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綠色矽島掛上自有品牌

2002.08.15 by
數位時代
為綠色矽島掛上自有品牌
**台灣代工業現在面臨什麼樣的困境?謝金河:流血接單,結束代工業的高獲利模式** 台灣IT產業的老闆們,大都是努力又了不起的企業家,去...

**台灣代工業現在面臨什麼樣的困境?

謝金河:流血接單,結束代工業的高獲利模式**
台灣IT產業的老闆們,大都是努力又了不起的企業家,去年我去參觀鴻海深圳廠,早上5點鐘起床,7點半坐飛機,到香港10點,司機接我到工廠吃午餐,飯後有個副總帶我看廠房,簡報、參觀一直晚上7點半,看完後我去郭台銘辦公室,他邀我參加晚上的動員月會,之後我跟他們夫婦在工廠餐廳吃晚餐,一直聊到1點半,我已經哈欠連連,他還興致高昂。
第二天那個副總又來帶我參觀,我才知道他們前一晚2點半還開主管會議,我一聽嚇壞了,後來才知道郭台銘一天大概只睡3個多小時,由此可見台灣電子產業的經營者,精力之充沛。
這些了不起的企業家,他們在國際上的偉大成就,都是來自以PC為主的代工業,不過,台灣的代工模式現在卻遭遇到瓶頸。今年台灣電子股明顯感受做代工的壓力,昔日的股王華碩現在股價只剩下80幾元,鴻海也沒當年300多元神勇。
過去各企業都有自己擅長的核心領域,現在的代工業不再專注核心,你可以看到華碩、鴻海、廣達等企業的產品線越來越雷同,生產的東西越來越像,這也使得代工業的競爭力產生變化。
另一件事可以反映資訊產業的困境。新惠普今年在台灣大概150億美金採購金額,但還要再壓低5億美金,它採用的策略是,讓台灣各代工業者互相殺價一遍,再來和新惠普談生意。如果這樣流血接單的狀況成了定局,就宣告了台灣過去以代工創造高獲利的模式,已經正式結束。

湯明哲:國際大廠下單、換廠策略讓代工產能暴增
國際大廠找台灣代工的策略,我個人有些觀察,像HP、Dell這種大廠大概都在玩這個遊戲,今年給廣達150萬台、仁寶50萬台,明年兩家訂單數量對調,廣達已經擴廠到150萬台的產能,仁寶也要開始擴廠到150萬台,每年調換在幾家廠商下單的數量,每家產能都過剩,就等著讓大廠來殺價。

台灣代工業出現困境的原因是什麼?

謝金河:中國便宜的勞動力 ,引爆產能過剩的地雷
中國製造成本低廉的現象,我反而覺得是隱憂。台灣很多代工大廠,一看到對面的生產資源,就一窩蜂去設廠,廠房面積設下去,不是台灣的10倍也有5倍,產能之大無法想像。
台灣有太多廠商,就是去中國設廠後開始走厄運,像華通過去EPS都在7、8元左右,惠州廠一蓋,就很少賺錢了,今年第2季約虧損3.4億,華通當年股價很神勇,每股高達337元,現在最低跌到25.7元,曾經這麼好的公司,變成一個前途茫然的公司。
大家不斷討論去中國設廠,以為可以繼續壓縮成本,無止盡成長,卻在研發上疏於努力,只貪圖低價成本創造的利潤,卻疏忽品牌與研發。事實上,科技產業自從網路泡沫化之後,IT需求就逐漸走入成長瓶頸,需求有限產能又不斷成長下,很快就供過於求了。
全世界我還沒看過哪一家企業,只靠製造就能長保高獲利,台灣代工經過的10年榮景後,必定要找到下一條路。

方國健:全球都不好,台灣廠商怎麼賺到暴利?
我認為代工的模式,並沒有錯。
過去10年科技產業的成長中,做得最好最成功的,都是沒有品牌野心的,廣達、仁寶的成績比宏碁好,因為他們能認清自己屬於整個價值鏈中的哪一段,在這一段賺取利潤,現在看來,這仍然是很有策略的方法。
代工辛不辛苦要看整個大環境,要是大環境好,Dell、HP、IBM的利潤不錯,大家都活得很好,現在整個環境很差,連客戶都賠錢了,廠商怎麼可能賺得到暴利?

台灣代工業要如何走出困境?

