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品牌概念,就不會有好設計

2002.12.01 by
數位時代
沒有品牌概念,就不會有好設計
設計vs.教育王志仁:最近政府一直在強調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我們也看到台灣企業界開始願意投入,在這樣的升級壓力下,很多人期望教育可以發揮作...

設計vs.教育
王志仁:最近政府一直在強調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我們也看到台灣企業界開始願意投入,在這樣的升級壓力下,很多人期望教育可以發揮作用,所以想請大家談談設計教育的看法。

顧明德:台灣學生成長的過程裡,很少被教導如何「做選擇」。當然學校也有責任,因為,學校的目標應該不是教會學生東西,而是創造一個讓學生願意去學習、有能力去學習的態度。

黃崇彬:我想可以舉韓國的例子來說明。最近大家看到韓國遊戲產業很紅,可是這不是一下子就出現的結果,韓國在選定遊戲產業之後,就在大學成立了遊戲設計系。設系也許不難,可是在課程規劃上,就有很多學問,他們的課程不只是著重遊戲,唸這個系的學生,必須學習戲劇理論、上音樂訓練還有很多藝術史學,所以,不是設一個「設計系」就能培養設計人才,能不能包括人文內涵在裡面才是重點。

Abby:我這次來台灣訪問,到大學演講的時候,我問學生「為什麼想當一個設計師?」,他們回答是因為聯考分發的關係,這讓我感到很驚訝。如果學生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就不可能成為一個好的設計師,如果基本的問題都不能幫學生釐清,設計是不容易成功。

方浩實:我個人覺得,台灣連教育體系都是從生產的角度在思考,從畢業人數來看教育的成果,說得直接一點,就是大量製造學生。如果連教育體系都是這樣思考出來的,設計要紮根就很不容易。

Andy:早期英國培養設計師的傳統,相當注重設計師對整個社會環境的關懷,所以會要求設計系的學生讀歷史、地理這些社會科學,不過這幾年情況有點轉變,大家太注意所謂的「設計」這件事,忘了設計其實就是對社會人文的關懷。

設計vs.創意
王志仁:
設計教育目前看起來是有些侷限,在觀念或行動上可以做那些改變?

黃柏漙:20多年前,宏碁開始投入設計工作時,遭遇不少瓶頸。一方面是我們不很確定該怎麼跟年輕的設計師溝通,現在的問題是,年輕的設計師,只想學有名設計師的風格,沒有自己的主張,而且對於企業要的設計到底是什麼,也不是很在意,所以很現實的,我們只好找國外教育訓練出來的人才。

黃崇彬:在我自己的教學經驗裡,我都告訴學生,「把自己想成一個外星人」,而且要把我們這些地球人想做低等動物,這樣在界定問題的時候,就會比較清楚。

Christoph:外星人這個說法不錯,不過我會從比較實務的觀點來看。我覺得,不要把設計當成一種單純的美感展現,而是要把設計當做一種策略,從行銷到測試到研究,這樣才會找到可行的路。

Abby:我很同意Christoph的觀點,現在我會轉換自己的身份,我除了是一個設計師,同時也是一個生意人,能從不同角度看事情,就會有新的想法出來。

Andy:現在這個社會資訊取得的差異很小,所以,差別不再只是你有我沒有,而是要培養出第三隻眼,看到同樣事物的差異性。

顧明德:我們雖然一直在談設計,其實很多人並不是很了解設計到底是什麼。常常有企業主來找我們的時候,就說要我們做一個漂亮的盒子,我對這樣的情況並不是很適應,雖然我們也一直在教育我們的客戶,但效果有限,所以後來我就決定,我們只做可以溝通的客戶,而不是每一個案子都接。

設計vs.品牌
Abby:
顧先生提到挑選客戶,讓我想到品牌這件事。做設計其實也應該有品牌的概念,我的觀點是,品牌不只是存在消費品市場,品牌是一種暗喻,一種精神。例如,日本文化的深層就是一個品牌精神,因為品牌講求的就是持續專注的態度,所以,沒有品牌概念,也就不會有好設計。

方浩實:的確,台灣過去談的都是成本(Cost)而不是價值(Value) ,台灣所面臨的就是這樣的問題,因為不清楚自己的價值,所以設計出來的東西,往往總會覺得少了點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我認為是缺乏跟客戶溝通策略。

Andy:生產並不是不重要,過去英國也是以生產為核心,重點是,能不能導入更多的分析。

顧明德:我不覺得台灣沒有品牌,像鴻海、廣達,只要一提到做筆記型電腦,沒人不知道這兩家公司,所以,我覺得台灣該走的是像鴻海這樣所謂專業品牌的路線。台灣不是沒有條件,而是要走得多快,還有該如何做的問題。

Chrsitoph:就我的觀察,台灣現在對於品牌的困擾,在於沒有想清楚到底台灣做那一種產品會被世人肯定。提到義大利,就想到他們的流行服飾與傢俱,現在很多人覺得德國的設計很強,但我說實在的,德國在10年前,很多東西也是抄美國的,可是德國人知道自己的強項是在工業,所以德國在工業設計上走出了自己的路,不論是汽車還是工具機械。台灣有的是什麼?尤其台灣是一個小的國家,更要找出自己的利基點。我個人覺得台灣的利基點就是資訊產品,台灣如果要做品牌、要做設計,這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設計vs.地域
王志仁:
台灣業者一直很想走入國際市場,很多人也提到設計必須在地化,不曉得大家對這個議題有什麼看法?

黃柏漙:我對這個議題比較不那麼擔心,我反而關心另一個現象。目前很多產品進入了國與國之間的專利之爭,台灣在這方面就比較吃虧,因為沒有專利的支援,就不可能在最好的時間,推出最好的產品。

Abby:當地的支援及溝通當然很重要,隨著市場的變化,單獨一家公司的力量,其實很難掌握全面的發展,所以現在的設計講求的是跨國合作。韓國的LG要進軍美國市場,他們就來舊金山找我們合作,而不是用他們在漢城的設計師,韓國這幾年在世界市場快速竄起,和他們懂得運用各地資源有很大的關係。所以重點不是設計的地點,而是誰能掌握消費市場的習性。

Christoph:不同的文化和習慣,當然對設計有影響,可是不是絕對的影響。SONY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成功不是因為是日本的設計,而是因為他們抓住對的市場,就像書一樣,好的設計絕對可以在全世界銷售。

Andy:我對台灣921地震有蠻深的印象,台灣的生命力很旺盛,這就是地方文化的特質。設計在做的事,就是要抓住這種暗藏在生活中,被忽略的各種小細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