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來自不同凡「想」的想像力

2002.10.01 by
數位時代
創新來自不同凡「想」的想像力
我看到的資料上沒有提到對台灣留美學生的評價,特別令我們關切的尤其是在想像力評價方面。如果要從製造優勢的台灣,走向技術創新的台灣(如同鴻海...

我看到的資料上沒有提到對台灣留美學生的評價,特別令我們關切的尤其是在想像力評價方面。

如果要從製造優勢的台灣,走向技術創新的台灣(如同鴻海近年來一直宣告的,將從製造的鴻海走向科技的鴻海),台灣產業需要更多具備想像力(無論是科技想像力,或是行銷想像力)的人才投入。

台灣一些傑出的CEO開始佈局企業內研究所(Company Labs),並和外部的大學研究中心(University Labs)建立策略聯盟關係。這些CEO為了朝向更具原創性、更具創新性產品的開發與製造,而超越了以往OEM、ODM的格局。像廣達董事長林百里自言,近日有機會就前往波士頓MIT考察其著名的Labs,為廣達研究所汲取經驗。

OEM、ODM時代,台灣產業所做的「產品」基本上是一個外生(given)變項。這個「產品」的定義、形塑過程台灣幾乎沒有參與或參與極少。台灣賣的重點,是外國公司定義的產品規格下的品質、成本、交期等製造服務特性。而經營工作的重心在於協調採購、製造、業務,和極少量的研發以及客戶間的互動。在這個協調網絡中,高技術知識含量的流通與加值是少見的。

追求技術創新優勢的台灣企業,將協調的網絡,從產銷協調型升級到合作創新型(Collaborative Innovation)。網絡成員中將增加Company Labs與University Labs這些新份子。

新優勢需要想像力

而在此合作創新網絡中流通的知識流量,除了產銷、採購、庫存、交期、品質、成本等運籌類資訊外,技術知識與市場知識的含量將大為提高。具備創新優勢的台灣企業,也將更牽涉入核心技術討論與原創性產品定義的任務中。
換言之,在技術創新的台灣企業中,核心技術的掌握與原創性產品定義,將是「內生」的管理變項,而不再如以往製造優勢時代,將它們視同「外生」的環境變項。這兩項新任務與新挑戰,都要求從業人員具備創新的想像力。

想像力人才從那裏來?這種人常常——

●去做(想)別人認為做(想)不到的事情;
●不從眾,不順從別人,不同凡「想」,睥睨群眾;
●不按常理出牌;
●質疑社會規範、道理和假設。

這種人就好像股市中「買低賣高」的人,不理會現在的潮流、不人云亦云,堅持自己的看法,會一直有新的、好的想法湧現出來。

乖男巧女的文化氛圍不會孕育出這種人;強調「考試」成績的社會風氣顯然也難出現這種人——考試是選會給答案的人,想像力人才則是會問問題的人。

台灣要追求技術創新優勢,人力資源碁磐一定不能是「用功吸收知識,但缺乏想像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