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矽島面臨大麻煩

2001.04.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矽島面臨大麻煩
今年53歲的旺宏電子總經理吳敏求,望著窗外一街之隔的新廠預定地,這個位於新竹科學園區的十公頃土地,將是旺宏下一代半導體生產基地。 提起新廠...

今年53歲的旺宏電子總經理吳敏求,望著窗外一街之隔的新廠預定地,這個位於新竹科學園區的十公頃土地,將是旺宏下一代半導體生產基地。
提起新廠所需要的基礎建設,總經理吳敏求就有滿腹牢騷,「即使有土地,政府還是不讓你蓋,因為水和電根本不夠,我們必須找別的地點。」他說。
愈來愈多廠商對新竹科學園區有同樣的結論,為了留住廠商,陳水扁政府也不得不做出承諾,將投資竹科10億,保證基礎建設和水電問題將會獲得改善。但是921地震之後,大多數廠商考慮在台灣其他地方,甚或移到新加坡建廠。
陳水扁政府最不願意見到的另一件事,是高科技廠商的外移。台灣的勞力密集產業如電腦組裝已經移到大陸或其他地區,隨著經濟成長趨緩和高達3%的失業率,政府更需要留住高科技產業,像生產半導體和液晶面板這類型資本密集的廠商,這意味著政府必須投資竹科或是提供廠商另一個選擇。

**成功的犧牲品

**
新竹科學園區是台灣高科技出口的重鎮。過去10年,政府已經興建了605公頃的園區,提供廠商便宜的租金和優惠稅率,今天的竹科,已經成為台灣高科技廠商的家,擁有289家高科技廠商,創造超過10萬2千個工作機會。其中表現最突出的,是全球晶圓代工前兩名的台積電和聯電,附近更有交大、清大兩所頂尖理工大學和國家級的研究院,去年創造了290億美元的營業額,佔台灣總貿易量的13%。
竹科的成功超過所有人期望,並且讓自己成為成功的犧牲品。「政府的計畫跟不上它的成長,」台灣茂矽電子的一位主管指出。
最大的威脅來自供電系統。竹科的電力來自新竹之外的電廠,透過地面線路輸送電力,但是地面線路非常脆弱,很容易發生意外。對晶片生產商來說,任何供電異常都會造成嚴重損失。2月10日,台積電因為新竹一個電廠的瞬間降壓,造成300萬美元損失。
穩定的供水是另一個晶圓生產的前提。但是新竹供水是不穩定的,只要雨量稀少,公司就必須自己儲水,「錢根本不是問題,」茂矽電子的張姓主管說,它已經成為另一個頭痛的問題。
長期的問題是土地短缺,隨著晶圓生產標準從目前8吋廠到下一代的12吋廠,公司將需要更多的土地興建廠房,聯電日前宣佈在新加坡投資36億美元興建12吋晶圓廠,台積電則和飛利浦合資,也選擇在新加坡興建12吋廠。茂矽電子則希望到加拿大或歐洲設廠。

**打造科技島的挑戰

**
所有問題一下子湧來。去年竹科土地承租的人數第一次下降,陳水扁政府開始正視這個問題並努力解決,包括建立新的供電系統,並且把現有系統地下化。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局長黃文雄說,政府目前在拓寬輸水管並且興建一座新水庫。
政府能做的還是有限,因此鼓勵廠商投資台南科學園區,包括台積電和聯電都已經在那裡興建12吋晶圓廠,「我們不希望看到所有晶圓廠集中在一個園區,」國科會副主委薛香川說,「應該要往外擴散。」
但是批評者認為,南科缺乏竹科的成功因素--大量的工程師。另一個關切的焦點是,高鐵將行經南科。2月中,記憶體廠商華邦因為擔心高鐵帶來的震動,取消在南科投資37億5千萬美元興建2座晶圓廠的計畫,其他廠商感同身受。「我們花10億美元在這,假如最後才發現問題,它將是一場災難。」力晶半導體董事長黃崇仁說。
諷刺的是,改善竹科的官方努力卻引起了更多問題。去年,產業界人士表示,地方政府為了改善竹科附近的交通,要求廠商貢獻基礎建設的基金。結果沒有捐錢的廠商被開罰單作為處罰,理由是環境污染。
但是中央政府沒有放棄它的決心,它將提供企業比照竹科的租稅優惠並取消規章限制,他們可以在台灣任何地方建廠。「整個台灣就是一個科學園區,」經建會副主委何美玥說。此外,經建會主委陳博志認為,原本政府設計的新竹科學園區是為了研究發展,不是製造,「也許竹科將恢復它原始的功能,」他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