謝金河:代工模式不是唯一 ,三星的模式可以參考
韓國三星打造品牌成功的過程,可以為台灣電子業帶來一些啟示。
90年代三星只是一個賣低價冷氣、冰箱等家電產品的三流公司,在1998年金融風暴發生時,三星剛上任的執行長尹鐘龍大膽採用了三個改革策略。
首先,他切掉了非核心事業,連公司的高爾夫球會員都賣掉;第2,他廢除了日式企業的終身僱用制,員工人數從7萬裁到剩4萬;第3,他大手筆投入研發,從歐美一流企業挖角。1999年三星轉虧為盈,2000年大概賺50億美金,去年賺243億美金,這種洗心革面奠定了三星在亞洲的地位。
再看看台灣手機產業,就非常值得反省。一直停留在代工模式,明基始終以今年手機代工1000萬支為榮,但韓國早就脫離這個層次。
三星以自有品牌在全球陸續打敗Ericsson、Siemens,排名第3,現在韓國的LG也開始進軍全球,希望在3年內成為世界前5大。全世界手機廠商都衰退,只剩韓國這兩家不斷成長。台灣太多廠商習慣以代工為滿足,缺乏在技術上改革的決心,也不認為應該發展自有品牌。

湯明哲:不一定自創品牌,但可以管理品牌
企業的經營是生產、行銷、研發、財務俱全,台灣卻畸形的只做生產,就是因為過去代工榮景造成的扭曲。現在問題來了,IT產業不行,客戶議價能力大增,使得代工利潤微薄。
要創造一個全球品牌,至少要2億美金,每年得花1億維持,台灣廠商規模小,做品牌太困難。不過,可以不創品牌,但管理品牌,一家廠商玩兩、三個品牌。
燦坤就在玩大廠品牌,它做熨斗賣給Wal-Mart,每台9.99美金,Wal-Mart在熨斗貼上GE的品牌,可以賣到19.99,於是Wal-Mart找GE談品牌授權,每個熨斗抽5%權利金,Wal-Mart什麼都不用做。
燦坤現在店裡也有夏普的熨斗,但也不是夏普自己生產,只是貼夏普品牌。這就是通路在玩品牌,現在有沒有可能由製造商來玩品牌?
惠普9成以上的PC,是靠兩家通路賣出去的,如果惠普砍通路利潤,這兩家通路合作,一起找台灣廠商製造相同產品,再貼上其他品牌,惠普怎麼辦?
歐洲現在有50%的筆記型電腦,是通路玩出來的品牌。PC已經是成熟的產品,是不是HP有什麼關係?這對台灣廠商來說,會有一些新的契機,怎麼樣從製造端與通路合作,發揮本身的優勢與力量。

方國健:和中國「對流」而非交鋒
在大環境不好下,要繞過品牌廠商,去找通路商打其他品牌,可能是更險惡的一條路。台灣其實有3個方向可以走,由於跟大陸比較起來,台灣跟世界經濟接軌比較早,思維邏輯比較接近西方主流市場,基本技術鑽研夠深,商業化腳步也夠快,這讓台灣可以走應用層面的R&D(研發),以R&D為根本,台灣才有希望成為「綠色矽島」,提昇附加價值。
第2個方向是成為大中華區的金融中心。有許多國際企業在中國營運,但總部都登記在境外,即使上市也都選在Nasdaq或香港,台灣若能憑著科技產業既有的優勢,吸引這些企業來台灣上市,使台灣成為亞洲的Nasdaq,再加上華人社會向來對股市投資都很熱衷,台灣若真有心,會有很多企業意願來台灣上市。
第3個則是發展成觀光中心。中國13億人口裡約有1/10有出國的意願與能力,根據各種統計,最想去的地方是台灣,若朝觀光產業規劃,因製造業外移流失的就業率,可轉往觀光、餐飲、交通等產業。
這3個方向可以避免與中國的長處正面競爭,又可以產生「對流」,台灣的產能到中國,中國的R&D人才、企業來台灣。

湯明哲:台灣可以扮演提供服務給中國的角色
台灣若在科技工業上不再以製造為主,利用科技把台灣的環境弄得更好一點,台灣可以扮演提供服務給中國的角色。
以我本身的工作而言,我就覺得大學教育是一個很有希望的產業。中國一胎化已經多年,但他們的大學跟人口相比還是太少,還是有一大堆人擠破頭擠不進去,擠不進去怎麼辦?就來台灣嘛。不用來太多,即使只來入學人口的15%,就已經是很大的數量了。
台灣人之於大陸,應該像猶太人一樣,在整個美國市場都發揮影響力。當然這要先將意識型態放下,要是這個觀念能打破,台灣經濟馬上就能好起來,就像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成長,速度更快。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