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沒有要擔心的事情,所以我就放膽去做」

2001.03.01 by
數位時代
「世界沒有要擔心的事情,所以我就放膽去做」
Q:你最近有本新書《膽大包天》,讓許多人印象深刻。你是小時候膽子就如此大嗎?身為台灣安泰人壽總經理,你有許多管理方式與想法獨樹一格,過去曾有...

Q:你最近有本新書《膽大包天》,讓許多人印象深刻。你是小時候膽子就如此大嗎?身為台灣安泰人壽總經理,你有許多管理方式與想法獨樹一格,過去曾有任何師長影響你至今嗎?
A:小時候的我,其實是非常非常害羞內向的,從小學到大學,我都沒有問過老師問題。因為怕問出來被同學笑,也怕問題問出來,老師沒空回答。但是談到影響我最深的老師,應該有三位。
中學時代,我們的英文老師是個女外國人。那時的評分標準是A、B、C、D和E表示及格,F就是不及格。我記得她曾說,不論考試或是做任何事,你們都應該把目標放在A,因為如果發生任何無法控制的因素,使自己達不到A而只有B,再怎麼樣也都還比C強。
一位英文老師提出這樣的概念我覺得很有趣,而且這對我影響很大。許多後來做管理、唸MBA的人,常常被教導做「可達成的目標與計畫」,但英文老師這個說法,提醒我應該要訂最高目標,即使達不成,起碼還有次高目標可以達成。
第二個影響我很深的老師是數學老師,我記得他在課堂上曾告訴我們,如果要靠數學的基礎來賺錢,那就最好當精算師。當時雖然也不知道什麼是精算師,他也沒講過什麼是精算師的工作內容,但是大學畢業後去考專業資格考試時,這句話卻一直留在我心裡。
第三位就是大學時代影響我很深的化學教授,也是目前香港理工大學校長。這位老師也是姓潘,他推薦我參加香港的傑出青年選拔,也是影響我很大的一位老師。

Q:剛談到專業資格考試,你是香港第一位考上精算師的人,而且才花3年時間就通過這麼嚴格的考試。請問你是如何準備的呢?
A:可能是我很執著,唸書很專心吧!
那段準備考試的時間,我下班回家後就睡覺睡到9點,睡起來才吃飯。我吃飯很快,很少超過5分鐘,快速吃完飯後唸到晚上3點多,然後才又上床睡覺,早上7點鐘再起床上班,從禮拜一到禮拜六,都是保持這樣的生活作息,這樣集中精神唸書,效果很好;但碰上星期天,我就整天不做事,都用來陪太太。
當時的精算師考試,沒有人可以教我們,我都是唸從英國過來的考試題庫,但這些題目都是沒有答案的。考試時其實並不是要求每題答案都對,重要的是他看考生解題的步驟,答案都很長。
事實上,我也不是一開始就考得很好。像統計這一科,每個學數學的人幾乎都學過,但是精算統計卻又是另一回事。我第一次考統計的時候就失敗了,這真是很離譜的事,也給了我很大教訓,刺激我準備更充份。

Q:你已經通過那段辛苦準備考試的日子,那現在你的生活呢?除了工作外,平時你會有哪些休閒活動?
A:我跟我太太平常都是兩個人去打高爾夫球。這很奇怪,我知道台灣大多數人喜歡幾個同事或朋友一起去打高爾夫,也很少有女生打高爾夫,但我們都是兩個人去打。兩個人就是這樣走路運動、講講話,很快樂。
我也喜歡享受美食。南方或許因為氣候關係,物產比較豐富,人家都說台灣是寶島嘛,台灣的小吃相當棒,連很多香港人都喜歡。像我就很喜歡台灣的擔擔麵,還有路邊的「辦桌」也非常棒,做好了溫度還熱騰騰地就立刻端出來,非常好吃。
在我們鄉下,我們也都喜歡自己做菜。以前都是媽媽自己料理,自己買材料來做,小時候媽媽喜歡有客人,常常都是十多位親戚朋友圍成一桌吃飯,

