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優秀業者作後盾,是我們的優勢

2001.04.01 by
數位時代
國外優秀業者作後盾,是我們的優勢
其中跨足電信領域的遠傳電信與新世紀資通,對遠東集團影響至為巨大,成為重要核心事業。 徐旭東以靈活的財務操作,配合企業國際化的願景,將遠東集...

其中跨足電信領域的遠傳電信與新世紀資通,對遠東集團影響至為巨大,成為重要核心事業。
徐旭東以靈活的財務操作,配合企業國際化的願景,將遠東集團的電信事業帶到一個新領域。面對市場上的激烈競爭,徐旭東面無懼色,暢談競爭優勢與對未來的期許。

Q:你怎麼看國內固網市場未來的發展?
A:固網的本質是基礎建設,政府為什麼要讓三家民營機構都去作基礎建設?某個角度看是浪費資源,一條路再挖個三次,就等於有四條高速公路。我曾經跟中華電信建議,你們蓋一條馬路,我們來買你的路權,但他們做不到。三家固網業者原先都有財務規劃,考量過中華電信會削價競爭,但現在我們腳還沒站穩,他們就開始降價。他們自己要民營化,一降價利潤也降低,這樣怎麼達成目標?他們沒有完整的考量。
在寬頻時代,市場對固網的需求一定愈來愈大,但如果所有資訊只經過中華電信的管道,這是不可能的。你問三家是不是多了點?當然多!但是有競爭才有進步。

Q:固網市場群雄競逐,新世紀資通的競爭優勢在哪裡?
A:通訊業不是一個單純的服務業,它需要一套完整的理念。
以新世紀資通的線路來說,我有不同的選擇可以做支援。如果地面的線路出狀況,像前陣子的海纜斷線,我們衛星支援已經準備好,可以立即切換。某個角度看,這的確是多花錢。但是我們所有的額外花費,都是為了要保障服務品質。
我們還參加了APCN2與C2C二條海纜的投資,跟亞洲區樞紐新加坡電信連線,國外則是跟AT&T連線,因此以網路完整性來說,我們的線路是所有業者最齊全的。

Q:談談遠東集團在電信事業的投資和佈局?
A:在新世紀資通部份,我們去年已經投資了將近200億元,今年還要持續投資150億元以上;針對遠傳的系統設備擴充、升級,也會投資超過100億元,合計大約300億。
在海外投資部份,遠東集團在電信領域最大的優勢,是有國外的優秀業者作後盾,提供珍貴經驗給我們參考。像新加坡電信在海外已經有54個投資案,每一個投資都有可能延伸成為我們未來投資標的,無形中增加更多機會。而新世紀資通參與新加坡電信主導的海纜投資,雖然還沒登陸台灣,但是不到一年已經賣掉了一半頻寬,投資下去的錢等於已經收回。

Q:你如何看未來有線與無線整合的趨勢?
A:固網和無線未來會有密切的交插作用(interplay)。因為純粹的固網不能達到無線的效果,無線也不能照顧到所有固網需求。大型企業對數據傳輸的需求最強烈,甚至包括政府機構或軍隊,這時候VPN(虛擬私人網路)變得很重要。以遠東集團來說,不管是百貨、銀行,都需要內部連線,不必要每打一通電話都算錢,可以從線纜出租裡去扣除。這個市場開發之後,會變得很有意思。雖然競爭激烈,但是在應用上我們才剛剛要開始。

Q:對未來爭取3G執照的佈局與規劃?
A:以現在2.5G的GPRS服務來說,遠傳的基地台已經沒問題,但是手機供應反而沒跟上,3G的速度也會慢下來。根據歐洲的經驗,因為政府太貪心,要太多錢,使得標到執照的企業都產生財務危機,像BT(英國電信)的財務被降級,因為它欠了150幾億美元。即使標到了3G執照,卻不知何時才能開始經營,還需要時間建設。
3G的軟體也跟不上腳步。如果沒有軟體配合,那要如何應用?我們目前面臨的問題是:政府是否清楚知道世界的環境?3G的執照要有多少張?何時開放?都要深刻了解。歐洲拿到3G執照的公司都頭痛,不但財務降級,連生存都有問題,像BT現在拚命要賣資產來維持執照。

