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7萬美元 MIT為你打開技術、產業人脈窗口

2007.01.15 by
數位時代
每年7萬美元 MIT為你打開技術、產業人脈窗口
「和學校合作,算是取得一張東看看、西看看的門票,從眾多新技術、新研究中,挑出企業自己要做的事,」時代基金會副執行長趙如媛如此比喻,表示全球頂...

「和學校合作,算是取得一張東看看、西看看的門票,從眾多新技術、新研究中,挑出企業自己要做的事,」時代基金會副執行長趙如媛如此比喻,表示全球頂尖大學的產業資源豐富,可為企業培育人才、找尋創意、移植技術取得捷徑。
趙如媛表示,企業最常面臨的問題,就是不知道大學裡有什麼資源,教授也沒時間親自拜訪企業,分享最新的產業研究、技術,不過產學合作不需大海撈針,找到每個學校的產業合作窗口,可事半功倍。

**國際大廠花錢拿會員資格

**
時光回到一九四八年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政府委託MIT研發技術,並將成果授權讓企業開發,至今MIT的產業聯絡計畫(MIT/ILP)延續至今,已成為全球企業向MIT挖寶的最佳窗口,舉凡微軟、諾基亞、惠普、波音、奇異、瑞輝藥廠、美林證券或BMW等,都願意每年花上萬美元加入ILP會員,取得研發技術的捷徑。
MIT產業聯絡計畫落腳全球,台灣的時代基金會(Epoch)長期與MIT合作,十四年前就與ILP(Industrial Liaison Project)牽上線,成為在台的聯絡窗口,包括台積電、永豐餘、台達電、宏碁等,都曾默默透過ILP研發技術、取得全球會員的產業人脈。
透過ILP網絡,台積電曾與MIT的半導體計畫合作,宏碁、台達電與惠普、諾基亞、NTT等老大哥們並肩,一同參與MIT代號「氧氣Oxygen」的計畫,開發人性化科技。
「學校只能提供一些想法,但以MIT的ILP計畫為例,全球逾兩百個企業加入,台灣的企業一旦加入,也取得和國際大廠互動的方式,」趙如媛說。
再以在台有五十七年歷史的造紙大廠永豐餘為例,近年積極朝向生化、電子、金融等多元發展,學校,成了傳統老店轉型的研發中心,甫成立的永奕科技公司,點子就是來自MIT兩個小時的參觀活動。

**永豐餘取得RFID技術

**
二○○○年在時代基金會策劃下,永豐餘集團董事長何壽川與兒子、永豐餘協理何奕達現身MIT,與台積電、台達電、廣達、鴻海等十餘家時代基金會會員代表,參觀位於MIT地下室的小實驗室,由RFID(無線射頻辨識系統)權威教授撒爾瑪親自解說該技術最新發展,何壽川靈光乍現,回台便交代何奕達,評估RFID的發展性。
「一項研究、創意要商業化,企業要願意做後面的苦工,」趙如媛說。
永豐餘何家父子在MIT開了眼界,以行動跨足RFID,隨即加入RFID的相關學術單位,包括麻省理工學院Auto-ID中心,並以創始會員身份加入主導RFID標準的EPCglobal聯盟,掌握產業know-how。
一個在校園看到的好點子,永豐餘卻花了六年準備,二○○一年起在集團內展開RFID研究,經多年測試及何奕達在台美兩地奔波,網羅曾任EPCglobal執行小組召集人的戴念華,二○○六年十月,永奕科技正式在台成立,創業點子始開花結果。
「RFID是未來不可忽略的重要科技,透過該技術,日本實驗室已可查出牛奶是從哪頭牛擠出來,未來五年將可普及,」永奕科技總經理戴念華說,二○○七年台灣RFID產值可達五千萬美元,占全球一‧二%,六年後挑戰一○%市占率。
但真的只有MIT這條路嗎?趙如媛說,「不一定跟MIT,如史丹福(Stanford)大學的產學合作也很有名,說不定直接和台灣機構合作更務實,」除尋求一般的產學合作窗口外,技術移轉中心也是挖寶的關鍵字。
以國內的工研院為例,一九九八年即與史丹福大學簽訂技術合作協議,進行前瞻技術研發,工研院的創意中心也有強大的院外合作單位當後盾,包括MIT的媒體實驗室(Media Lab)、美國的IDEO、美國未來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等,也是企業向研究機構挖寶的關鍵窗口。
校園裡藏有優渥的產業技術、人才、脈絡等寶藏,IBM、Google甚至在MIT校園設下辦公據點,以便隨時交流,尤其各大學申請研究經費日益困難,只要企業願意花錢贊助,未嘗不是換取長期研究能量的划算投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