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vs.聯電的西進角力

2001.10.01 by
數位時代
台積電vs.聯電的西進角力
9月份的台灣半導體產業,就基本面而言,實在是平淡無奇,但是各家半導體巨頭廠商紛紛跳出來發表他們的前進大陸策略,為這季沉寂秋色中,憑添幾分話題...

9月份的台灣半導體產業,就基本面而言,實在是平淡無奇,但是各家半導體巨頭廠商紛紛跳出來發表他們的前進大陸策略,為這季沉寂秋色中,憑添幾分話題。
在一陣意有所指的發言中,最引起討論的莫過於9月4日一早,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威盛科技論壇的開幕致詞中,寧捨大會慣用的語言英文,而以中文鉅細靡遺的介紹他的「張忠謀定理」。這項定理分為兩大部份,第一部份先是回顧過去30年來,半導體產能重鎮由美國轉往日本、韓國、台灣的歷程,每個國家地區總要經歷「二次產業景氣循環」,才能學到教訓。
接著他推導出定理的第二部份,就是全球半導體產能重心下一波的發展一定在大陸,台灣必須參與這場重心移轉。
演講完畢離開會場前,張忠謀少不得又是一陣媒體記者的包圍,以往在類似陣仗中常常匆匆丟下一語、頭也不回離去的半導體教父,此番對採訪威盛的眾家科技記者卻異於以往,異常慈祥和藹。他會殷殷垂詢環繞的記者「懂不懂我講的?」、「還有沒有問題?」甚至囑咐隨行的公關人員,回公司後務必將演講內容紀要整理後,寄給每位記者。

**「張忠謀定理」透露玄機

**張老選擇在重要客戶的如此場合,發表如此一項理論,其實處處透露玄機。首先,就在威盛科技論壇前4天,8月31日,台積電副總執行長曾繁城才邀集國內外媒體,發表公司將赴大陸設立辦事處的訊息,首先昭告了台積電官方版本的前進大陸策略。張忠謀在4天後發表的「定理」,看似波瀾壯闊,實際上只是提供台積電前進大陸一套具有歷史經驗歸納的理論基礎。
但是,張忠謀何必選擇在大客戶威盛的年度盛會中發表高論呢?君不見威盛科技論壇首日,東道主陳文琦在送迎張忠謀的人潮中,一直被隔離在人牆外圍。當日電視新聞畫面中,張忠謀貼身保鑣的鏡頭都比陳文琦要多,次日見報的文章裡,威盛科技論壇只是順道帶過的場景,整場盛會的報導焦點都是這個「張忠謀定理」。深諳媒體習性的張忠謀,豈不知如此運作實在大大搶了主人的鋒頭?
其實,張忠謀是「故意」的。
同樣是威盛論壇前4天,8月31日,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密訪上海的行程經由媒體曝光,使得聯電計畫將8吋晶圓設備出售至上海貝嶺新8吋廠的傳言,更趨近於事實。雖然事後聯電以發布訪美拜訪客戶的新聞稿,適度澄清曹董事長赴上海的傳言。但是以台積電的「情報網」,要釐清曹興誠究竟在上海還是在美國,一點也不難。張忠謀一套極度看好大陸半導體產業發展的「定理」,最直接影響的同業,就是同時間可能正在上海與貝嶺推敲合作方案的曹興誠。
大陸許多知名微電子或IC設計集團,這幾年一直透過各種管道頻頻向台積電與聯電敲門問路,是業界公開的秘密。但過去台積電與聯電都會以「政府法令不允許」為擋箭牌,回絕大陸企業的結盟或合資提議。但是,聯電開始與貝嶺的一段「戀曲」,發生在經發會決議鬆綁戒急用忍之前,對形象上一貫守法的台積電而言,實在違反張忠謀所定義的公平原則。更何況,聯電這次挑上的合作對象,還是大陸龍頭級的微電子企業,背後靠山是上海市政府,堪稱所有向台灣半導體大廠「提親」的大陸企業中,身家背景最為豐厚的首選新娘。
這廂曾繁城才說要到大陸設立辦事處,那廂曹興誠卻已在上海洽談8吋晶圓廠合作細節,兩家公司西進步調至少差距兩年以上。

