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分工化,競爭對手並非就是敵人」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全球分工化,競爭對手並非就是敵人」
Q:聯電為什麼到新加坡投資設立12吋晶圓廠? A:921大地震之後,很多客戶就要求我們分散製造地區的風險,當時我們說有台南科學園區計畫,南...

Q:聯電為什麼到新加坡投資設立12吋晶圓廠?
A:921大地震之後,很多客戶就要求我們分散製造地區的風險,當時我們說有台南科學園區計畫,南科地緣上已經隔得滿遠的,但是客戶始終有顧慮。我們告訴他們在日本也有製造,但是他們知道,事實上那是為日本的市場所規劃。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就到海外尋求拓展據點。
考慮的地點很多,包含美國、歐洲、中國大陸和新加坡,後來發現新加坡是最好的地方。新加坡的好處很多,第一,它跟聯電客戶很多後續的製造(封裝、測試)連結在一起,像這次跟我們合資的Infineon,它的封裝、測試都在新加坡,Infineon只是其中一家,類似這樣的公司滿多的,都是我們這一波爭取的客戶。
第二,新加坡在整個工業園區的規劃上,不只是一個科學園區的價值,它把晶圓製造獨立成晶圓園區(Wafer Park),整個園區設計就是為我們這類製造業提供最好的規畫和最好的設施。
第三,新加坡是相當國際化,也相當進步的社會,在那邊可以運用全世界各種人力。那樣的環境,加上優惠條件,符合聯電將來成長的策略。另外,我們認為產能擴充,不是把既有的生產規模擴大而已,也要準備將來生產需要的技術,所以我們在規劃上,比較具前瞻性,再蓋的廠一定是下一世代的生產技術。

Q:還有後續類似這樣的計畫嗎?根據主要客戶的需求,選擇最適合它的地方設廠?
A:基本上,從南韓一直到印尼這個狹長加工帶,包含中國大陸沿海,是全世界半導體製造最大量的地區。任何製造以這個地區為主,比較能掌握全球運籌的優勢,我們不認為在歐美國家會比較有效率。

Q:一座8吋晶圓廠至少需要500位工程師,12吋廠呢?
A:12吋所需的人其實並沒有想像那麼多,整體而言,大概就是1000人左右,包含生產和製程的人員加上線上作業員。

Q:比較有經驗的半導體工程師在新加坡容易找嗎?
A:當地的工程技術人員有限,將來必須從全球找。即使目前跟日本合作,也有七、八十位是從台灣過去的。聯電現在已經有接近50位研發人員在紐約IBM的研發中心。對於我們來講,從台灣還有美國招募工程技術人員,然後派駐到新加坡,沒有任何問題。主要人力還是從台灣過去,然後當地再招募一些。

Q:新加坡政府很重視這個案子,他們提供哪些優惠和獎勵措施?
A:我能講的是,我們得到的條件比他們任何要去大陸設廠的條件還要好。以租稅獎勵來講,到大陸是五免五減半(5年免稅5年賦稅減半),在新加坡,如果被評定是技術先驅的廠商,可以有到10年的免稅額。

Q:新加坡原先就有特許半導體,聯電過去會對它產生威脅嗎?
A:新加坡的觀念完全國際化,很開放,他們不分本土企業、國外企業,凡是去的就是本土企業,完全沒有封閉排外的思想。它之所以歡迎我們過去,完全是看中像這一類事業符合它人口密度高、國家小、土地少的特性,土地、人力產生的附加價值最高,它認為這樣的企業有助於本土高科技的發展。我相信直接在當地競爭,也有助於整個產業競爭力的提升。

Q:這樣等於是幫台灣培養一個競爭對手?
A:這就看大家的定位如何。全球已經是一個地球村、分工化的體系,如果今天還很狹義的把自己定義成一個區域性、國家性的事業,將來面對全球的競爭,絕對敵不過別人。新加坡有沒有把台灣當成競爭的對象?他們可能會把台灣政府和台灣地區列為競爭對象。他們認為政府的服務好,週邊設施做得好,客人自然就會來住。
在地球村的觀念中,政府機關變成一種服務的體制,企業變成居民,企業有責任替它的員工和投資人選擇最有利發展地區。我們不認為競爭對手就是敵人,而是班上的同學,在競爭下激勵出更高的表現。

