我們宣戰,我們必須採取一切必要的手段。」
微軟的反應明快又果斷。1999年,在Windows CE(用在手持裝置上的作業系統)的基礎上,微軟宣布開發代號為「毒刺」(Stinger)的手機軟體,意圖要刺穿Symbian的防禦陣線;蓋茲甚至砸下重金從敵營挖角,將Symbian的創辦人之一(Symbian當初募資的企劃書就是他寫的)、曾是Symbian董事兼執行副總的克里斯湯森,挖來當微軟通訊新事業的掌舵者。
雖然找來大將領軍,加上微軟有豐富的資源挹注,一開始還是很多人不看好,「微軟在網路應用上取得很大的成就,但在無線領域可說是一團亂,」產業情報機構Gartner的分析師瑞德曼(Phil Redman)直言:「他們顯然沒什麼經驗。」聽起來好像有理。不過,當初微軟進軍網路領域的時候,不是也有很多人鐵口直斷,說微軟絕對趕不上時代潮流,會敗在初生之犢網景手上?把時間拉近一點,當微軟宣布進軍PDA市場之際,也有許多分析師認為為時已晚,批評微軟的作業系統既笨重又耗資源,絕對無法和已有紮實基礎、操作順暢的Palm OS相比。
如今網景只是美國線上時代華納無足輕重的軟體部門,而以微軟Pocket PC系統為基礎的PDA市佔率也成長到25%;一旦微軟發起攻勢,沒有人敢輕忽它的能耐。「微軟的實力堅強、荷包夠滿,既有決心又夠聰明,」諾基亞資深副總裁安德森(Erik Anderson)坦承,「微軟加入戰局,對我們造成極大挑戰。」
身為個人電腦的軟體霸主,為什麼微軟要搶進行動通訊市場?

**不得不加入的戰場

**
表面上看,是因為個人電腦已不再是引導科技市場成長的主導力量。但深層來看,長期生存的考量,才是微軟絞盡腦汁的動力——在後PC時代,微軟沒有選擇,它冒不起喪失影響力的風險,與其說是微軟選擇了戰場,不如說戰場迫使微軟必須加入。在2002年坎城的GSM電信展上,負責微軟行動設備事業的副總裁瓦德曼(Ben Waldman)宣稱,微軟的目標是希望3到5年內有1億支手機採用微軟的軟體,這相當於25%的全球市場佔有率。
除了版圖的移轉效應,行動通訊技術的進步也加快微軟的腳步。過去手機只作為語音(voice)通訊的工具,這個領域由特定的軟體(手機大廠自行開發)與晶片廠商(德州儀器佔據領導地位)盤據;但隨著2.5G和3G行動網路技術的成熟,數據(data)通訊和行動運算(mobile computing)的相關應用,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當幾乎所有人都已經有手機的時候,行動電話業者必須開發更多新功能——收發電子郵件或傳真、拍照片、播放影片、聽音樂、瀏覽網站、打電動甚至線上交易,才能打動愈來愈挑剔的消費者(市場已脫離高速成長階段,進入穩定成長的高原期)。而當行動通訊「網際網路化」的夢想成真,軟體扮演的角色將愈來愈吃重、也愈來愈複雜;這是微軟的老本行,也是它在行動時代再創高峰的機會。