**意在打亂聯電布局?

**
話說回來,貝嶺雖然請來聯電這家「大廟的大和尚」,但自己也不會放棄「念經」的權利。曹興誠與同業合作,向來是掌握絕對的主導權,即使對一家「小廟」,他仍不會讓「住持」之位拱手送人。貝嶺與聯電結親,始於台積電鬆口決定西進之前,意即在8月31日之前,聯電是貝嶺唯一的第一志願,即使貝嶺高層或大股東對曹興誠提出的條件有再多猶豫,聯電這個「唯一」,足夠讓貝嶺思考再三後,還是必須妥協。
張忠謀在9月4日「故意」提出的定理,最直接受到衝擊者,就是曹興誠正在進行的貝嶺8吋廠結盟談判。無論曹興誠那幾天是否真的人在上海,張忠謀一席話,直接削弱了聯電方面的談判氣勢,說得難聽些,大陸那些主談者的「尾巴翹得更高了」。原本寄望大陸方面一定會妥協的曹興誠,因為張忠謀一番極端看好大陸將成半導體製造重鎮的談話,談判籌碼剎那間減少許多。
這樣的場景有些類似1年10個月前的冬天,聯電有意併購世大的傳言漫天散布,連換股比例都言之鑿鑿。台積電這邊,張忠謀一方面密遣總經理曾繁城前往世大勘察廠房,一方面宣布正式以6股德碁換1股台積電的比例,合併德碁。這項「六比一」氣死德碁股東的換股比例,擺明了就是讓曹興誠踩下可能正在進行的談判煞車,避免買下斤兩不足的世大,讓對手同業看笑話。
姑且不論世大那場世紀豪賭最後是誰讓誰看了笑話,張忠謀與曹興誠多年來的對壘,常常在重大決策敲定前,雙方先高來高去的「喊牌」,如同橋牌賽局的叫牌程序,讓對手牌力強的花色無法成為王牌,就贏了先機。
因此,張忠謀定理的提出,其時機、地點、使用語言、甚至對待記者異於以往的親切,在在都經過一番盤算。最主要受到影響者就是曹興誠。事實上,經過媒體大規模的報導後,曹興誠在9月3日那周回到台灣,的確曾向友人表示過張忠謀一番話,對整體台灣半導體業西進的籌碼造成負面影響。但這個定理是否就讓聯電貝嶺結盟案從此告吹,倒也不太可能,只是聯電當初對貝嶺堅持的一些重點,可能要適度讓步而已。

**前進大陸的 時機

**
張忠謀既然提出未來10年大陸半導體產業將成全球產能重心的預測,台積電本身會馬上過去蓋廠嗎?一、兩年內看起來,不太可能。9月下旬,台積電新任總經理蔡力行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對將產能過剩的8吋晶圓設備賣至大陸的策略,期期以為不可。「你為什麼認為在台灣是過剩的產能設備,賣到大陸就不會造成產能過剩呢?」
蔡力行是目前台積電各晶圓廠營運決策的主將,他說,「你無論是賣或是搬,總是要拆掉再運過去,到大陸還要再裝機起來,這些都要成本,我不覺得是那麼簡單。很多人覺得到大陸是萬靈丹,但設備廠房,搬過去就沒事嗎?」
聯電與貝嶺的合作案如果進行順利,明年7月就會開始裝機移入設備。但台積電目前的策略,看不出設廠的時間點及廠房規模,是8吋廠還是12吋廠?是0.35微米的老舊製程?或是0.1微米的先進製程,現在都嗅不到端倪。
或許,張忠謀自己都在猶豫前進大陸的時機。9月中以來,他分別在高盛銀行(Goldman Sachs)科技論壇及台灣財經媒體專訪中表明,大陸半導體產業自今年起的製程設備的資本支出將大幅成長,將是下一波全球半導體產能過剩、進而引發景氣低潮的始作俑者,而下一波低潮的時間點,約莫在2005至2006年之間。
今年以來,全世界有意出售的半導體8吋晶圓及6吋晶圓生產線,將近60條,幾乎都透過中間商大量向中國大陸「傾銷」。如果大陸真的是下一波半導體景氣低潮的禍首,如果時間點真的在2005年底,台積電有必要在5年內到大陸興建一座晶圓廠,擠入下一波產能過剩的陣容嗎?
聯電與貝嶺的合作案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無論下一波景氣低潮發生於何時,聯電已然躍入這波西進洪流中,再也難回頭。台積電才開始設立辦事處,「頭還沒洗下去」,種種思考,都比推導出一套「張忠謀定理」要來得複雜難解,這不也是份「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情結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