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導師深耕新聞夢想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股市導師深耕新聞夢想
從熱愛政治,和陳文茜、吳乃仁等人創辦黨外雜誌,轉向投資理財領域,苦力自修的謝金河,利用大量閱讀,迅速熟悉股市環境,再讓這些知識,產生價值,幫...

從熱愛政治,和陳文茜、吳乃仁等人創辦黨外雜誌,轉向投資理財領域,苦力自修的謝金河,利用大量閱讀,迅速熟悉股市環境,再讓這些知識,產生價值,幫他做判斷,持續努力下的結果,使他永遠沒有被淘汰的機會。

**一路窮追猛打

**
謝金河一旦決定要做的事情,一定窮追猛打。他回憶不順遂的求學經驗說,小時候讀鄉下學校,家庭作業總是敷衍了事,後來念斗六振興中學,功課也都是早自習才寫,隨便應付,考試老是考不好,一次數學考三十幾分,被老師打到手都腫起來,回到家裡父親問他怎麼了,他只好騙父親說是跌倒,後來謝金河狠下心來急起直追,爾後考上師大附中,最後進入政大企管系就讀。
大學時代,謝金河一心想從政,雖然念的是企管,但是額外修許多政治系的課,如果老師上課無聊的話,謝金河就會跑去讀書館看報紙,「早上去看到晚上,不管大小標題、或內容,每一份報紙都看得爐火純青,日積月累下,開始對新聞工作產生興趣,」當時的《政大自強報》、《政大青年》,謝金河都有參與編輯,「也許念大學時已經注定這一條路。」
謝金河的求學階段有三個重要轉捩點,第一次是在師大附中時,因為成績優異,可以直接保送師大,卻不假思索地放棄,另一次是依父親心願,去考中央警察學校,考上卻沒去報到,第三次是高普考分發到海關權證關區,卻不願當公務人員,再次棄權。
「我一生都選擇我喜歡做的事情。」謝金河說,人生最有趣的部分,就是摸索,已經確定的事情,他都不予理會,但是不可知的部分,就充滿探險性格,所以不論是當老師、警察或是公務員,共通點都是「只要一天是老師,就終生是老師」,所以他決定到雜誌社工作。
1981年謝金河退伍,當時黨外雜誌風起雲湧,卻也是白色恐怖高張的時期。因為不想給家人帶來困擾和壓力,所以謝金河隱姓埋名,在幕後和吳乃仁、邱義仁、陳文茜一起辦黨外雜誌,他笑說是自己膽子比較小,所以和政治漸行漸遠,如果當時他沒放棄,現在有可能已經是立法委員,或是代表民進黨回鄉參選雲林縣長。
後來《財訊》看上謝金河在《環球經濟》上發表的文章,覺得他跟《財訊》氣味相合,就力邀謝金河加入。當時只有兩三個人工作,他最大的專長是編刊物,而非股市分析,可是每次出去採訪,受訪者都問他股票,他不懂所以不答,別人卻都以為謝金河故意不回答,久而久之,謝金河覺得《財訊》畢竟是股票刊物,假如不懂股市,以後發展的空間可能有限,才開始下定決心瞭解股市。

**從新手到專家

**
從股市新手,到今日眾人眼中的投資理財專家,謝金河發揮堅持與毅力,苦讀自修。當年他一面在財訊工作,一面讀政大東亞所,但是課暇午後,他就躲進政大社會資料中心,從1962年起的《經濟日報》打開來讀,一路讀到1986年,整整花一年時間,才把股市的過去與現在接連起來。
謝金河認為,那一年帶給他的幫助很大,對產業來龍去脈的熟知,讓他的分析判斷更加準確。他自豪地說,「雖然我的年紀不大,對台灣股票市場的瞭解卻非常資深。」再加上他對政治的敏感度,謝金河從1989年起,在《財訊快報》每日一篇的股市專欄,很快博得廣大迴響。
謝金河說,「我一生都在做知識的經營,而知識經營,就是把知識轉換為賺錢的力量。」他進一步解釋,買股票不能人云亦云,如果把股票當成賭博,它是唯一可以透過研究努力,提高獲勝機率。先把功課做好,再上場打戰,內心會比較踏實,不會恐懼。
他說,與其把時間拿來看小說,讀完內心激盪不已,可是感覺過了就算,但是同樣的時間拿來念投資理財的書,看完還會有實質的回報,是立竿見影的事,一方面可以充實知識,另一方面創造財富。
到現在為止,謝金河很少把自己視為投資專家,他對自己永遠的定位叫做「新聞工作者」。即使每天排滿演講、上節目等緊湊行程,謝金河每天還是要看完台灣、香港等地的10份報紙,緊抓產業趨勢,即便環境越劣,謝金河卻因持續累積新知,而在灰澀氣氛中越顯光亮!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