Q:父母對你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A:我父母是個很傳統的中國式父母,他們平時忙於工作或家事,很少會跟小孩子特地溝通什麼觀念,做錯了事就罵一罵。他們也不是受過很高深的教育,那時候大部分的人只要能看懂報紙就可以了,因此父母對我的影響,可以說是身教重於言教。
我很欣賞我爸爸,我記得中學時代上作文課時,老師要我們寫未來想成為怎樣的人,有人寫想成為孫中山,有人想當科學家,但我記得我那時寫我要成為父親,而且要當一位好爸爸,當時全班同學都在笑,因為沒有人把這個當成志願。
很難想像,也是很奇怪的事情是,我跟我爸爸,從來沒有坐下來單獨面對面講過一次話,但當時真的如此。當時的父母是另一個生活圈,父母對我們小孩,頂多是看我們回來後,告訴我們要吃飯洗澡了,等到我長大工作、結婚了,也從來沒有跟父親單獨講過話,如果真要說有影響,可能就是眼神或是Body Language(身體語言)吧!
我父親是香港電車的收票員,當時沒有像現在是有打卡,他擔任的是出納,工作時間很片斷,通常是早上一段,中午一段,晚上再一段時間,但他一定會在家裡跟我們一塊吃飯。我的父母真的很傳統,不太像現在都鼓勵父母公開表露他們的感情。可能也是受到這些影響,我小孩也覺得我蠻嚴肅的,我也沒有跟他們一對一單獨交心講過話,大部分是我太太跟他們溝通比較多,他們來找我比較多是數學不懂啦,我來教他們,我小孩大多是看我做事來學習事情。
父母帶給我最大的影響,就是他們為人正派,而且很願意幫助別人。我們家是從廣東移居香港,常常會有原本住在中國的親戚過來找我們,也會有親戚剛來香港人生地不熟寄住我們家,有需要時,我們也會提供金錢上的支援,我父母樂於幫助他人的態度,影響我很大。

Q:從害羞到膽大,這步要如何跨出來?這股勇氣與自信要怎樣才能培養?
A:這可能跟我受過精算的訓練有關。
我常常會很快地在腦中計算一件事情的風險有多高,在外人看起來很膽大的事情,在我心中若計算下來失敗只佔很小的成分,那我當然就毫不猶豫地去做。我常舉的例子就好像九二一大地震時,安泰宣佈認養所有因地震而失去雙親的孤兒,很多人乍聽之下覺得太冒險,但是在我計算中,孤兒人數其實不會太多,所以精算的訓練其實很不錯的。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世界上的事情可分成兩種,一種是可以我們可以控制的,既然我們可以控制,所以不會沒膽量去做;另一種是我們無法控制的,但無法控制的事擔心也沒用。所以簡單來說,全世界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擔心,所以就放膽去做,這是很簡單的邏輯。

Q:聽起來你實在好樂觀,是從小就這麼樂觀,願意去嘗試各種不同的事情與作法嗎?
A:其實小時候也從來沒想過這些問題,現在我年紀這麼大了,每天一定會做的事情就是去觀察,看其他人怎麼做事情。
當我考精算師考到最後一科時,我就知道我一定可以變成精算師,那時我就開始念管理的書。我從來沒有唸過MBA,但是我可以說我管理的書唸得絕對不比MBA少,並且我每天都在想,思考怎樣做比較好,別人那樣做好不好,這樣常常在腦中準備,即使有意外來臨,即使沒有做過,但因為有想過,可以拿出許多變通的方法,哪怕天掉下來也不會害怕。
像有段時間中共飛彈威脅台灣的時候,有人問我會不會害怕,我就告訴他,我全身上下最值錢的就是我這顆腦袋,只要不打中我這顆腦袋,不管房地產或是股票下跌,這些損失都可以用我這顆腦袋賺回來,所以不用害怕;但如果腦袋被打中了,也就沒機會害怕了,不管怎麼樣都不用擔心,是吧?
所以我常告訴年輕人,不要只追求錢,要追求腦袋裡的東西。

