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台高築,通訊商個個寢食難安

2001.03.01 by
數位時代
債台高築,通訊商個個寢食難安
去年,位於麻塞諸塞州的新興通訊公司,數位寬頻通訊(Digital Broadband Communications),向思科貸了7000萬美...

去年,位於麻塞諸塞州的新興通訊公司,數位寬頻通訊(Digital Broadband Communications),向思科貸了7000萬美元,作為購買思科網路設備之用。數位寬頻握有麻州學校提供高速網路服務合約,看起來再穩當不過。但是去年秋天,投資人對各類電信股縮手後,數位寬頻就開始缺錢。12月27日,數位寬頻申請破產保護,而思科則落得兩手空空。
去年電信設備類成長趨緩、股價暴跌,已經夠糟了,現在又橫添呆帳的問題,更是雪上加霜。去年這一年,設備製造商,包括朗訊(Lucent)、思科與北電網絡(Nortel Networks)都曾借錢給高風險的新興通訊公司,好讓他們購買自己公司的設備。思科在2月6日宣佈,去年思科給予諸如「數位寬頻」之類高風險客戶的津貼,比前年不止多了一倍,所以思科的獲利率與成長率將會很難看。
何必借錢給這種客戶?長久以來,設備製造商一直對於購買自家器材的客戶有所資助,目的是要與前景看好的新興公司建立融洽的關係。但現在景氣已經大不如前,債券與股市都不願以資金來支撐這類新秀,同時,設備製造商誇下海口要達成比天還高的銷售額與獲利目標,所以他們必得四處動腦筋。
其實,設備製造商之所以要貸款給新興通訊公司,耐心地等待客戶羽翼長成、有能力還出設備款那一天,「電信業界唯一一扇還沒有關上的門,就是設備商所提供的貸款,」伯恩斯坦公司(Stanford C. Bernstein)的分析師保羅.沙嘉瓦(Paul Sagawa)說。

**市場景氣已大不如前

**
問題是設備商貸款的漏洞一再曝光,令投資人卻步。沙嘉瓦說,從資產負債表來看,目前全球設備製造業貸款給電訊業者的款項高達150億美元,比1999年高了25%。光是美國前5大設備製造商,帳面上就有價值48億美元的設備貸款。
而這5家公司去年的總盈餘也不過71億美元,設備貸款竟佔其中2/3之多。在帳面上,北電有16億美元設備商貸款,思科與朗訊則各為4.75億萬與13億美元。有的公司還打算進一步提供貸款資助:朗訊對客戶的設備貸款承諾高達54億美元,而北電對客戶的設備貸款承諾也有41億美元。

**設備貸款動搖本業

**
設備貸款的生意,已經開始衝擊設備製造商的利潤。朗訊調降了他們上一季的財務目標,並把壞債預備金額提高了3.4億美元,理由是:朗訊把1700萬美元的設備費用,貸款給總部設在丹佛的高速網路接續服務公司傑圖通訊(Jato Communications),不過傑圖已經在12月29日關門大吉。
思科在2月6日公佈的獲利數字之所以不堪入目,是因為思科提供6000萬設備貸款給總部位於德州的高速網路服務公司維特利斯電訊(Vectris),不過維特利斯也在1月18日宣告破產。「這一行的不確定性很大,」思科執行長錢伯斯(John Chambers)在財務報告公佈之後,與分析師召開連線會議時表示。
說真的,往後栽跟頭的還會更多。伯恩斯坦公司的沙嘉瓦說,去年電訊業不良放款的比率是1%,但是今年可能劇升至5%甚至10%。沙嘉瓦相信,在2001年,大約每20家電信公司中,就有1家會聲請倒閉破產,其他分析師也認為前景黯淡。「就今年而言,設備貸款所衍生的壞帳、延期償還以及認列業務損失等情形,可說是設備製造商揮之不去的威脅,」穆迪投資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分析師羅勃.雷伊(Robert Ray)表示。
不過,明確一點來說,並不是每一家設備廠商所提供的貸款都會出毛病。摩托羅拉出借了4.6億美元給經營無線通訊的奈思特爾電信(Nextel Communications )作為購買設備之用,而奈思特爾則成為摩托羅拉穩定且長期的客戶。北電貸給史普林特集團(Sprint PCS Group)的設備款,約有13億美元之多,而Qwest借自於北電的設備款,也有9000萬美元。「我們會貸款給我們心中真正的明日之星,」北電的財務長,法蘭克.杜恩(Frank Dunn)表示。
況且,並不是每一家設備製造商都踩到地雷。就舉例北電而言,必須要有董事會批准,才能作設備貸款。大通摩根銀行(J.P. Morgan Chase & Co.)分析師葛雷.杰林(Greg Geiling)指出,這就是到目前為止,北電在設備貸款方面只損失500萬美元原因。吉林堅定地表示,思科與朗訊(目前他們即使沒有董事會批核,也可以貸款)一定會追隨北電的榜樣,更加嚴格地審查所有設備貸款合約。「北電的壞帳比思科和朗訊少得多,這個事實再明顯不過,」杰林說。

**朝低風險方向努力

**
現在,設備製造廠正朝降低風險的方向努力。朗訊上個月宣佈,他們將轉向把長久且穩定的電訊公司(而非新興通訊公司)做為業績的目標;此外,朗訊也從資產負債表中,剔除掉約10億美元的呆帳,然後將呆帳轉貸給投資人,就像承銷住屋貸款的人,把住屋貸款做為證券而轉售出去一般。
問題還不止出於美國一地。易利信提供了貸款給泰國電話電信(Thai Telephone & Telecommunication),這是一家提供郊區固定網路的電信業者。泰國電話電信倒閉時,欠了易利信2.36億美元,後來雖經債務重整,但易利信卻是怎麼樣也拿不到這一筆錢。不過易利信並沒有因此而退縮。
去年10月,易利信同意提供德國的新興通訊公司,摩比康(MobilCom)14億美元資金。易利信行動系統部門的副總馬茲.達藍(Mats Dahlen)說,他相信易利信不致於因為設備貸款而烈焰灼身,「這裡面的風險,我們清楚得很,」他說。
最好是如此,因為在各家設備費貸款案開始發餿的時候,設備製造商是幾乎拿不回什麼錢。費德公司(Fechtor.)分析師傑克.威藍(Jack Whelan)表示,數位寬頻倒下之後,思科唯恐自家的器材,在本月預定舉行的破產拍賣會上,會被以1/10賤價賣出,致使原來市價受到牽累。
所以思科早就聘請包商把數位寬頻辦公室裡的思科器材通通裝箱搬出,運回思科總部。「這些公司倒閉後,市場上就會出現一大票狀況極佳的二手設備,而這些二手設備未來會對設備製造商造成更大損失,」威藍說。這表示設備貸款的爛攤子還會在往後幾年的電信市場裡激起漣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