Q:面對網路產業泡沫化的趨勢,董事長如何看遠東集團對這方面的投資?
A:我也錯了。不過我會做這種決定,不純粹以利潤為重點,因為我們做的新事業都和ISP(網路服務供應商)有關,從這個角度想,這是因應管理需求的試驗。以前網路公司的模式都走IPO(首度公開發行)募資,但是現在IPO不容易,經營者反而會更謹慎,這是好事。

Q:《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曾經研究過亞洲華人地區家族企業,並指出專業經理人的重要性,你的看法如何?
A:專業能力是最基本的,最重要是要有使命感。今天我要完全授權也可以,要部份授權也可以。舉例來說,有些專業人才會求新求變,卻不一定有財務概念,因為錢不是他的;還有些專業人才怕做錯事,乾脆就不做,這個部份我就來判斷做個平衡。這是我最主要的工作。

Q:怎樣任用專業經理人來協助管理集團?
A:我有7個上市公司,每個公司都是單獨經營的獨立個體,都有專業經理人,這是縱向的。集團內橫向的聯繫力量也有,例如去年9月經濟蕭條,我在集團內召開一個會議,呼籲大家一起努力。快速成長中的企業沒辦法停下來,但是有些事業就開始放慢腳步,緊縮支出。到了年底,台灣陷入經濟危機,遠東集團卻是唯一一個現金還很多的公司。

Q:集團有意栽培第三代接班人嗎?
A:有,而且腳步要加快。第三代的訓練是目前最需要花工夫的。我計劃65歲時交棒,集團內25000人裏面大半都有接棒的潛能。比如說以前規定副總經理要45歲,將來年齡一定會下降,甚至總經理都可能只有40歲。

Q:你的小孩對家族事業有興趣嗎?
A:這不只是興趣的問題,還要有能力。沒有能力就讓他做董事長,將來搞砸了怎麼辦?最糟糕的就是硬要安插家族成員做這做那。他願不願意做是一件事,因為要看能力;有能力又不一定有遠見;有能力有遠見卻不見得肯下功夫。
企業要永續經營,就要用最好的人才。但是在某個範圍之內,家族成員的意義還是存在,就像英國女王,雖然沒有實際功能,但是有認同的力量。

Q:身為大集團領導人,如何隨時跟上變化劇烈的外界環境?
A:Continuous Learning(持續學習)。今天的我和上禮拜的我就不一樣,因為持續學習。在專業領域方面,我參加好幾個think tank(智庫),有財務、政治、技術等,例如無線通訊有一年一次的GSM會議,可以了解很多未來行動通訊趨勢發展。

Q:在遠紡總經理與遠東集團董事長任內,都進行過組織改造,未來還會有嗎?
A:All the time, everyday. 組織改造是經常的事情。以前一個組織架構是幾年不變,現在則是每隔一段時間就變,或許我下個禮拜就變了。這也不是為改變而改變,是需求與市場使得你不得不變。以前遠紡以5萬錠為一個單位,有一個廠長,現在2個5萬錠可以併成一個單位,省下人事支出。

Q:遠東集團對台灣經濟的貢獻有一定份量,你希望後人用什麼樣的話來形容「徐旭東」這個人?
A:這是好問題,不過現在說還太早了。我剛回國那一年,遠東集團整年出口1000萬美元,值得大肆慶祝。當時全部資產大概10到20億美元,現在值200億美元。在這段時間內,遠東加了航運、銀行、通訊,加了好幾項化工投資,也加了元智大學、亞東醫院。你說徐旭東有沒有扮演什麼角色?可能有一點吧。
對台灣的貢獻?我不敢講,我不是Morris Chang(張忠謀)。但在幾種產業當中,遠紡是很好的化纖企業,亞泥也是很好的模式,遠東百貨最近正在轉型成大型購物中心,裕民航運在東南亞的散裝能力算是有相當地位。通訊領域是全新參與,成長快速已經不容忽視。

Q:還有什麼事情是想做還沒做的?
A:退休之後,我想花1/4時間教書,1/4時間旅行,1/4時間留給集團企業。如果有機會,1/4時間想替政府打打雜,替公益事業貢獻一點心力。

Q:最佩服的國內外哪位企業家?
A:Andy Grove(英特爾董事長)。他今天所有的決策,都是因應明天的情況做出來的。所有企業都應學習這種精神,看明天怎麼樣,今天就怎麼改。
還有很重要一點,就是他能刺激團隊上進。公司要成長,就要有小型企業的精神,因為很多企業大型後就變得官僚化,但如果你還有小型企業的創業家精神,這才是最成功的。這個我沒做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