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新」在哪裡?

2002.06.01 by
數位時代
到底「新」在哪裡?
在「We are ready」的口號下,新惠普台灣分公司總經理何薇玲,率領其他3位事業群總經理,正式對外亮相,使這樁喧騰多時的大宗合併案,終...

在「We are ready」的口號下,新惠普台灣分公司總經理何薇玲,率領其他3位事業群總經理,正式對外亮相,使這樁喧騰多時的大宗合併案,終於有了個明朗的未來。
就字面意義,「新」這個字意味著將過去所擁有的事務,做個清理與重整,以示區別,在這樁合併案中,當然也有不少與過去不同的「新」成份。第一個當然是「新」組織。
在架構上,延續惠普產品為主的事業群概念,整合為企業系統、服務事業、影像列印及個人系統4大事業群。
其中影像列印事業是影響最小的部份,在其他部門還在為人事傷神之時,這個部門已經準備提列年度業績的目標,台灣新上任的總經理黃士修指出,影像列印事業群可說是惠普起家的基礎,自然要跑得更快一點,重整之後,不僅部門的連接協調性比以前更好,更可以拓展通路的廣度。
合併之初許多評論者質疑,雙方重疊部份太高,很難展現出新意,如果從目前宣布的部份看,與其說是「新」產品,不如說是產品線的重整。
個人電腦方面,會採取雙品牌策略,康柏、惠普的家用電腦Presario、Pa vilion都將持續銷售,而伺服器產品,將會以惠普產品為主,主導整合兩家公司的科技,至於PDA及商務電腦,則以康柏為存續產品,這樣的結果,看的出管理層營造雙贏局面的企圖。
跨出了新組織及新產品的整合第一步,更大的「新」挑戰還在後頭,而關鍵則在於購併最難處理的「人」。
繼總經理人選確定後,接下來所謂第4階的副總級人選,也將在30天內會定案,而業務重疊影響,新惠普也將在今年9月前完成首波裁員,菲奧莉娜預期合併案在第一年將可帶來25億美元的成本效益。
在全球一片不景氣,失業率居高不下的時刻,惠普的動作無疑是有些雪上加霜,但商場現實,再強調人性的公司,也只能順勢而為。
目前裁員事宜仍未做最後決定,但已知全球將裁員1萬5000人,以5月8日新公司成立第一天的L日(Launch day)計算,會有 L+30(成立後30天)、L+60、 L+90不同整合階段。
何薇玲表示,所有員工都會有兩個階段的篩選,位置沒有重覆的員工,職位自然延任,重覆者,視表現擇一留下。如果在兩個過程中,都仍未確定留在公司者,則可開始於內部求職,但90天內仍未找到內轉機會者,只好離職。
在不少合作夥伴的眼中,一邊是強調人性風格的惠普風範,一邊則是剽悍的精明生意人,惠普與康柏企業文化,落差明顯,加上過往在生意場上競爭的態勢,雙方敵對的心態還未完全消除,甚至傳出以連絡歷來惠普人情感的「惠普校友會」,已決議暫停招生,為的是保持血統的純正。
「這的確是整合過程中最大的挑戰,」亞太區個人系統事業群資深副總裁寇曲(Adrian Koch)表示,考量到雙方員工的心情,目前的人事安排仍是以各佔半數比例原則辦理,而且新公司才剛剛成立,短期的混亂與不安在所難免,總部方面已成立文化整合小組,強化雙方面的共識。
隨著安內工作漸漸上軌道,對外夥伴關係的重新界定,將是另一個焦點,康柏、惠普去年在台採購量,高達新台幣5千多億,新惠普所牽動的台灣代工廠產業版圖調整,才是台灣業界及投資人關心的話題。
也許是雙方公司都太大,任何一步都會引發震動,因此整個購併過程,稱得上市平穩有餘,但似乎還差那麼一點創新味道,新惠普的優雅風範,看來還需要再多一點狂野因子的刺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