**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

**
在行動通訊領域裡,雖然微軟是新人,但多年來打下的PC江山成為微軟的優勢。在個人電腦市場,微軟的作業系統佔有率在九成以上;在企業應用市場上,每兩台新裝機的伺服器中,就有一台使用微軟的Windows。微軟還掌握辦公室應用的關鍵——微軟的文書處理、統計分析、電子郵件和資料庫軟體已是企業的標準配備,它的網路瀏覽器市佔率更高達96%,龐大的使用群成為微軟的有力武器。「和既有的平台與軟體妥善整合,是微軟跨入通訊領域的最大利基,」微軟亞洲區嵌入式系統事業群資深副總經理吳勝雄表示,在微軟的.Net架構下,幾乎所有資訊設備間的資料傳輸和交換,微軟都有相對應的解決方案,「未來沒有單一的設備能滿足使用者需求,消費者可能會用筆記型電腦輸入資料,但希望手機上也同步更新,而微軟是最能提供Total Solution的公司,」吳勝雄指出。
在網路版圖上建立的龐大勢力,也是微軟跨入行動服務領域的捷徑。微軟的即時傳訊軟體「MSN Messenger」在全球有7500萬名使用者,有高達1.1億人使用MSN Hotmail免費郵箱;在網站競爭最為激烈的美國,MSN網站的每月瀏覽人數已超越雅虎,達到1.05億人,僅落後第1名的美國線上200萬人。
微軟全力拓展MSN在行動領域的加值應用——微軟希望一石二鳥,既能進入行動通訊軟體市場,又能開闢行動服務版圖。微軟使出渾身解數拉攏國際電信服務業巨擘,包括美國的AT&T Wireless、Verizon、Sprint、Nextel,英國的Orange,西班牙的Telefonica Movile,中國的中國聯通以及德國的T-Mobile,都分別和微軟建立程度不一的夥伴關係。在台灣,微軟和中華電信合作,讓Hotmail和MSN Messenger的使用者可以直接傳送手機簡訊,也試圖和台灣大哥大與遠傳發展類似計畫。資策會市場情報中心產業顧問王勝宏指出,微軟利用MSN、Hotmail與Messenger的利基,積極與全球各地的電信業者進行策略合作,「與其他競爭對手相比,微軟已經站穩先機。」
但競爭對手們不能也不會坐以待斃。有行動電話的領導業者的支持作為後盾,Symbian公司和諾基亞、索尼愛力信、西門子等業者快馬加鞭,開發款式更多樣化的智慧型手機,直接對微軟的「Microsoft標準」投下反對票。在今年二月坎城的3GSM會場上,幾家大廠紛紛發表以Symbian平台開發的新產品,諾基亞的N-Gage(可透過藍芽或GPRS,同時多人對打的遊戲手機)和西門子的SX1(可以放音樂、看影像、拍照片、傳MMS和收聽廣播的娛樂手機)尤其吸引全場目光,特別是顛覆傳統手機的設計,「為什麼大家會需要好幾雙鞋、好幾個包包?」
西門子資訊與行動通訊事業群總裁藍普契特(Rudi Lamprecht)宣示手機的未來概念:「我們要讓人們用看待太陽眼鏡、皮包和手錶的方式,重新看待手機。」
微軟過去綁樁PC產業的歷史,是Symbian塑造差異化的最大利器。Symbian宣稱,由於採取開放性標準和透明的授權模式,手機廠商不必擔心會被技術綁標,在開發和導入應用服務上也會更為快速。「我們和通訊產業的世界大廠同步發展產品,」Symbian公司的副總裁班克福(Peter Bancroft)比較Symbian和微軟Smartphone 平台的差異,「針對手機設計作業平台,你必須特別考慮到電池壽命、處理器和記憶體的限制,」更重要的是軟體業者的心態,「我們絕不會和合作夥伴競爭,想搶走他們的利潤或客戶,」班克福委婉解釋。

