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蘇城外,市場鐘聲響了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姑蘇城外,市場鐘聲響了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數百年來的蘇州,給人的印象是幽遠的水道與園林印象;但是今天,蘇州人卻期許自己成為工業重鎮。 單是蘇州,就...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數百年來的蘇州,給人的印象是幽遠的水道與園林印象;但是今天,蘇州人卻期許自己成為工業重鎮。
單是蘇州,就有「新區」與新加坡投資的工業園區兩個工業區;5年來,一家家外商在此落腳,他們騎著單車川流在小橋街弄間,偶而,他們相互探路,多半會得到這樣的答案:「不妨去問問台灣來的國巨」。
國巨來得較早,廠區也蓋得漂亮(台灣建築師姚仁喜設計),但最重要的理由是:國巨生產的電阻器是所有電子產品的關鍵零組件,問問國巨,就可以了解方圓百里內(吳江、崑山)所有科技產業的動態,由滑鼠到筆記型電腦,由監視器到手機。

**由蘇州看天下

**
「由蘇州外商的雲集,正可看到全中國的變化,」國巨執行長陳泰銘分析。5年前,外商看重的是「低成本製造」的優勢,做的是外銷;但今天的外商,投資的理由則是佈局「內需的魅力市場」。
中國政府由台灣經驗中學得「工業園區」的多種經驗,藉由開放通訊、半導體等關鍵工業內需市場,吸引跨國公司來設廠,一方面訓練人才、轉移技術,一方面省下過去零組件必須外購的外匯。 「國巨不是為了節省成本去中國,而是為了就近服務客戶,」陳泰銘指出。
1995年,鑒於宏碁、明碁、台達電等下游客戶紛紛由台灣遷往長江下游落腳,國巨迅速決定投資蘇州廠,這座佔地8000坪的新廠,月產能100億支電阻器,是台灣高雄廠的兩倍大。
當年第一批月產8億支的產能,幾乎百分之百外銷,但是到了2001年,月產100億支的外銷比例將降到70%,新到的手機外商摩托羅拉、西門子與台商將吃下30%的國巨內銷產能。
由於情勢變化太快,國巨董事會趕緊追加1200萬美元,在蘇州建立另一條手機關鍵零組件——MLCC(積層陶瓷晶片電容)生產線。
「以前去東莞,只要派管理幹部去帶兵,現在則是派台灣的『一軍』到蘇州訓練幹部,」國巨蘇州廠總經理許志成指出。蘇州廠現有同仁1200人,但台籍幹部只有18人,而且今年還將減少。
對國巨而言,派一軍到中國,也有國際化的策略意涵。今年以185億台幣購併飛利浦陶瓷原件與磁性材料部門,成為擁有全世界16個工廠、年產世界產量50%晶片電阻器的跨國公司,「所有被派往世界各地的主管,『中國』,是第一個訓練場,」執行長陳泰銘表示。

**成本不是西進全部

**
投資中國,國巨由東莞開始,北進到蘇州,執行長陳泰銘語重心長提醒:「新來的台商,千萬不要只把『製造』,當成策略的全部,」他指出:企業必須和這裡的資源結合在一起,才能整合出可長可久的競爭優勢,「中國也會在你的成長中,感受到它的成長。」
長江下游地區培養了台灣難求的基礎材料科學、軟體工程師、光學等人力資源,國巨延攬這些人才為核心幹部,使國巨在客戶設計產品階段,即能配合客戶研發新電阻器或電容器產品,提供附加價值的服務。
「我們由全球化角度來看中國,也逼台灣的國巨挑戰升級,」陳泰銘指出。 2000年以來,拜訪國巨蘇州廠的台灣訪客如過江之鯽,但是有多少人聽出寒山寺鐘聲的弦外之音?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