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英文,重拾冒險精神

2002.07.15 by
數位時代
學好英文,重拾冒險精神
這位部長想了一下,給了非常特別的答案。「我真希望我能用流利的英文交談,不管是來台灣、去荷蘭或德國(i-mode已在這三個市場推出),或者其他...

這位部長想了一下,給了非常特別的答案。「我真希望我能用流利的英文交談,不管是來台灣、去荷蘭或德國(i-mode已在這三個市場推出),或者其他國家,讓溝通可以更容易一些,」透過一旁的日文翻譯,榎啟部長說出心中的遺憾。
兩天後,我訪問另一家叫ACCESS的日本公司,很巧地,他們正好是幫i-mode設計手機上網軟體的公司。ACCESS的社長荒川亨也很健談,但是每講一段就要中斷讓秘書翻譯,不太能暢所欲言,兩個鐘頭結束還意猶未盡。
荒川社長接下來的計畫,就是到矽谷設點,和i-mode搭檔一起攻進美國市場,但缺少一口流利英文,這件工作將會辛苦許多。
學好英文已經不只是重要,而是不可或缺,這多是因為全球化打破距離,把生產方式和市場都全球化,讓人際互動和產業活動更趨頻繁。

**講英文不是能力,是態度

**
8年來,我主跑科技產業,採訪過蓋茲、葛洛夫(英特爾董事長)、戴爾(戴爾電腦創辦人)、錢伯斯(思科執行長)、麥尼里(昇陽執行長)和艾里森(甲骨文執行長)等上百位全球科技業菁英,不管是他們來台灣或我到國外。
但這也形成我和許多媒體同業的壓力。當初進來這一行,並不是為著學好英文而來,可是一上手,英文採訪工作接踵而至,只能逼自己速成。久了之後,有機會聽到芬蘭、瑞典、法國、德國、義大利和新加坡人講英文,才覺信心大增。
而台灣科技業老闆學好英文的決心,真是令人佩服。施振榮、曹興誠、郭台銘和施崇棠,都沒有出國唸書,也沒待過外商,但是英文演講的功力一流。他們從不帶翻譯,靠的是在各種場合裡和老外週旋,從聽講、開會、談判、殺價、簽約和閒聊中,慢慢學習累積,終能上台侃侃而談。
他們清楚,講英文不是一種能力(否則美國2.8億人和英國6千萬人都比你我聰明),而是一種態度,一種勇於對外溝通的精神。台灣很小,他們必須走出去,把客戶帶進來,而英文是連通世界的工具。以前中小企業主還不會講英文,就敢拎著皮箱跑世界,極富冒險精神。今天,台灣多了許多高學歷年輕人,但是走出去的企圖心反而萎縮。
在一項調查中,台灣學生的英文能力在亞洲倒數第四。這並不代表本地學生學習英文有障礙,而是學習英文的誘因減弱。以前,出國留學才有好的工作機會,現在,留在台灣也不錯,到處是有配股的公司。許多香港和新加坡人拼命投履歷到台灣,本地人卻對到海外興趣缺缺。
我在美國、澳洲、新加坡和以色列,都曾碰到高中或大學生,畢業後出國自助旅行一、二年,給自己一個認識世界的機會,然後再回去唸書,這在當地非常普遍,台灣卻少見(3個月或半年的遊學不算)。日本過去也少向外看,但是今天一批壯年的高階主管正在付出代價
政府說6年後要把英文定為官方語言,但是政府官員一向被認為向內看,與全球化和變革最扯不上關係。不如就取法苦學的企業家,由政府首長輪流10分鐘英文演講,做個生動的自我介紹,並告訴一般民眾如何學好英文。
@@ACTIVITYID:426@@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