**消費者的信任是關鍵

**
微軟的動作頻頻受到市場矚目,尤其大手筆宣布和各國電信業者結盟、拉攏台灣ODM廠商生產智慧型手機,都是業界關切的焦點。但微軟這場仗卻也打得辛苦,先是Smartphone 2002軟體平台的上市日程一延再延,原本合作密切的手機開發廠商英國Sendo甚至倒戈相向,去年底投向Symbian陣營,還控告微軟侵犯公司權益;法國電信旗下的Orange,最近委託宏達開發生產的智慧型手機,卻傳出有接收不良、電池不穩、開機困難和反應遲鈍等問題,讓宏達與微軟為發布修補程式(patch)忙翻天。
智慧型手機上市的不順,凸顯了微軟在行動通訊領域的弱點。「通訊設備的複雜度很高,不是只搞定手機就好,還有電信系統端的問題要處理,」資策會MIC資深研究經理尤克熙觀察,微軟在這個領域不像諾基亞或易利信有多年經驗,學習成本很高,「如果微軟不能一步到位,很難讓消費者信任;大家都習慣電腦的Windows會當機,卻不能接受手機莫名其妙打不出去。」
然而在另一邊,Symbian陣營也不是毫無隱憂。在公開場合,微軟絕對不和行動電話業者正面衝突,更積極爭取加入Symbian陣營的業者「同時」和微軟交好。拿剛剛入股Symbian公司5%股份的韓國三星來說,這家迅速崛起的亞洲新星並未放棄與微軟的合作關係,「像三星這麼大的公司,不可能單獨只押一邊寶,當然哪邊有發展性就往哪邊走,」同時主管微軟在日本、韓國、台灣與中國等地Smartphone手機業務的吳勝雄解釋。其他大廠也一樣,除了諾基亞,各家業者都可能難以抵擋微軟的「磁吸效應」。行動電話領域全球第二大的摩托羅拉,雖然是最早加入Symbian同盟的業者,但也積極自行發展Linux手機,業界更盛傳摩托羅拉年底可能加入微軟行列。而歐洲的易利信有70%的收入來自銷售電信系統,對這家去年嚴重虧損的瑞典公司來說,既然行動電話部門已與索尼合併,要積極轉型為「行動技術平台服務公司」,因此也缺乏絕對的誘因固守Symbian陣線;事實上,易利信和微軟在2000年還合資成立專攻企業解決方案的易利信微軟行動(Ericsson Microsoft Mobile Venture AB),雖然後來合作破局,易利信將合資單位併入自家公司,但已顯示易利信絕非和諾基亞一樣堅持「漢賊不兩立」。
「諾基亞手機的全球佔有率超過三成,Symbian平台又有濃厚的諾基亞色彩,其他大廠如果和微軟保持一定關係,也算為自己買份保險,」一位不願具名的業者表示:「微軟了解大廠之間微妙的競合關係,採取遠交近攻的策略,這很聰明。」

**台灣電子業的機會

**
不管微軟與Symbian陣營角力的結果如何,這場手機大戰都將影響台灣資訊產業的明天。現在與微軟建立關係的台灣ODM業者,多少都希望智慧型手機能像個人電腦一樣發展,先進入這個領域的業者,便能在市場起飛時迅速接下訂單;而微軟也希望加強與這些製造商的關係,好在想辦法打入全球各家電信業者疆域之際,有更多的夥伴可以選擇,為各家電信公司生產樣式更豐富的手機。台灣的宏達、神達、英華達、華寶都投入研發微軟Smartphone平台的行動電話設備;緯創不但要和微軟合作開發下一代手機平台,更宣布要生產英特爾Xscale架構的智慧型手機,讓「Wintel手機」能在今年底前問世,「緯創跟微軟緊密結合,是必然的選擇,」緯創集團董事長林憲銘信心滿滿。
微軟與手機大廠的分分合合,讓人聯想到中國古代的七雄爭霸,秦國與東方六國的「合縱」、「連橫」之爭。諾基亞是Symbian「合縱聯盟」的主要推動者,集合各家手機大廠力量、提倡開放標準,目的就是要阻斷微軟進入行動通訊領域;微軟則在這場「一統天下」(企圖將手機的硬體完全標準化,採行微軟作業系統)的戰役中採用「連橫策略」,以優厚條件積極結交盟友(半導體大廠、中小型ODM廠商與電信業者),伺機拉攏次要敵人(摩托羅拉、索尼愛立信、三星及其他知名手機品牌),以全力打擊主要敵人(諾基亞)。
微軟的產品和策略能否成功,還得看它能否集中資源,跨越高科技行銷大師摩爾(Geoffrey Moore)描述的「鴻溝」(chasm)——在智慧型手機的早期採用者(「高瞻遠矚者」)和早期大眾(「實用主義者」)之間的巨大缺口。不管最後鹿死誰手,是集結群雄的合縱聯盟勝出,還是採用連橫策略的霸主會贏,過程都精采可期。
要了解未來世界科技業走向,不妨先探查微軟的舉動和策略,這家公司擁有全世界最聰明、最嫻熟技術和商業交會潛能的CEO,——當然,要反抗它的霸權掌控,也必須先由認清它的意圖開始。由今年初春料峭的坎城較勁開始,我們幾乎已經可以斷定——世界科技產業的火花又將迸放。
而對消費者或專精代工的台灣電子業來說,這都是件好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