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衛星,隨時點播網路Live Show

2002.06.01 by
數位時代
LAN+衛星,隨時點播網路Live Show
6月份,NBA決賽接近尾聲,不管是擁有「歐布連線」的湖人隊順利奪冠,完成三連霸,還是東區殺出黑馬終結了紫金王朝,全球體育運動的焦點,勢必得從...

6月份,NBA決賽接近尾聲,不管是擁有「歐布連線」的湖人隊順利奪冠,完成三連霸,還是東區殺出黑馬終結了紫金王朝,全球體育運動的焦點,勢必得從籃球場上移轉,進入更勁爆的足球場上。
是的,在優雅的溫布頓網球賽開打前,狂野近乎歇斯底里的世界盃足球賽,將掠奪全世界超過10億觀眾的注意力,不管是球員、球迷、暴徒還是賭徒,都準備好用最亢奮的情緒來對付這場賽事。畢竟,NBA和溫布頓每年都打,世界盃足球賽可是4年才一次。
商業嗅覺敏銳的年代媒體集團董事長邱復生,就從中看到機會,利用這場足球賽,開啟他的下一個媒體年代。即將於6月份開播的年代數位媒體,是實現這個想法的第一步。只不過,這一次觀眾不是透過電視,而是在電腦螢幕上看節目。

**找回觀眾?還是改變媒體?

**
世界盃足球賽開踢後,年代數位媒體將透過衛星,下載內容到電腦上,用4個頻道鎖定球賽,有兩個頻道專做現場直播、1個頻道播精彩進球鏡頭剪輯,另一個頻道播出年代數位媒體自己做的相關節目。在台北京華城的地下室、以及全省多家網咖店內,也可以欣賞到這些節目。
「電視的收視習慣是linear(線性),電視台排好節目表後,就照時間播出,它設定晚上8點是黃金時段,觀眾就得接受8點是黃金時段,」邱復生反問,「整個社會的行為正在改變,有多少人上晚上8點在家看電視?在傳統電視的邏輯下,一般人看電視時間只會愈來愈少。」
過去5年,從美國、英國到亞洲的日本和台灣等地所做的媒體使用行為調查,不管是AC Neilsen或Find/SVP的報告,都指向同一個結論:年輕人使用傳統媒體(報紙、雜誌、廣播和電視)的時間,正逐年下降,唯一上升的媒體是網際網路。
「如果年輕人不看電視,身為電視人該如何回應這個挑戰?」邱復生提問。
要重新找回觀眾,他認為,不是去改變電視台的習慣,而是重新設計一個媒體,迎合現代人使用媒體的習慣。「網路的特性是non-linear(非線性),觀眾自己決定什麼時段是黃金檔,裡頭放什麼節目,瀧澤秀明、F4和孫燕姿可以同時出現在3個頻道上,彼此不必有關連,」邱復生強調,「差別在於:電視是躺著看的,網路是坐著看的,因此我要讓網路也可以躺著看。」
但是,如果不想在電腦前躺到睡著,網路下載內容的速度和穩定度,就必須和電視節目一樣(不曾遇到看電視節目還要等或當機的情況吧)。以現有的網路頻寬和架構,這個想法很難落實。

**不做媒體,要做娛樂

**1999年,年代曾與中華電信合作,利用網路直播金馬獎頒獎典禮,但是連線的上網者將近2000人時,系統就因不堪負荷而掛掉,也讓網路電視計畫停擺了一段時間。不過,邱復生發展網路電視的想法,並沒有中斷。
「這一次我不是要做媒體,媒體的意思是觀眾不用付錢,這一次我做的是娛樂,娛樂是要讓觀眾掏錢出來享受服務,」邱復生說,「那就必須改變網路,使用者目前面對網路是在忍受,不是享受,電影院不可能播到一半突然停掉。」
年代數位媒體以衛星做為媒介傳送內容,解決頻寬問題,內容從衛星下傳時,送到布有區域網路(LAN)的環境,比如企業辦公室、社區、學校或網咖,儲存在這些單位的機房的伺服器中,再送到個別使用者的電腦。從衛星下傳到區域網路的過程,內容可以透過加密而不外洩,而進了區域網路後,因為區域網路對外都架有防火牆,在裡頭傳輸資訊也沒有安全顧慮。
衛星加上區域網路,等於跳過廣大的公用網路(埋在地下的電纜和電線桿上的電話線),也跳過目前頻寬不足和傳輸安全的問題。但是,使用者也必須在有區域網路的環境中,才能使用到這項服務。
「我們先從網咖和大學開始,這些單位有現成穩定的區域網路,」年代數位媒體副總經理賴麒宇指出,目前已有近300家網咖裝置完成,可以接收衛星訊號,在大學方面,台大、政大、交大、成大、中山、逢甲和銘傳等15所大學,正在試用這套系統。賴麒宇估計,業者的裝機費用約2萬5000塊台幣(包含碟型天線和軟硬體),後續收費方式是照人頭算,1位使用者月繳299元,超過30萬個使用者可達損益兩平。整個計畫最早從1999年開始,2000年7月正式成立公司。