Q:將來新加坡廠和台灣之間有沒有策略上的區隔?
A:這個廠是由我們自己主導,所以它的業務和聯電現在7個廠的分配情形是一樣的,找它最適合做的東西,包含最適合的製程、最專精的領域,另外在新加坡地緣上,對客戶最便利的地方。

Q:大陸投資也很熱門,整個中國大陸這兩年在新高產業上也很積極,你們的看法呢?
A:關於這一點,反映了台灣心態上很大的變化。從傳統的國共老死不相往來,現在對未來有點恐懼,變成有點媚共,好像那邊什麼都好,去那邊才能夠發展。我覺得,第一,我們不太瞭解真正的現況;第二,台灣的自信心在慌亂之中喪失了。
台灣過去半導體的競爭實力,是20年前從聯電開始建立的,一點一滴怎麼辛苦建立,我們很清楚。我不認為大陸一、兩年就可以把同樣的競爭環境建立起來,台灣過去花了20年,就算現在很多重複的事情不必去做,沒有5年、10年是建不起來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中國大陸目前政治和軍事立場不放棄的話,我不認為他們能取得最尖端的半導體製作設備。人家現在做0.13微米,它只能拿到0.18微米,人家做0.18微米,它只能拿到0.25微米,最先進的它永遠拿不到。因為有最先進的設備,就可以設計最先進的元件,最先進的元件就可以使它任何電子裝置速度比別人快。今天發個飛彈,人家半空就可以把你攔截,因為它速度比你快。他絕對不會讓你拿到最快速的電腦,和最快速的半導體製作技術,這東西跟國防有絕對的關連。
聯電既然定位在價值和地位的提供者,所有投資設廠一定是最尖端的設備與技術,這個東西輪不到去大陸做。有人認為大陸週邊建設很好,政府很支持,我可以告訴你,大陸可能沒有民間的抗爭,因為它是集權國家,但是來自政府的干擾也會很多,任何一家公司,從地方到中央,公公婆婆一大堆,蓋的橡皮圖章不比台灣少。今天台灣停個電,全世界都知道,大陸停個電,可能沒有人知道。
另外,我們跑到日本跟日本人合資,沒看過政府官員,為什麼?因先進地方,你跑到旅館去住,你就應該得到最好的服務。如果你跑到某個地方,一定要認識總經理、經理,才有人來接待,那表示他不在的時候,可能熱水和毛巾就沒有了。

Q:你之前研究過大陸嗎?
A:1989年,大陸一開放我就進去了。聯電過去在做產品時,曾在西安、上海設過IC設計中心,所以我很瞭解。去的人應有的心態是,延伸現有技術和產品壽命,利用到大陸增加賺錢機會,拿賺來的錢開發新技術,往更前面走,這才符合企業永續升級式的經營。
很多人說,台灣競爭力不夠了,要到大陸去用廉價的勞工,那邊的人就不要加薪、不要過好日子嗎?那邊的人加薪、過好日子的時候,你又要跑到哪裡去?跑到非洲嗎?難道你一輩子做那種東西嗎?
舉個例子,好像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學生,他跟老師說,我不用唸書了,老師說那你要做什麼?他說我去教二年級的學生。如果說企業是抱這樣的心態,去大陸教二年級的,一旦大陸升上三年級、四年級的時候,他再跑到更落後的地方教二年級的,等到全世界統統沒有二年級的時候,他也掛了。
我認為比較理想的模式是,你可以去教二年級的,拿賺的錢去補習,然後升上三年級、四年級,將來念研究所、博士班,真正要去看先進的國家在做什麼,他們的國民所得為什麼那麼高?
經濟部長林信義說要振興傳統產業,我想他真正的意思不是要台灣回到過去的陽傘王國,而是要傳統產業升級。方向是什麼呢?譬如原來做塑膠殼的,他為什麼現在不能做鎂合金的外殼?原來做聖誕燈泡的,他為什麼不能去做光學透鏡?做液晶顯示面板?
如果今天你的公司需要1萬名勞工,到大陸去很好啊,每雇一位省1萬元,一個月就幫你賺1億元,這種不去你就完了。但是就聯電來說,勞工成本佔沒多少比例,靠勞工產生的效益也不是主要競爭力。
今天即使在日本,聯電接手新日鐵公司,也很賺錢,毛利率做到49%。大家都認為日本是很貴的地方,我們一樣可以把它經營得很有效率。重要的是,你的技術是什麼?策略是什麼?管理制度是什麼?是不是要靠那邊的資源才能過日子?如果不是的話,你去那邊不是走錯路了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