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作品長命,但願永留人心

2007.01.15 by
數位時代
不求作品長命,但願永留人心
大概很少有建築師像龔書章一樣,用非常積極的態度在做「期限內限定拆除」的建築作品。過去幾年龔書章與所主持的原相建築師事務所,除了一般建案之外,...

大概很少有建築師像龔書章一樣,用非常積極的態度在做「期限內限定拆除」的建築作品。過去幾年龔書章與所主持的原相建築師事務所,除了一般建案之外,還積極投入暫時性建築(temporary architecture),包括展示空間、活動場所,例如宜蘭「夢想起飛」大展、台北電影節露天電影院。更特別的是,二○○六年底原相抱走日本JCD商用環境國際設計大獎三座銅牌的作品,居然全部都不是正規的永久建築,而是房地產接待中心。
接待中心,也就是俗稱的「樣品屋」,保存期限不會超過一年。對業主而言,接待中心只要能展現風格就好,龔書章卻有不同想法,他將接待中心的意義從室內設計、建築外觀,擴大為都市風貌的一環。龔書章笑說,這些樣品屋都是難得的實驗場所,可以做出「理想中的都市地標」。原相第一個接待中心的案子,就是兩年前信義計畫區「慕夏四季」豪宅建案,龔書章以八千片排水塑膠板代替外牆,加上水池的光影,彷彿披上一層薄紗的、乾淨的方盒子,他用極便宜的建材為上億豪宅打造樣品屋,大受好評。
之後原相陸續做了二十個接待中心。例如仁愛路上的「旅行與閱讀」,是以三個磚造、玻璃、木頭盒子交錯疊上的概念,同時兼具內斂與外放,乾淨俐落。信義路五段的「新川普」,剛好介於一○一大樓與眷村四四南村之間,連接了全台北市極繁華與極懷舊的兩個地點,因此龔書章以一個阿拉伯數字的四的形狀,藉由穿堂的巧妙設計,讓走在樣品屋中的民眾,可以同時看見一○一大樓與四四南村的景觀。
龔書章認為「暫時性建築」的挑戰在於,「空間的回憶一定要能被人帶走,」他說,對於那些「曇花一現」的建築,只要能在當下觸動人心,即便日後消失了,依然成為人們記憶中的一部份。「你說我不想做永恆性的建築嗎?我當然想。」對於建築師而言,這些嘗試更能醞釀、測試、累積各式各樣的原創概念與經驗。
例如龔書章的「腳踏車道」系列作品,就從小型空間一路延伸變成大型建案。四年前在宜蘭的新福宮公園廣場,他將腳踏車道設計像是一條繩子轉一圈的坡道,人在上升的過程中可以感覺到土地,看到廟前廣場與蘭陽平原,龔書章稱這個作品為「腳踏車一號」,得到當年度台灣建築獎佳作。同樣概念在三年前延伸為宜蘭童玩節的飛行展場地,讓參觀民眾感受到飛行與墜落的過程。兩年前原相參與智邦生活館競圖,計劃讓所有工作者都可以從大馬路一路騎著腳踏車進入每個樓層,但當時沒有得到案子。
一直到第四號作品這個概念才真正成為大型建築。今年龔書章為嘉義市新港藝術高中做的「空中的風雨走廊」:將每棟校舍的二樓走廊變成一個相連的橢圓型PU跑道,並且在跑道上每十公尺處做標示。「以後每個學生相約見面會在跑道的幾號、幾號,這改變了學生與學校之間的互動關係。」龔書章開心地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