**娛樂大亨重兵出擊

**
3年來,賴麒宇出國近30趟,到香港、美國和英國等地,考察當地的同類型計畫,並研究廠商所提供的最新系統,而邱復生本人也曾專程飛到以色列,忍受入境時近乎詰難的盤問,到台拉維夫參觀新的數位訊號傳送技術。賴麒宇指出,年代數位媒體是全球第四個營運的互動直播電視台。
這個耗資2.6億台幣的投資案(年代佔78%股份,香港電訊盈動佔22%),是邱復生摸索網路多年後,重兵出擊的一仗。1997年,TVBS和華視,是國內電視台最早成立網站的兩家;1998年,年代推出Direct PC計畫,直接在PC旁裝碟型天線,接收衛星訊號上網和下載內容,等於是數位媒體的前身。Direct PC後來沒有推廣,轉為應用在企業界,台塑就透過這套系統,傳送投標資料給2千多家下游供應商。
邱復生對新事物有很強的好奇心,這也使得他總能抓到市場口味,推陳出新。當新力推出PS2遊戲機,他也在香港買了一台回來玩,熟悉遊戲特性。為了解年輕人在想什麼,他特別請人到漫畫店租了二十多套漫畫,而且都租第一集,拿回來看了有興趣再租續集。從《流星花園》這部暢銷漫畫,讓他產生拍電視偶像劇《流星花園》的點子,後來大賣而且捧紅了F4。
「邱董的點子很多,公司內很多觀念都是他先開始談的,」賴麒宇指出。他舉例,TVBS有3個新聞頻道(TVBS,TVBS-N和Era News),每一支拍回來的新聞帶,都要拷貝成3份,再送到3個新聞台的副控室去剪接過音。TVBS內部正在調整,把新聞帶先轉成數位訊號存檔,透過內部網路直接傳到副控室的電腦做剪接,省掉做拷貝的工夫。
從「線性」的傳統電視轉到「非線性」的數位媒體,對邱復生十足是新的挑戰。11年前,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奧蘭多,迪士尼就曾嘗試過互動電視計畫,結果失敗;2年前,在香港炙手可熱的李澤楷捲土重來,透過衛星做互動電視,最後鎩羽。
「他們的方法是在電視機上裝set top box(將衛星訊號轉為電視播放內容的設備),抓的是原本看電視的人,我的方法是用PC,不需要set top box,抓的是上網族群,」邱復生很有信心地說。
6月份,世界盃足球賽開打,屬於年代數位媒體和觀眾之間的互動大賽,也將同步進入第一輪賽事,差別在於這一場比賽的目標是雙贏,只要有一方輸,就不會有贏家。

邱復生:「我不要客廳那一群人,我的重點在書房」
這是一個個人傳播時代,媒體和觀眾的關係,正從大眾走到分眾,再走到個人。以前電視作業方式決定消費者收視習慣,它訂幾點播什麼節目,觀眾得配合它。現在要倒過來想,8點檔時觀眾不在家,那他可以看什麼?媒體要能知道他的需求,把內容傳到他當時最方便互動的工具上,可能是手機或PDA,這和電視無關,而是和娛樂有關。
東風、年代和TVBS是傳統媒體,是讓你坐在客廳看的,數位媒體是新的媒體,這一個媒體不找年紀大的觀眾,我不要客廳那一群人,我要抓的是台灣700萬上網者,讓他們在書房裡看。以後,電視不再是算有多少收視戶,而是算有多少網路帳號,一戶家庭可以有好幾個網路帳號。
我們透過衛星把節目下載到區域網路的伺服器上,觀眾想看什麼節目,自己到伺服器上抓,可以看現場直播,也可事後再看,節目你自己選,時間表你自己排,真正做到互動。網路有互動特性,很多人把它當媒體,但我覺得應該從娛樂去思考。
兩年前,我到英國參觀李澤楷在當地投資的互動電視系統,播的很多是當地節目,我一看覺得不對,當你是媒體,因為免費,觀眾可以接受,可是一旦觀眾要付費,那就是娛樂,他要看的是好萊塢的內容。李澤楷一天到晚談寬頻和互動,做的卻是電視的概念。
對我來說,目前的挑戰有兩個:第一、電視是躺著看的,網路是坐著看的,如何讓網路也能躺著看?第二、數位媒體和第四台都是付費媒體,兩者的關係如何互補或取得平衡?
至於如何打響數位媒體,我認為關鍵是經營人潮,不像過去網路所談的經營社群,這有賴創造event(活動)來帶動,也回歸到我的專長,把產品變成商品。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