Q:你如何看待年輕人創業這件事?
A:創業都有可能犯錯,創業是新的東西,只要反應快,快速修改,有信心趕快改正,發生錯誤是沒有關係的。
安泰有個好處,就是我自己從基層出來,知道許多老闆不喜歡屬下嘗試新東西,但卻也因此抹煞掉許多好創意。我希望安泰是一家願意承認錯誤公司,是一家不會因錯誤而影響員工創意的公司,換句話說,我希望安泰能夠容忍錯誤。
像九二一大地震,國內有某家保險公司,捐錢捐最多,但卻沒有像安泰認養孤兒的活動形成很大迴響,因此就把他們公司的公關都換掉了。許多人知道這件事後說,「他們終於明白過去的人不適任,這家公司終於醒過來了」,但是在我看來這個決定還是錯的,因為這批員工被換掉了,下一批來的新人會更不敢做,公司過去一貫的做法就是捐錢,所以他們當然也是按照過去的做法捐錢,只不過他們比較倒楣,碰上安泰這個瘋狂的對手。
其實這是公司決策者的問題,最好的方法是留下這批人,告訴他們:以前,公司的做法是錯的;現在,我們要改變。
Q:聽說安泰現在推行隔週休三日,是為什麼?
A:公司搬到淡水,辦公室租金少了1/3,但我認為不應該只有公司得利,也應該回饋給員工才是。目前只有在淡水辦公的員工享有隔週休三日的福利,這是因為在淡水辦公大樓的員工,上下班通勤時間增加,所以我們把每天下班時間延長一點,挪出一個工作天不用上班。
我常覺得,公司應該有一天假給員工,讓他們到公家機關辦如繳水電費之類的事情。以前我們上五天班,公家機關還是上五天半的時候,我們員工可以利用那半天到公家機關處理事情,但現在公家機關也上五天班,我們員工就沒有時間辦公務了,我想讓安泰員工都能隔週休三日是遲早的事。
許多人認為給員工這麼多假,他們都拿去玩了,我覺得這很好啊,讓員工工作時努力工作,玩樂的時候努力玩樂。而且我發覺多給年輕人假期,他們常常並不是去玩,而是去進修。有些公司會提供訓練課程給員工,但我覺得公司辦教育訓練,員工會覺得「這是公司要我唸的」,這樣他會聽不進去;但是如果是他們自己去學某些科目,他們會比較樂意,效果也比較好。

Q:你實在有許多管理上的創意,創意在你日常生活中的角色,也是同樣重要嗎?
A:同一件事情,我很喜歡今天用這種方式做,明天用那種方式做,用各種不同方式來挑戰自己。像我們最近搬了新家,正在裝潢房子,我們的隔間就跟一般做法不同。許多人喜歡有玄關,也希望客廳比較大,但我就想,我們平常在家待在客廳的時間,其實不如書房與臥室多,何必隔這麼大的客廳呢?
像我太太總覺得我不太聽話,不論是裝潢也好,買傢俱也好,她通常是看到了就想趕快下決定,但我常常會有許多新創意,想研究各種新方法,所以她會覺得我都不聽話,我就跟她說,我只是想試試看其他方式而已,並不是反對妳的意見啊!
太太對我影響很大,如果還可以出下一本書,我的書名要取名「膽小如鼠」,內容就是寫她跟我的故事,因為我碰上她,就變得膽小起來了。

Q:你是否有崇拜的企業或企業家呢?或是有沒有什麼書籍影響你很深,會讓你一翻再翻呢?
A:能吸引年輕人的企業,都是我會注意的企業,一個企業如果無法吸引年輕人進來,很可能就存有某種程度的危機。像保險業,若吸引中年以上的保戶,保費可以收很高,也很成功。但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世界,我對安泰很有信心,是因為我們不論在幹部或是保戶上,都有許多年輕人加入。我們定位自己,是要追求長期成功而不是短期成功。

至於崇拜的企業家,其實我可能是很驕傲的,我不會「崇拜」某些人,頂多只是到「欣賞」的程度而已。像「三國」、「鹿鼎記」這些書我看了好幾次,但是我不會崇拜什麼管理大師或歷史人物,因為我覺得他們還是太「技術」了,到不如一些哲學講的事情比較基本。
在我家中浴室擺了許多東方哲學的書,我個人比較傾向的就是老莊思想,所謂「無招勝有招」,花高成本打贏一場仗,其實還是輸,能夠不打仗就贏,還是不打好。
我淡水辦公室中擺了一句話「難得糊塗」,這句話可以算是我的座右銘吧!因為我們的精算師背景,很多人都覺得我們比較會算,但是人與人間的關係,若不算那麼清楚的話,這樣會比較快樂!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